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荒墟域之谢谢你的裙子(7)

作者:曲少主 来源:17K小说网

“回头是岸,我相信你不是那些庸俗的女人,你有什么困难可以跟我说,我不会见死不救的。”周达走到她面前,真诚的说。

“呵!”郑颜想笑。

“你不觉得现在的你很恶心吗?我住在富人区,你就怀疑我被人包、养,你的想法能不能别那么龌龊啊。就允许你一个人挣大钱,别人都得混得很惨吗!”

“要是我住在一个很穷的小区,你是不是也会说,郑颜颜你怎么会混得这么惨啊,要不要我来帮你啊。”

周达被她说得脸一红,恼羞成怒,嘴硬道:“我是为你好,真心想帮你。我知道你家里的情况,你欠了那么多钱,还都还不完,你怎么可能买得起这个小区的房子。”

“我是看在我们曾经一起被人针对,一起受人白眼的份上才好心想要提醒你的。你别不识好歹。”

“我明白。”郑颜点点头,“所有曾经看不起我的人现在都得巴结我,而那个可怜的老同学啊,她过去被人瞧不起,现在依然还是混得那么惨啊。”

“我越惨,你越快乐,不是吗?”

“你的想法太偏激了!”周达真的怒了,“我真后悔今天遇见你,在我记忆里的那个郑颜颜一直都是那么美好……”

上次遇到来看她的赵香香根本不关心她的伤势,只是为了池潍州,顺便看个乐子而已。

这次的周达不也是一样吗?

没有人关心她的痛苦,即使她表现的那么明显,他们都不在乎她为什么会堕落,是不是有苦衷。

都是高高在上的说一些冠冕堂皇的话,痛惜她的堕落,却不去看她的痛苦,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道德欲。

“既然你这么自甘堕落,执迷不悟,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周达失望透顶,最后还是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郑颜颜,你既然被包养了,不要去破坏别人的家庭,我不希望看到正宫捉打小三的新闻里出现你的名字。”

郑颜听得哈哈大笑,真是好玩极了,她现在明白了王老板嘴里说的哈巴狗了。

她没有像哈巴狗一样对他跪舔,他面子挂不住生气了呢!

好笑,真的很好笑。

余光里一辆加长版轿车开了过来。

车在她旁边停了下来,周达还没走,他好心劝完就看她冥顽不灵的在笑,她还笑!

哪天被正宫打上门,哼!就知道哭了。

瞧,他鄙夷的扫了一眼停下来的轿车,这不金主就回来了,刚才还死不承认!

他倒要看看是哪个。

车窗划下,露出一张清俊绝尘的脸。

“郑颜颜。”他唤她的名字。

所以是看到了她,所以才停下车来的吗?

“池……潍州?”他住这个小区?郑颜震惊的望向他。

“他是?”男人的目光往那边的车看去。

郑颜颜顺着目光看过去,是周达,他还不走。

“高中同学,周达,你还记得吗?”

“不记得了。”男人收回目光,问她:“要一起进去吗?我载你一程。”

郑颜刚想拒绝,她又不住这里,打什么脸充胖子啊。

就见周达贱兮兮的走了过来,嘴上还说:“郑颜颜,你金主的这辆车还不错嘛,加长版林肯,他还舍得你去会所卖、身”

“王老板出了名的爱玩女人,肥头大耳,脾气又坏,你也愿意?”

边走边说,周达到了车前,看到了里面的男人。

长得很帅,比他帅多了。

气势很强,一看就不是跟他一个级别的,郑颜颜什么时候傍上了这么牛逼的金主了。

她长得那么普通,化了妆勉勉强强才说的上是小家碧玉。

离漂亮那可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这男的瞎了眼吧。

不过觉得很眼熟是怎么回事。

“周达,你眼睛仔细看看,这是高中同学,池潍州!”郑颜真后悔刚才没扇他一巴掌。

真没见过这么恶心的男人。

一个人真的可以说出这么恶毒的话,胡乱揣测别人,怎么变成了这样的人。

“池潍州?真的是池潍州?”周达还不相信,狐疑的看着郑颜,“你就别装了,被包养了就是被包养了,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穿的跟□□似的,你露给谁看啊你这个……”

话还没说完,一个拳头直直地打在他的脸上,原来是车里的男人打的,他推开门走下来,一圈落在他脸上,趁他没反应过来,又一脚踢过去,把人踢趴到地上。

“妈的!”周达骂骂咧咧的站起来,“你有病吧,她就是个出去卖的,你应该打她!妈的你打我!”

“池总。”坐驾驶位上的司机走了下来,高大的身躯挡住了周达,“怎么处理?”

“给他点教训。”

周达看着人高马大一身肌肉的司机,也怕了。一边后退一边还说:“池潍州,我们可是老同学啊,她郑颜颜算什么啊,出去卖的,我现在可是有钱人!你”

司机一手把他提起来,直接把他吓得不敢再说了,顺溜的被他提着走了。

人总是欺软怕硬。

郑颜从周达身上得出了这么个结论。

周达为什么会对她说那样恶毒的话,因为他知道自己好欺负。但他却怕池潍州,他敢说池潍州的坏话吗?

肯定是不敢的。

“郑颜。”

他生气了?

郑颜回过头看他。

那次她帮**学送情书给他,他也是那样冷漠的表情,还冷冷的叫他‘郑颜’。

她那个时候还叫‘郑颜颜’呢。

不过没想到他没跟她说过话,却也是知道她的名字的。

她那时沉浸在他知道自己名字的喜悦里,丝毫没有感觉到他的不悦的。其实也是知道的,只是她太需要钱了,送一份情书有两块钱,两块钱能够她买一斤米,可以吃一天。

她就是那样的卑劣。

明知道他生气了,还假装不知道,好像那样就能粉饰太平。

所以现在他是在生气什么呢?

“我听说你已经通过了面试,怎么没去上班?”

她松了口气。

原来生气这个啊。

却忘了他为什么会生气这件事呢。

“就是突然遇到点事,就没办法去上班了。”

他和她正好站在长柱灯的投影下,一个在那头,一个在这头。

“过来。”他说。

她很听话,沿着投影直线朝他走去。

“你在哪里碰到了周达?”男人问。

他好像总喜欢问人问题,哪怕他的脸看起来快要冰的放冷气了。

“西明会所。”她说了名字。

没必要说谎,被戳破了才更难堪。她太明白这个道理了。

“你在里面做什么?”

他也是问这个问题,只是措辞比较温柔而已。

郑颜看了看自己的脚尖,“就是那样,你别问了。”

昔日同桌出来卖,他脸上也无光吧。

可是,郑颜想,也没办法啊。

“我现在,现在还是干净的。”郑颜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忽然说出了这句话。

“我没想到还能见到你的。”

路灯重重,树影斑驳,大门口有车辆不停进出,一辆加长版林肯停在门口确实挡事,门口的保安已经张望了好几眼了。

“那个司机还没回来吗?你开车进去吧。”

其实,刚才那一瞬间,她想告诉他,她喜欢他的。可是,她这样廉价的肮脏的喜欢又有什么用呢。

“郑颜,上车。”

已经是命令的语气了。

“……我的小区就在后面我可以……”

池潍州冷冷的打断她,目光森冷,“上车,不要让我说第三遍。”

她可以不听他的,反正他也不是她的衣食父母,可是看到他那张生气的脸,他命令式的语气,她下意识的就顺从了。

他拉开了副驾驶座,她乖乖的坐上去。

那个司机还没回来,是他开车。

她按捺不住自己心底的欣喜,又能遇到他的兴奋,能坐他开的车的激动,她想她为什么会乖乖上车了。

因为很想多呆一会儿,只是舍不得离开他而已。所以明明丢脸的快要死掉,还是忍着羞怯与卑微,坐上他的车。

车子一路往里开,左弯右绕的开到了尽头的一栋别墅前。

海城寸土寸金的地方还有这样一座占地两三百平米的别墅,铁栏围墙围住了高大的树木,夜色掩盖了树影,无法遮去西式洋房的富丽。

院门打开,车子停在洋房大门口。

“下来。”

郑颜下来,后知后觉的发现台阶上是黑的,没有开灯,屋子里是没人吗?

“钥匙,”池潍州放到她手上,“去开门,往左边转两下,我去停车。”

“哦。”郑颜记住了要往左边转,踩上台阶去开门。

等钥匙插在门上准畚转动时,郑颜才发现,她这样的行为不太妥吧。她回头看,车子已经开走了。

他去停车了,那门还要不要开呢?

这又不是她的家,她开门合适吗?有钱人家里很多机密,万一出了什么事她担当得起吗?

她只是一个关系疏远的老同学,还是算了吧。

“门还没开吗?”不知道男人动作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他走上台阶,看到她还在为开门苦苦挣扎,不由问:“是往左边转吗?”

“嗯嗯。”郑颜感受到身后咫尺之远的人,飞速转动钥匙。

门开了。

她退开两步,让他先进去。

男人却拉着她进去,熟门熟路的打开灯。

灯一亮,整个世界都清晰了。

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是玄关处,池潍州从墙上的抽屉里拿出一双拖鞋,“穿吧。”

郑颜接过,看着这双黄皮耗子拖鞋,脱下自己的黑色高跟鞋,穿上了,尺码正合适,三十四码。

她穿高跟鞋都没这么合适的码。

“谢谢。”

脚上萌萌哒的拖鞋,配上身上风情万种蕾丝半露的裙子就很怪异了,反正池潍州是皱着眉看了她好几眼,把她拉到客厅坐下,可能是眼睛被辣到不行了吧。

他叫她去换衣服。

“可是,”郑颜刚坐在软绵绵的沙发上两秒钟还没坐热就又得站起来,她想说,她没有衣服换。

“二楼第二间衣柜里有衣服,算了,”男人的表情越发难看,看来在灯光的照耀下,她的裙子辣眼睛程度又上了一个档。

“跟我来。”池潍州瞥了她一眼,示意她跟上,似乎是觉得她找不到地方,所以没办法才亲自带她上去。

郑颜不自在的拉了拉裙摆,说不上来是什么心情,反正她是从来没有想过会有现在这样的场景的。

因为衣服太暴露所以才把她带回家换衣服?

她又不敢问。

跟着他上楼梯,都不敢跟他说话,他看起来心情不大好,是最近很忙遇上了她还要耽误他的时间所以很烦吗?

她不敢多想,越想心情越不好。

二楼装修的很西欧风,房间也是她很羡慕很喜欢的那种公主房,粉色的墙壁,水晶灯,绸丝公主床,床上摆满了大娃娃。

郑颜看着他拉开了衣柜,好大一个衣柜,四五米长,里面全是衣服,一件件,全是崭新的。

一看就是很昂贵的样子,从衣料上就能看出来。

不会要好几千甚至几万块吧。

“…旧衣服就”

还未说完的话被男人冷厉的目光给压回喉咙了,男人审视的看了她两眼,快速翻动衣柜,很快找出了一条浅白色长裙。

“去换上。”他又指了洗手间的位置,然后走了出去。

郑颜这才有时间来看一看这条白裙子。

不看不知道,原来这裙身上有珍珠,点缀在裙身上,又有蕾丝打底,非常的清新雅致。

再看看自己身上的黑裙子,布料劣质,设计也很土。

这么好看的裙子,郑颜走到洗手间,在镜子前比照了好几下,喜欢的不得了。

起码要三千以上。

郑颜又舍不得的摸了摸,还是放回去吧。

是丫鬟的命还是不要做小姐的梦了。

“换好了吗?”房门外传来声音。

郑颜捧着裙子走出来就看到男人走进来,看到她手里的白裙子,池潍州眉头皱起,“怎么不换?”

“太贵了我穿不起,还是算了吧。”郑颜回答,怕他以为自己已经试穿了,她解释道:“放心我没穿的,就摸了摸,很干净的。”

“这里面的衣服是品牌商送过来的,我没有妹妹,这些放在这里只能烂掉。这些都被穿过了,也卖不出去。”池潍州拿起她手里的裙子,“这件裙子看起来很贵,其实出厂价不到一百,”他又随便指了个地方,“这里还有瑕疵。”

郑颜忙去看,果然,腰身那里果然怪怪的,有个凸起,应该是缝合的时候没缝好吧。她以前买的裙子也有这样的问题。

“放心穿吧。”

原来这么便宜。才不到一百。郑颜想其实他们有钱人也不一定一穿就穿好几万的衣服吧,那也太不划算了。他们肯定是特殊的渠道能拿到又便宜又好看的衣服。

至于瑕疵,谁能相信有钱人会穿有瑕疵的衣服,只会觉得这是一种特殊的设计而已。

这样想,郑颜就没什么心理负担了,她还是很喜欢这件裙子的,很快的换好了,果然很好看。

才不到一百。她要是有这个渠道就好了,买衣服就不用愁了。

也不对,她现在也不需要买衣服了。病号服倒是需要。

黑裙子不知道怎么办,只好又下楼把她的包拿上去,幸好她有随时在包里装袋子的习惯,现在就可以把裙子装起来塞到包里,完美!

而池潍州,他已经坐在沙发上了,茶几上倒了两杯水,应该是她刚才上楼的时候他端来的。

不会等她很久了吧。

她赶快走过去坐下来,把包放到一边。

“郑颜。”他叫她,语气很严肃,跟法庭上的法官似的,英俊的脸越发清冷。

她知道,他要说什么。

问她为什么堕落,为什么去卖。

他可能只是关心她,关心她这个昔日的同学,高抬贵手的问一问。

但她能在任何人面前说,也不能在他面前说,要撕开血淋淋的自己,然后又能怎样呢。

不过是更难过而已。

那之后她估计连再见他的勇气都没有。

她还有想过的,要是她真的快要死了,她一定要见他一面,亲口告诉他,她喜欢他。

现在被他知道了这么丑陋不堪的自己,那她还怎么有勇气告诉她喜欢他的这件事呢。

可是从上车那一刻开始,她就能料到他会问的。

于他是关心,于自己则是无颜面对。

不过他已经知道了,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

郑颜缩了缩腿,低下头,看着裙子上的珍珠,“秦姐一开始没要我,因为我长得不漂亮,后来听说王老板很喜欢我,就叫我过去。”

珍珠有五颗、六颗

“……王老板很大方,人也很好,还很有钱。”一共有八颗珍珠,郑颜抬起头,脸色是她自己都不知道的苍白,她问:

“你会因此看不起我吗?”

不等他回答,女人就站了起来,起身要走。

“谢谢你的裙子,我会还给你的。”

“郑颜。”池潍州叫住她。

延伸阅读

原清电解水机加盟  http://www.gathering-of-light.com/gzm5.shtml
水是生命源泉,水的质量关系到生命的健康,中国处于亚健康状态的人数已很7亿,人们迫切需

佳韵作文加盟  http://www.gathering-of-light.com/bi9q.shtml
佳韵妙翰(北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8月,同时也是全国著名品牌“佳韵作文

陆路通养生食品加盟  http://www.gathering-of-light.com/gyll.shtml
陆路通食品贸易有限公司以诚心、诚信为本,致力于本地农产品贸易十余年,深得本地农户以及

优诺加盟  http://www.gathering-of-light.com/xkj1.shtml
台州市优诺模塑有限公司座落在中国模具之乡-浙江黄岩。是一家从事塑料模具、塑料制品开发

鳕冠加盟  http://www.gathering-of-light.com/gyj9.shtml
蔬菜水果有青、赤、黄、白、黑五种颜色,而五色分别对五脏有不同的作用。各个脏肺之间互相

松炜加盟  http://www.gathering-of-light.com/ghvw.shtml
松炜净化设备源于台湾松耀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关系企业,主要从事节能环保型净化设备的研发、

大华干洗加盟  http://www.gathering-of-light.com/gxv5.shtml
公司简介本公司创建于一九八九年,一九九九年更名为枣庄市大华干洗服务有限公司(原大华干

珺唐酒店加盟  http://www.gathering-of-light.com/ul2o.shtml
海航酒店集团是海航旅游集团旗下的酒店业务单元,作为中国比较大的民营高端酒店集团,海航

绿都蜂业加盟  http://www.gathering-of-light.com/xx1m.shtml
绿都蜂业目前全市蜜蜂饲养量达1.8万群,占黑龙江省饲养总量的十分之一。养蜂户、重点户

wiikk全息广告机加盟  http://www.gathering-of-light.com/gpv5.shtml
名称:全息广告机原理:LED灯条旋转中利用人眼暂留的原理,立体成像,让人觉得广告中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尼比鲁之芯作死行为

    一处草坪上,张毅召唤处自己的帝皇铠甲,最后在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便向着H市的方向快速奔跑而去。“爽啊!”,张毅内心爆喝一声。自己现在脚下蹬一步,人就会在空中漂行六七米的距离,这速度已经不比那些跑车慢了,基本上可以达到每小时二百公里了,这还是自己害怕声音太大,没有用全力奔跑的效果,要是使用全力奔跑,可

  • LOL:我上单很稳健在线阅读第9节

    到了太子府,白谨径直去了封景御的房间,此时封景御正被士兵软禁在房间里。太子名叫封景御,是皇后所出,皇后只有这一个孩子,所以自封景御出生后,他就被封为了太子,虽说封景御不是所有皇子中最受宠的一个,但皇帝对他也算不错。白谨并不在意封景御怎么看他,他只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罢了,况且现在封景御也还小,掀不起什

  • 三国:调教吕布做霸主在线阅读第2节

    “我不是我没有你胡说!”戚老三媳妇否认三连,脸色微转,瞬间泣不成声。这次是大队长忍无可忍了:“戚老三家的,你把话说清楚,要是真被公社知道,全生产队都要跟着你遭殃你知道吗?人好好一个孩子,当时也没逼你家领养,现在所有荣誉都得到了,你还打孩子……”“没有,我真没有,队长,你相信我。你别听他瞎说啊!”戚老

  • 兽孩第八章

    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宇智波一族灭族的事情也逐渐被遗忘,在无关之人眼中,大概数百个人的死亡也比不上明天到底吃什么更值得思考。而被九尾刺激到了的漩涡鸣人小朋友除了这段时间用一些类似于“人生的意义”是什么的哲理题把奈良鹿丸彻底搞崩溃之外,实际上与宇智波佐助同学依然是两条平行线。那天突如其来的求同居的唯一后

  • 我的日常有点问题!在线阅读顾倾城

    梨花仿佛生气抖动抖动变大了几分,再抖动抖动,又变大了几分。“你在我的院中安营扎寨,未经我的同意,我的院中被你种满了梨花,我想你欠我个解释。”艾城雪注视着那朵已经大到快在桌上放不下的梨花,伸出九六手扥住了梨花的花蕊,“哎呀,疼疼。”话音中已经有了哭腔。梨花抖一抖变成了一个小娃娃,肚子上戴着一个红肚兜,

  • 我的眼睛能扫二维码在线阅读第5节

    “你真把她带到你家来了?哈哈哈……”蒋纤和她通电话,听她汇报完最新进展后,笑得打跌。“你当然觉得有趣了,正主主动把小三请到自己家里……”“呦,这警察叔叔抓到罪犯,也只能称他是犯罪嫌疑人呢,你怎么就硬是要把人定性呢,万一她真不是,你不就打脸啪啪啪嘛。”周翎想了想,说:“就算不是,好像也没让我好受些。”

  • 西游之宝箱系统第7章在线阅读

    膝盖上的伤已经痊愈了,药水还剩一大半,果真如他所言,真的就留疤了。走到离家不远处,看到前面停了一辆警车,如果是一辆摩托车倒还不足为奇,可它是一辆面包车大小的警员专用的警车。上一秒我还在想出了什么事了?是不是发生了小车祸?下一秒我定睛一看,才发现警察不就正站在我居住的楼层吗。两位警员,身体都有些发福,

  • 综漫世界的写作生涯烛火飘扬的那晚 上

    一中的校领导们终于阔气了一次,决定放假两天,组织初中部和高中部全体师生一起去黄山春游。当然,这个黄山充其量就是个有山沟有水渠有人烟的小景点,跟安徽那个黄山本质上它不一样。可就这样,我们都激动的找不到东南西北。从消息传出到乘车出发,那股亢奋劲头一直没停,像是积攒了快一年的郁闷和焦躁都要借这次春游发泄掉

  • 玄天后夜半

    “救命。”宁瓷喊了一声,从梦中惊醒,此时已然整个人都满头大汗,气喘不止。那一把剑刺向她心口的画面,她竟是再一次在梦中想起,可怕的场景,一次次循环来回。已经是深夜。她回到国公府后,便立即让人加强了守卫防备,然后回到房间,却是意识清醒,坐了许久,都没有丝毫的睡意。就算现在是在皇城中,就算她身边有大哥,有

  • 三国之甘宁传之第十章

    蜘蛛尾巷,一个老旧的破房子,这户人家男的是酒鬼,女的是疯子,先后死了,就留下一个孩子。幸好他们没有别的什么亲戚,所以什么抢房子事件也没发生,当然了这种破房子也没人抢。倒是左右邻居都蛮羡慕那个孩子,能有个全部免费的学校上,在蜘蛛尾巷都是穷人。没错这户人家姓斯内普,里面住着这附近唯二的巫师,西弗勒斯•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