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海贼:开局一把冰轮丸之第十章(10)

作者:可爱大力 来源:飞卢小说网

古堡外有一片玫瑰花圃,向阳而生,在夕阳斜晖下照的煞是好看。

张敬把人叫到花圃旁边,一人手里拿着一个镂空小盒子。

公爵夫人站在不远处满意的说:“我相信各位客人一定能帮我采集上好的玫瑰花。”

齐巡旁边蹲着身子,隐没在玫瑰花田,他一边翻找着半开的玫瑰话花,一边嘟哝:“还上好的玫瑰花……吃饱了撑的……”

公爵夫人听到他的话,并不生气,她脸上蒙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辉,看上去娴静的像是教堂外边的雕像。

她对客人说:“我的哥哥们明天就要离开了,所以我希望能够送给他们古堡里面最好的玫瑰花。但是玫瑰花的制造需要一点时间,我希望亲爱的客人们能够帮我今天采集足够的花。只要今天把你们手里的盒子装满就可以。”

齐巡看见公爵夫人离开的背影,狠狠的把盒子仍在地上,从牙齿里面挤出一句咒骂。

张敬捡起他仍在泥里的盒子,拍拍他的肩膀安慰说:“算了算了。离着六点还有一段时间,这里花这么多,很快就能采摘完了。”

齐巡一双猩红的眼睛对上张敬:“你忘了李牧野的死相了!我和他一个房间,都不知道什么时候睡在自己身边的成了死人,还被死死的盯着……”他弯曲两指朝自己眼睛比划,“我现在根本不敢想……她说死人就死人,那要是她不满意了,是不是又要死人……”

沈静心被他嘶吼的声音吓了一跳,脚一歪就往旁边倒,顾仪捧着盒子扶了她一把。

“小心。”

沈静心站好了,小声的说了一声谢谢。

张敬扫过来看了一眼,不过什么也没说。

玩家分布在不同的位置采摘玫瑰花。

傍晚玫瑰的香气很重,像是催人入睡。

张敬采了半盒玫瑰,起身换了一个地方继续采摘。他正想蹲下,脚下的泥土被踩出一个大坑。

“卧槽!”他眼疾手快的往后倒退了一步,踩到不少花枝。

方才他踩出的坑里出现了一只手,扭曲着像是想要挣扎出土。

夕阳染红了天空,泛着刺眼的红光。

“李牧野!李牧野!!!卧槽!!”他一连往后倒退好几步。

张敬一直表现的很沉着,这会子也不讲究什么冷不冷静,嗷的一嗓子把半盒子玫瑰差点撒了。

玩家本来就散布在周边,听到他的声音连忙过来。

离着他最近的沈静心脸上苍白,躲在后边。

李牧野的实体躺在花圃,被茂盛的玫瑰花遮挡。身体一半撒了土,和周围融为一体。

“这是李牧野,那房间里面的呢?”

有几个胆大的跑的又快,听到这个之后冲向李牧野的房间。

之间房间里面空空如也,只留下了一摊褐色的液体:“尸体……尸体不见了……”

那个玩家没听到有人回答,一扭头,公爵夫人如同幽灵般出现在他们身后。

他还没来的及尖叫,眼前一抹黑晕过去了。

大概过了几秒,有人掐他人中,把他掐醒。

他晕乎乎的醒过来,正对上一双茶色的眼睛。

公爵夫人见他醒来,从容起身对旁边人说:“好了。”

“谢……谢谢谢……”

公爵夫人朝着他看了一眼,嘴角抿着笑:“既然醒了,那就继续帮我采摘玫瑰花吧。”

贴着六点,终于玩家吧玫瑰花采摘完。

因为李牧野的事情,玩家更不愿意自己一个人呆在一个房间。

齐巡看着张敬哆嗦着手往回走,他拦着张敬:“张哥,今天我们两个人一起睡吧。”

张敬受到的冲击一点不比齐巡醒来对上一双死去多时人的眼小,他努力控制自己,平复了心情,勉强挤出一个微笑:“好啊。”

沈静心昨晚因为睡得早,所以没和别人一个房间,她沉默了一会,小声嗫嚅的碰了碰顾仪:“我今天能和你一个房间吗?”

顾仪在人群里面看上去像是最好相处的,并且刚才扶了自己一把。沈静心打定注意,和顾仪一个房间肯定安全。

她以为顾仪不会拒绝,谁知就听见顾仪无不遗憾的说:“实在不好意思,昨天我和齐舒妤一个房间,今天不好丢下她。”

齐舒妤在旁边听到这句话,朝着沈静心露出一个婊里婊气的表情:“不好意思哦。”

“没关系,没关系……”沈静心慢慢收回手。

今天和昨天差不多,两个人一个房间,最后沈静心和另外一位落单的玩家一个房间。她暗自舒了一口气。

六点很快就到了。

-

接下来的几天过的很平静,没有玩家死亡,公爵夫人也没有布置什么任务,第三天的时候,公爵的两位哥哥离开了古堡。

现在已经是**的第五天,上午十点的时候,江律和几个关系好点的玩家交换了信息,然后回房间研究信息。

因为连着几天风平浪静,所以玩家们又各自自己一个房间睡,谁有不知道和自己睡在一个床上的是不是高级玩家。

江律这几天凭空编造信息的本事越来越强,连自己都差点相信自己的信息是真的。

实在是太凑巧了。

顾仪在**里面丝毫不在乎自己的信息暴露,齐舒妤有时候扭扭捏捏的只要玩家和她交换信息就一定同意交换。

他这几天又得到了不少信息。

离着第七天还剩下一天半的时间,江律已经能根据信息织就一个庞大的故事——普通点的欧洲烂俗三流故事:

有两个家族,缔结盟约获得双赢之后,但是为了获得更多家族利益,有一方出卖了自己的朋友,但是缔结盟约的时候发过誓,诅咒却没有来,直到很多年以后,诅咒终于降临。

两百年前卡斯特家族日渐衰落,但是另一个家族却与之相反的壮大起来,家族内乱,父子开战,手足相残,最后以家族继承人之一和卡斯特缔约结盟联手平定动乱告终。

在那场盟约中,两个人以自己信奉的宗教为誓约,背叛盟友的人将万劫不复。

在动荡的第七年,一个破败的旧日辉煌的家族和新崛起的却四分五裂的家族联手结束了那片土地上的人们的灾难,。

但是事情的发展并不是那么按部就班。

两个自视甚高的家主并没有在最后遵守这个约定。

上帝和他的信徒睡着了,城堡里全是恶人,没有人遵守约定。

一片土地上不能容纳两个王。猜疑和不信任的阴云笼罩在这片土地的上空,战乱再一次发生。

直到最后卡斯特家族的继承人迎娶了那个家族的继承人,结束了那段腥风血雨,迎来了短暂的三十年和平。

但是两个家族已经元气大伤,最终卡斯特成为了屹立在这片土地上唯一的领主。

另一个家族抹灭在历史长河。

但是诅咒随之而来,背叛了往日盟友的人终将下地狱,而卡斯特家族似乎逃过这一诅咒。

被诅咒的似乎只有另一个家族。兄弟战死沙场,父子并肩战斗,但是还是不能阻止一个家族的落败。同卡斯特家族的联姻也没有给这个日薄西山的家族注入新鲜的血液。

卡斯特家族的诅咒直到一百五十年后,公爵死于疾病,但是他在死之前听到了来自地狱魔鬼的呼唤,从此,姗姗来迟的诅咒降临到每一个卡斯特家族成员的头上。

江律收回散漫的思绪。

这一切都是建立在没有一个人撒谎的前提下。

可信度不高。

晚餐的时候,公爵夫人罕见的从房间出来。

在众人警惕中她优雅的坐在餐桌前,将自己的食物吃完。因为前几次的原因,玩家对公爵夫人的态度不算友好。

公爵夫人浑然不知一般擦了擦嘴角,如炬目光扫了一遍众人,最后停留在杜峰身上。

她看着杜峰嘴角挂着讽刺的笑,恍然大悟一般看向齐巡。

齐巡如临大敌一般看着公爵夫人。公爵夫人笑了一下:“别害怕。我和你说一件小事。蒙特拉古离开的时候拜托我照看家,但是家里的琐事太多了。我不想再让他分神……所以我希望你能够帮我保管好金币,别让他看见。”

“看见会怎么样?”

“不会怎么样……”公爵夫人慢慢歪了歪头:“他会生气。你们都知道的他生气是很可怕的。如果他一旦生气……”她看见她的客人似乎想到什么阴寒的事情,噤声不语,就知道恐吓起了作用。

她愉快的起身,再次叮嘱:“千万记住了,如果蒙特拉古看见他一定会生气。”

公爵夫人看到他们的表现非常满意,轻哼着小曲离开了餐桌。

齐巡脸色苍白,他僵硬的揪着桌角,扭头问张敬:“张哥,现在怎么办?那个金币就在我手里。”

张敬宽慰了他几句:“没事,就算东西在你手里也不要紧,刚才公爵夫人不是说了吗?只有金币不被看见,你应该就是安全的……”

他说的犹豫不决,这让齐巡更加害怕。

齐巡哑声道:“那应该怎么办……公爵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如果他回来的时候发现了……”齐巡瞳孔骤然缩小,他已经能预见自己变成李牧野那样。

“……还有一个办法……”张敬犹豫着说:“你知道**指南上提到的一些内容是关于离开的。如果我们能在第七天离开这里,那个时候公爵没回来,那样你就安全了。”

“可是今天已经是第五天。但是凭我们得到的线索只能知道……”

他看见张敬给了一个眼神,他猛地噤声。

每个玩家得到的线索都不相同,如果被高级玩家听到,趁机找到车站离开,他就不能在第七天离开,再一次离开的时间是十二天。时间越久,他就越危险。

延伸阅读

尊曜加盟  http://www.lesfauches.com/xqg0.shtml
尊曜石榴石饰品经销批发的天然水晶饰品、天然水晶饰品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

惠瑞普加盟  http://www.lesfauches.com/nr4o.shtml
惠瑞普医疗保健属于临床检验分析仪器类系列产品。具有品质优良,综合多能,实用价廉等特点

圣安合金加盟  http://www.lesfauches.com/noen.shtml
圣安合金饰品均采用好原材料精加工而成,具有流动性好,杂质少容易抛光等优越的物理性能,

彩叶草加盟  http://www.lesfauches.com/y2pn.shtml
彩叶草床上用品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经营企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春穗医药加盟  http://www.lesfauches.com/nccf.shtml
春穗医药营养品秉承着:“用心做药、造福社会、服务民众”的宗旨;立志做好药做民众“用得

倩蜜娜加盟  http://www.lesfauches.com/g5vl.shtml
倩蜜娜内衣于1995年创建。坐落在享誉国内外的内衣名镇--广东谷饶。公司拥有现代化厂

安禄居加盟  http://www.lesfauches.com/g4p8.shtml
安禄居石榴石饰品经销批发的水晶及其他珠宝饰品批发少售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

优步加盟  http://www.lesfauches.com/ag5r.shtml
优步拖鞋总部从2011年6月成立,厂址位于全中国拖鞋类生产集中地----慈溪逍林镇,

国正加盟  http://www.lesfauches.com/ntjp.shtml
国正椅套地处长江三角洲的杭州湾南面,西接杭州,南邻温州,北望上海,位于浙江省中南部,

恒旺乐油漆加盟  http://www.lesfauches.com/x41n.shtml
恒旺乐油漆项目介绍:家居生活需要增添色彩,墙面就要装饰。恒旺乐油漆,墙面漆品牌,植物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在异界当文化大使在线阅读第四节

    回到家,赵子云见父母已经回来,便打了个招呼。赵子云的父亲叫做赵军,是一个包工头,母亲叫郭贞,是一个酒店的服务员,家庭和睦,也算是小康生活。至少是不缺钱的。“爸,明天我就要去上学了!”赵子云在吃饭时说道。赵军停下吃菜,说道:“我送你去?”“不用了,我这么大了,自己去就可以了,而且也不远!”赵子云拒绝了

  • 霸道王子遇上萌公主010 给冥界送快递

    第10章010给冥界送快递薛强带着唐欣然早早的下了班,路上不放心,还想带她去医院看一下,没想到唐欣然当场就发飙了,“好好的人去什么医院!”薛强只好闷着头开车,带着她回到家中。请客吃饭这种事当然落到薛强身上来,说来也奇怪,薛强也光棍着,平日爱玩些电子**,没想到居然对下厨很有天赋,平日里在宿舍没少捣鼓

  • 豪门女配的自我修养在线阅读第七章

    在云来国,有三大城镇,分别是南阳镇、云阳镇、云月镇,南阳镇排行于三大城镇之首,是个财力和人力都仅次云来国都城的城镇。话说当絮儿收到公孙瑶“速回”的讯息后,立马马不停蹄地赶回了公孙瑶的身边,当絮儿回去之后才知道,原来褚月已经到了,当场便有了揍人的冲动,当然,对象是褚月,但最后还是理智战胜了冲动。“絮儿

  • 重生之豪门佳媳在线阅读冰魄神剑(求收藏,求鲜花)

    “算你们父子走运!”父子二人齐上阵,晏锋压力呈几何数倍增,再纠缠下去也徒劳无益,无奈只能退走。“别追了,”王昊想追赶却被邋遢老爹制止,“你现在还不是他的对手。”王霆审视着王昊,叹了一口气:“你终究是走上我的老路。”“老路?人生得意须尽欢,我可不会像你一样窝囊的躲在犄角旮旯,眼睁睁地看着妻子被人软禁,

  • 带着生活系统的美好生活神器对决

    皇帝已经回到了龙轿之上。六公子无一存活。皇帝已经看到了叶疯子离去了。但他没有去追。他的护卫已经尾随了。他的护卫叫金光刀。至少皇帝是这么叫的。但金光刀与昔日的黑手刀已经不一样了。他变了容颜。他更换了武器。更值得注意的是,他有了新的武器。那武器说刀不像刀,说剑不像剑。(后文说成是剑)月黑风高。叶疯子在疾

  • 终极一班之风起金时空在线阅读小BOSS的木叶叛忍

    “什么?人都被杀了,尸体还消失不见了,怎么可能?”一声爆怒,坐在豪华大厅主位的的一个人大声的叱呵着,身旁的几个身着清凉的女侍吓的腿不停的抖着。低下的那个人,头更低了。大厅周围坐着的人也是停下手中的酒杯,一个个震惊的的看着回来报信的护卫。主位的人就是现在波之国的土皇帝卡多。卡多脸色难看的问:“看清楚是

  • 女演员的自我修养母亲

    时松站在空地上等着林漠,看着周围聚集过来的学生越来越多,想着他们都是来看她笑话的,一脸的无所谓也开始挂不住了,逐渐带上怒意,心里对林漠的怨恨又加深。“时老师,稀客啊,今天怎么记起来找我了。”刚刚还将时松周围围了一个水泄不通的人群听见这个声音,瞬间整齐地往两边分开,中间露出一条道路,让人群后面的林漠可

  • [主JOJO]齐木楠雄想要平凡的人生在线阅读第六节

    “店长,我又来了!”一进来,乔兹粗狂的声音就传了进来。希筒此时还在玩桥梁建筑师,听到声音,希筒从包间探出头来。当看到乔兹身后站着其他两个人的时候。希筒顿时眼睛一亮。一二三,网吧三连坐?连忙摆脱自己手中的**,希筒来到门口。“过来上网?”希筒从这三人的脸上划过。一个是一头蓬乱的黑发,牙齿缺失两个。希筒

  • 反派今天掉马了吗之第三章初心(7)

    人的一生这样长,独自艰辛是大多数,偶尔还是会有一些意料之外的善意从天而降。出于对一个醉鬼的关照,陶然把常铮带了回去,安置在自家客房里。一开始常铮还想跟他道谢,后来逐渐觉得一声谢谢太过轻巧且廉价,不如不说。一张陌生的床加上断断续续的胃疼,整个身体都在叫嚣着不舒服,然而酒精的力量太强大,挣扎了没多久,常

  • [综]加班日常第8章在线阅读

    接下来的日子,便不时有奴仆在我院中出出进进,不厌其烦地让我试衣服,试首饰。看着满院子的妆奁,我小心翼翼地在其中挪动身子,正想偷溜出去,突然一只手抓住我。“小姐,等会刘大娘要带老爷今年从海外购回的珍珠让你挑选了做凤冠,你怎么又想跑?”怜心生气地看着我,手上的力道,却是一点不少。“哎呀,我的好怜心,再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