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嫁给渣攻的白月光第一章在线阅读

作者:唐一张 来源:晋江文学城

柳村是四川境内一个远离了城市,远离了繁华的小村,它离省城成都一百多里,离最近的县城也有五十多里。它与外界联系的唯一纽带,是那一条仅容一辆车通过的碎石路。

此时,夏季最后的一场大雨过后,从山上汇聚而成的一道道水流,再次将这条小道冲刷得只剩下了彼此镶嵌在一起的碎石,那些从坡上汇聚成的混浊流水,顺着这条乡村小道流淌着,让人分不清是路还是河。

现在,这条小道只属于一群女人,这一群女人们脚下的劣质硬鞋底不断地磕在碎石上,发出一串接着一串的“啪达、啪达”的声响,和流水声合奏成一篇山村夏末特有的乐章。

有女人的地方就有热闹。

一群刚从五里外集市上赶场归来的女人们,若不是正好有一块大石可以躲一下雨,会被刚才那场大雨淋个透。即便如此,也还是让这群女人身上单薄的衬衣紧贴在了身上,浮现出她们或干瘪或臃肿的真实形体。

女人们顾不得身上已湿了一大半的衣服,继续往家里赶着路。一边赶路,一边唠叨着家长里短。

“快些,快些,兴许回家时还能看到高家和李家的新媳妇儿!”一个四十多岁,被雨打湿了的碎花衬衣,紧贴在身上,显出一对硕大胸脯的女人,带着急切神色,脚步也迈得很快,催促着身后那群女人。

“早上出门时就听说高家和李家在准备今天相亲的事,好像是邻村的张媒婆从外地带过来的两个姑娘。”

另一个三十多岁,瘦得像一根竹杆,却长着一张肥厚嘴唇的女人抢着问道:“是不是呀,李家倒不用说,能说上媳妇就是烧高香了,那高家的儿子能听家里的?前段时间,还为邻村那个白家姑娘,和家里闹死闹活的!”

“闹什么闹,那白家姑娘的爹,因为高先生反对高家儿子和白家姑娘的事儿,觉得丢了脸,上个月就给女儿定了山外边的一个小伙子,下月就要出嫁了。”又有人接言。

“对,对,我也听说过这事儿,听说那姑娘临答应这门亲事的头一天,还跑到高家,跪在高先生面前,请求他的成全,可高先生死活也没答应,弄得那姑娘一路哭着跑回家的。”

“你们说,这高先生是这村里唯一一个读过古书的人,平时也通情达理,可为何就反对这事儿呢?”

“这有什么,你不看那姑娘妈妈是谁,听说年轻时候长得那个俊呀!当年就和高先生好过一段时间,可是后来不知道为啥,却嫁给了白家。”

众女人听到这儿,都是一声叹息,安静下来,每个人都想起了那些曾经发生在自己身上的那点事,没有了唠叨的热情。

女人们口中的高家儿子名叫高玉明,是柳村小学的一个民办教师,二十一岁,当年,是村里唯一一个读过高中的年轻人。原本想着考大学的,可因为成分问题,他没了资格报考,回了农村。

恰巧,那一年村里需要一个老师,就让他教起了孩子,做起了那个时代特有的一种职业——民办教师。

白家姑娘,名叫白玉巧,是高玉明初中时的同学。

白玉巧生得伶俐乖巧,高玉明的成绩一直是班上最好的,长相也不错。两人长时间单独相处,彼此心中产生朦胧的好感再自然不过了。

那一次相见,是白玉巧借着送小堂妹去学校上学,找到的高玉明。白玉巧羞红着脸,鼓起勇气把高玉明请到了家里。白玉巧父亲白胜利是一个思想比较开通的人,再加上看着高玉明家庭条件和为人都还不错,也没有反对,夫妻俩高高兴兴地买菜做饭,用农村人最朴实的热情招待了高玉明。

两人的关系也就以这样简单的方式确定了下来。

高玉明给自己父亲说起这件事时,是满心欢喜地,却怎么也没想到,得到的结果是父亲的坚决反对!高先生以家长式武断专横,丝毫不留情面地痛骂了一顿白家,并对儿子放言,想娶白家的女儿进门,就先用棺材先将他从屋子里抬出去。

谁也没想到,一件好好的喜事,却发生如此变故。高玉明四处央人去向自己父亲求情,仍是毫无所获。高玉明不敢将这事儿告诉白家,因为自己父亲自始至终,连反对的理由都没说过!

无奈之下,高玉明采取了拖字诀,希望随着时间的推移,父亲会转变主意。但仍瞒着高先生和白玉巧维持着关系。

一直到一年以后,高玉明和白玉巧两人双双跨进二十岁的年龄。白胜利开始为两人准备婚礼的事,在当时,农村姑娘到二十岁还没结婚,是会让村里人笑话的。可到此时,高先生的态度仍然没有丝毫改变。高玉明无奈之下只得一五一十地向白家说出了自己父亲反对这门亲的事。

白胜利对这个独女是既疼又爱,听说这件事后,放下面子,悄悄央媒婆到高家说亲,可高先生一听媒婆提亲的对象是白家的女儿后,就毫不留情地把媒婆赶了出去,当着众人的面,极力将白家挖苦讽刺了一番。

泥菩萨都有三分泥性,何况是人。听了媒婆一番添油加醋的说辞,白胜利也犯了倔,不顾女儿的苦苦衷求,当即让这媒婆给白玉巧另找一户好人家。

要说这白玉巧长到二十岁,也出落得婷婷玉立,再加上贤惠能干,原本求亲的人就不少,以前老两口都顺着女儿的心意,没答应过别人。这一放出消息,不出三天,就有山外一家条件极为不错的小伙上门来求亲。见这小伙子人长得不借,品性也好,又加上还在气头上,白胜利当即答应了下来。

可白玉巧知道这事后,又哭又闹,又苦苦衷求,死活不同意。白胜利无奈之下,也使出最后一项法宝,以死相逼。

白玉巧想着父亲平日对自己的好,又加上这件事也不是自己父亲的错,只能向父亲求了情,想自己亲自去高家看看,并答应,只要这次高家再不答应,就同意父亲说的这门亲事。

白玉巧到高家之时,高玉明正在学校上课。当高玉明上完课返回家时,在路上遇到了哭着从自己家里跑出来的白玉巧,才知道事情已经闹到无法挽回的地步!

两人一顿抱头痛哭,谁也不舍得抛下对方,可谁也找不到解决的办法。

两人对望,眼里满是不甘,无奈和绝望。

再无任何言语,白玉巧默默地流着泪走了。

高玉明看着白玉巧离去的背影,久久不舍得转身,直到白玉巧的身影消失在山头之外。

白玉巧离开,一步三回头,直到高玉明的身影淹没在一片绿色之中。

他们心中十分清楚,这一别,就是永远失去彼此。

……

当高先生去叫学校叫高玉明回家相亲时,高玉明正独自坐在办公室里发呆,看着日渐沉默的儿子,高先生眼里流露出了一丝惭愧。但事已至此,他认为,等儿子结了婚,自然就会好起来。

“走,回家见见人,听说人勤快,长相也不错。”

“还是不用了吧,您看着觉得合适就行。我还有课。”高玉明显然对婚姻的事已经心恢意冷,这句话里也包含着对父亲的不满。

“说啥傻话啦!刚开学,也没什么课。我已经和校长打过招呼了,他会找一个老师帮你盯着班里。再说你的事,终归还是需要你来决定。”

“以前,你再没想着我的事需要我来决定!”高玉明心里埋怨,但终归不忍与父亲过多争执,看了一眼父亲,默默跟了父亲回家。

高玉明回到家里时,院子里已经坐着三个女人。其中那个四十多岁的女人看到高玉明回家,眼里带了笑,嘴里跑火车似的把高玉明夸了一番。

另外两个女人,严格地说是两个姑娘,二十一、二岁,仅有一米五左右,长相一般,只算得上能过眼,离父亲口中的“不错”二字,还是有些差距的,典型的农村姑娘。

高玉明明显没有两个姑娘一样的紧张和激动,只是淡淡地扫了两眼,便回到了屋里。

高先生紧跟着高玉明进了屋,也有些紧张,“你感觉如何?”

“还行吧。”高玉明随口说道。

“那你选左边那个姑娘还是右边那个姑娘,张婶可是先带着人到我们家来的,等你挑了人后,再带到李家去。”

“那就左边那个吧。”

高玉明像是在街上选大白菜一样,选择了自己结婚的对象!

……

高玉明要结婚了,时间定在相亲后的一个月。

白玉巧要结婚了,时间定在高玉明相亲后的一个月。

两人结婚的日子巧合地定在了同年同月同日!

不知是上天要和他们开一个玩笑,还是这一天确实是一个好日子。

一个,将在这一天嫁为他人妇;一个,将在这一天娶她人为妻。只是,不幸的是,嫁不,不是她心中的他;娶的,不是他心中的她!

自从那天白玉巧从高家离去后,两人再没有见过一次面。谁都不敢再见,谁都害怕见了,就再也没有勇气放下。

没有对婚期的期盼,也没有临近结婚的喜悦,有的,只是深深的恐惧与不安。

在这恐惧与不安中,两人大婚的日子姗姗而来。

男婚女嫁,历来就是中国人的头等大事,即便结婚的人对这两桩婚姻,都是深深地不满!在这一个月中,高家和白家分别在两个村子里为自己的儿子和女儿准备着这场浓重的婚礼。

黎明刚刚到来时,两个村子里就呈不同形式地热闹了起来。

一边是举全村的人力操办着喜事,欲要用最欢快,最热闹的场面送女儿出嫁。

一边是举全村的人力操办着喜事,欲要以最喜庆,最浓重的形式娶新妇入门。

唯一遗憾的是,娶的不是想娶的人,嫁的不是想嫁的人。

老天再一次与两人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让两个想见却又不敢见的人见了面。

见面的地方,是在迎亲与送亲的路途之上。

一个尴尬的时间,一个尴尬的地点,一对尴尬的人。

一个穿着崭新的新郎服,去迎接那个只见过一面的新娘。

一个穿着红红的新娘妆,去嫁给那个只见过一面的新郎。

四目相对,你眼中有我,我眼中有你,无语泪千行。

默默注视,你眼中有痛,我眼中有伤,欲语泪成双。

欢乐的锣鼓,在此时,热闹地敲了起来;喜庆的唢呐,在此时,嘹亮地吹了起来。

送亲的队伍与迎亲的队伍在相遇之间,送上彼此友好的祝福后,没有停歇,继续往前走去,只是方向却相反,距离也越来越远。

此一别,你不再属于我;此一别,我不再属于你!

此一别,你不再是你;此一别,我不再是我!

此一别,但愿,你心中再无我;此一别,但愿,我心中再无你!

从此去,嫁作他人妇,天各一方,唯有思君之痛。

从此去,化作她人夫,千山相隔,唯有念君之伤。

愿此去,是一段天作之合。

愿此去,是一对佳偶成双。

笛声幽幽,是那支白玉巧送给高玉明的横笛,奏出的不甘情绪。

琴声漫漫,是那支高玉明送给白玉巧的口琴,吹出的无尽哀怨。

两人背对,再不看对方一眼,却满眼是都是对方的身影。

在这笛声与琴声交织的爱恨情愁中,两个人的目标越来越近,两个人的距离却越来越远。

送亲的队伍消失在河了那边,迎亲的队伍消失在山的这头。

从此,笛断!

自今,琴毁!

延伸阅读

三毛钱小说:欧洲快车或二战时期的爱情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cuance.cn/yukv.shtml
在一辆灵能汽车中。李默看着眼前的两本秘籍陷入了沉思。这两本秘籍,分别是吞天凌云功,另

恶灵使徒之夜店混战(一)  http://www.cuance.cn/efr.shtml
因为这次的乌龙事件,盛湘着实埋怨了自己很久,一想起来就觉得丢脸,好在平日里她跟那个程

末世之病毒进化者在线阅读第10章  http://www.cuance.cn/6hwp.shtml
脑子是个好东西,希望大家都能动一动?一听蛋蛋到天真无邪却又霸气侧漏的话,林逸成脸都黑

我的异能要氪金在线阅读第8节  http://www.cuance.cn/god.shtml
不过是一个法院里的执法人员,甚至连法官都算不上!可以说,姜国忠除了挂着一个最高法院的

人皮尸心之过敏(5)  http://www.cuance.cn/a2c1.shtml
“你在生什么气?”叶意跟在谢丞静身后问道,过马路的时候差点撞到搬东西的行人,谢丞静伸

怼人,怼成世界首富在线阅读第六节  http://www.cuance.cn/d3e7.shtml
尴尬是洛基的笙箫,沉默是今晚的康桥。洛基大脑一片空白,他在想,每个字拆开他都懂,怎么

道念回尘初次相遇  http://www.cuance.cn/bdxx.shtml
“小智,小智。”“小智——。”“pika~pika~。”“什么声音?”耳边传来一阵阵

龙帝在线阅读第三章  http://www.cuance.cn/yozz.shtml
洛伊早上打了一通奇怪的电话。因为人力资源部送来的三十份让他签字同意入职的实习生档案中

某天突然有人让我去当勇者益百草  http://www.cuance.cn/rvl.shtml
“若初姑娘,此处就你一人居住吗?”李念疑问道。“我和我爹一起。”慕容若初表情黯然说道

绝世帝王成名录在线阅读第5章  http://www.cuance.cn/u1ja.shtml
很久很久以前,林夕曾幻想过如果有一天他得到超能力后会怎样。是拯救世界当个救世主,还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嫡女狂妃之妖王宠上天第4章在线阅读

    疯秀才命大,看起来身上血乎淋裆的,好在没有什么致命伤。就是割了很多口子。一碗鸡汤下去,人很快就悠了过来。白秀枝又端来一碗水过来:“钱表叔,来喝点水。”疯秀才对着白秀枝拱拱手:“多谢白嫂子。”“啊呀,钱表叔,你好了啊!”很平常的一句见礼,却是让白秀枝惊呼出声。林鹤眉头一跳。疯秀才接过水喝了,却是不再言

  • 校花小姐姐她最可爱在线阅读第二章

    “算了,船到桥头自然直,前世已然是前世,现在我穿越到宁采臣的身体当中,这一世,我就是宁采臣了。”“轰隆隆……”此时随着宁采臣的这一句自语响起,只见他人在家中坐,外面也是晴天万万里,艳阳高照红尘人间,风和日丽,万物复生,风吹草底见牛羊,世人仍然一片忙碌。但在这时候,那冥冥之中,在他所不知道的另一个层面

  • 不可能的爱情客串助理

    中午,烤肉店。包厢内。因为有十八个大男生在,满桌都是肉和菜,满满当当的。人多吃饭就热闹,不过话题大多都围绕着筱韵,谁让她这么神秘。韩庚用生菜包了一小块烤肉凑到筱韵嘴边,筱韵就着韩庚的手吃了一小口,便不吃了,韩庚也不在意,将剩余的丢进嘴里,继续烤肉。打开随身的大保温杯,筱韵问道:“哥哥们要不要喝养生茶

  • 将军,你又脑补过火了!第8章在线阅读

    谢珩真是内伤的想吐血。不是因为他们迷路了,而是因为这么重要的事情,她怎么现在才说。要是早点知道,他就保持沉默,让她专心辨认夜路了。不过谢珩遇到不顺的事,从不抱怨,哪怕全是别人的责任。他用火把将四周都照了一遍,对何漱衣道:“既然迷路了,乱走也无济于事。你也累了,我们就在这里休息,等明天天亮了再说。”也

  • 综漫 未解之谜在线阅读第三章

    就快有结果了。安予暗道,但同正青哥难得见一面,她不想将时间浪费在这件事上,更不想,过多回想往事。她别开眼,调节好情绪转脸就换了话题,嗓音软软糯糯的:“正青哥,我已经整整两年没有去过游乐园,要不你陪我去一趟?”“现在?”“嗯!”安予眨眨眼,“现在!”“好!”温正青终是宠溺地凝着她,颇是无奈地点了点头。

  • 恶魔果实系统在线阅读第十章

    娄保安哭诉和美女作家不得不说的故事,乔若茜柔声劝慰、殷勤递给他餐巾纸。李晓蔓神经不够结实,分明肚子咕咕叫,面对满桌菜愣是难以下咽,甚至不幸发生假孕反应,于是借口上厕所开溜——还没上的是一碟煎馒头,去外头堵服务生。服务生没劳她久等,很快端着托盘而来。煎馒头不贵,她自掏腰包让服务员再上一碟,狼吞虎咽吃罢

  • 那年初夏的你在线阅读第十节

    未来会如何变化,就算是活的最久的老人也无法得知。“充满着意外性的未来才更值得我们去探索不是吗?”林凡一只手搭在李毅肩膀上认真的说。“如果不是现在这种情况,我就相信你了。”李毅叹了口气,无奈的对他说。此时,林凡和李毅周围大概围着大约十来个染着一撮黄毛的类似小混混一般凶神恶煞的人物,并在一旁叫喧这要他们

  • 想做你的姜太太第八章

    有些人永远都不懂的见好就收,比如男主夏阳,在看到女主叶长生淡定放倒自己的一帮手下之后他居然还能要求和叶长生单挑,至于下场自然是输得惨不忍睹,看了看躺在地上惨叫的手下,以及毫发无损的叶长生,还有巷口那个苏家的黑衣司机,夏阳只好作罢,灰头土脸的带着自己的小弟逃跑,毕竟自家老爷子要是知道了,自己就死定了。

  • [星际]国民宠儿在线阅读第八章

    八没想到世界变了,连妹子都想要我了,太宰治虚伪一笑:“如果殉情的话我会考虑的。”与谢野踏着高跟鞋换了一下重心:“那算了。”“他,你打算怎么办?”国木田用下巴示意那还趴在地上的人。“我刚刚考虑好了。”太宰治故弄玄虚的抱着手:“就让他加入我们吧!”到时候的入社测试大概率由我来负责,是不是可以尝试一下织田

  • 热恋小行星[电竞]在线阅读设局

    虽然说着要教苏杪打桌球,但张子潋也只是把苏杪拖上了楼,并没有带苏杪去桌球室,而是带他到了一个小会客室里。张子潋让苏杪自己想想有什么感兴趣的东西,等在会客室喝些饮料止渴再去玩。“我哥这楼上是想发展成小型俱乐部。但他自己怎么倒腾都觉得不满意。”张子潋一边说着,一边从旁边的小冰柜里取出一瓶运动型饮料,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