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重生之陪我到老在线阅读第七章

作者:东鸽 来源:晋江文学城

平心而论,要是苏崇菊能同仁心堂的葛氏结了亲,那绝对是苏家高攀。

哪个农家的闺女不想嫁到镇上过好日子?更别提仁心堂还是在县城了。

在这天降的巨大馅饼面前,杨绣槐并未被砸晕,而是保持了一分理智与警惕,或者可以说,她保持着三分自知之明。

“那个……我还是想问一下,为什么你们夫妻俩会选中我们家崇菊。”

杨绣槐问的这个问题有点丧心病狂。

这样的好事如果落在别人头上,别人绝对一个字都不会多问,生怕自个儿问的多了,再把这门顶好的亲事给吹了。

可杨绣槐偏向虎山行了,她觉得葛氏上门提亲或多或少都有点黄鼠狼给鸡拜年的意思。

“在我这个当娘的人看来,我们家崇菊自然是一顶一的好。如果今天是个同我们家差不多的庄户人家来提亲,只要两个人能看对眼,小伙儿的家境不错,父母也和善,那我肯定就点头同意了。可既然上门提亲的是你们葛氏,我就得多问几句,不然心里不踏实。”

杨绣槐这问题把葛大夫和葛夫人给逗笑了。

葛夫人喝了一口山茶,露出些许苦笑,“哎,实不相瞒。若是之前,咱谈的这门亲事放在我眼里……我确实是看不上的,但架不住现在的情况早已今非昔比,最重要的是,难得我儿愿意。”

“我儿早就到了适婚的年龄,可他偏生醉心岐黄,家里给牵过几条线,始终没牵成。说来这也怪我们两口子平时太纵着他了,总觉得他只要心正人正,哪怕犟点倔点都无伤大雅,可谁能想到他的亲事一挑再挑,一拖就拖到了现在?”

“拖得时间长了,我们夫妻俩的条件只能一降再降,原先想找个门当户对的,对我儿天明的未来也好有些帮衬。后来迟迟寻不到中他意的人,要求就降成了只要是个女子便行,容貌身世等一概不问,我们夫妻俩担心他好男风。若是那样的话,实在是有愧于葛家列祖列宗。”

“再后来,眼看着他不沾男风也不好女色,我们夫妻俩更急了,生怕他遁入空门,与青灯古佛与斋饭作伴,孤苦一生。相比起他一辈子都遇不到个知心人,哪怕他好男风,我们也认了,好歹有人作伴,日子不会太清苦孤寂。”

葛夫人同杨绣槐掏心窝子说话,这些事情原本属于家丑,说出来有些丢人,但架不住杨绣槐打破沙锅问到底,为了让杨绣槐相信,只能事无巨细地说了。

“我儿天明从未对哪个姑娘动过心,那天突然同我说,想让我们来问问你家闺女的情况,你是不知道,我和我相公险些当场哭了出来。”

“你们家闺女我是见过的,甭管是大姑娘还是二姑娘,人都挺利落的,看着大姑娘稍微精明一些,二姑娘有点憨,但姐妹俩眉眼之间不缺正气,别的我也看不出太多来,瞅着让人放心。”

杨绣槐大半辈子都住在梧桐庄里,哪有葛大夫与葛夫人见过的市面大?她绞尽脑汁地想了好一会儿,愣是没琢磨明白‘好男风’究竟是什么意思,不过这都不重要。

杨绣槐有她自个儿的人生智慧,她虽然没听懂葛夫人说的话具体是啥意思,但她从葛夫人的话中体会到了深深的忧虑以及拳拳的真切。

“这大概就是姻缘迟迟不动,遇到崇菊便觉得一见钟情,月下老人也忒爱捉弄人了些!”杨绣槐心中感慨一句,大致认了这门亲事,不过她说话时还是留了一线,“既然这样说,那我肯定是没其它意思的。你们夫妻俩再回去具体问问令郎的心意,我也问问我家那小闺女,等二人确实情投意合,八字也能配得上,那咱再张罗。”

葛大夫与葛夫人返回县城,杨绣槐特意让苏崇菊给葛大夫打包了不少山茶。

————————————————

送走葛大夫与葛夫人后,杨绣槐将苏崇菊喊进了屋,低声问,“闺女,你同娘说实话,你真的看上了那葛家小子?具体看上他的哪一处了?怎么才见了短短一面……人家就上门来说亲了?”

苏崇菊一脸羞赧,咬唇不语。

见她这副模样,杨绣槐心口一突,冒出一个荒唐的念头来,“崇菊,你和那葛家小子,该不会早就……”

自家亲娘自个儿心里清楚,瞧瞧杨绣槐那眼神,苏崇菊就知道,她这个亲娘嘴里绝对冒不出什么好话来。

“娘,你可别瞎说!我这么多年,连县城都没去过几次,怎么可能同人家有什么之前?我只是觉得那家伙长得好看,身上还带着些许说不清楚的香味儿,哪怕病歪歪的,骨头都险些折了,人依旧嘴硬得很,痛得满头冒汗,却不喊一身疼。哪像咱们梧桐庄上的后生,满嘴不正经的孟浪话,一瞧就不是什么正经人。”

杨绣槐听了苏崇菊这话,心里明白了,亮堂亮堂的。

她冷笑一声,瞅着苏崇菊翻了个白眼,“少东扯犊子西扯犊子,说什么和村里人不一样,我还不知道你心里的那点儿算计?”

“你刚学会走路的时候,你三个哥哥里头,就独同你三哥一个人亲近,原先家里人还觉得你三哥对你好,可明明是你大哥二哥对你好,你三哥嫌你耽误他看书,理都不愿意理你,后来我们发现了,你可不是只同你三哥一个人亲近,而是同所有长得好看的人都亲近。”

“姑娘家喜欢好看的花花草草,连带着喜欢好看的人,这都不算什么事儿。我知道你能相中那葛大夫家的小子,多半是因为人家长得好看,合了你的眼缘,但当娘的,还是得提醒你一句,找一个合眼缘的人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你们俩得能处得来。”

“人都会变老,你迟早也会和我一样变得一脸褶子,那葛大夫家的儿子也会走上这一步路,两个人的感情,靠脸是维持不了多久的,得靠心。这个道理我希望你能懂。”

苏崇菊被杨绣槐戳破了心思,红着耳垂出去干活了。

杨绣槐对苏崇菊这一点还是满意的,这个闺女虽然憨了点,但懂得把自个儿的心思给藏起来,在她知事以后,哪怕遇到再好看的人,也不会直勾勾地盯着人家看了,顶多就是偷瞄几眼。

另外,还有相当重要的一点,杨绣槐觉得应在苏崇菊身上的好运气就是这桩姻缘,应该错不了。

————————————————

老苏家的人倒霉了这么多年,乍一下运气恢复了正常,反倒是显得有些不正常了。

苏崇山打猎的手艺好,原先上山打猎时,多数都是空手而归,可自打那次猎了一头狍子之后,苏崇山的运气就和开了光一样,只要他上山,最差也能捡两只野兔子回来,运气好的时候能够拎好几只山鸡,还能背一窝山鸡蛋下山。

苏崇水钓鱼的本事强,原先他又是撒网又是下河摸鱼,收获都拿不上台面,可现在他随随便便撒一个网下去,捕捞上来的鱼儿都够全家吃个好几天,还会有余下的鱼儿拿到镇上去换钱。

老苏家的日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好了起来。

————————————————

转眼便是两月飞逝,深秋转为深冬。

家里的日子过松快了,杨绣槐难得的大方了一回,她掏钱让儿子儿媳都做一身新棉衣穿,不同于别人家的只买新布不买新棉花,用新布包着弹好的旧棉花这种朴实操作,杨绣槐是让儿媳们连粗布带棉花全都买了的。

新买的棉花都用来做衣裳,做出来的衣裳更加厚实暖和,那些从旧衣裳里扒出来的棉花都弹一弹,看着被子里的棉胎哪儿有薄的不匀的地方,再填补一些进去。

家里的女人忙忙碌碌准备过冬闯年关,在科举路上屡战屡败的苏崇文也下了决心。

苏崇文同自家媳妇儿叶桂枝说,“桂枝,我决定了,再下场考一次去。如果能考中,那我就继续科举,争取让你们娘俩都跟我过上好日子,也好回报爹娘的养育之恩。若是我考不中,那我就收收心,往后不考了。我回家来,同大哥二哥学个手艺,农忙时伺候家里的田地,农闲时跟着大哥去山上打猎,或跟着二哥去河里抓鱼,平时还能去镇上书铺里接一些抄书的活儿,肯定不会饿着你们娘俩。”

叶桂枝有些紧张,“崇文,你都准备了这么多年,就这样放弃是不是有点可惜?”

夫妻俩说这些话的时候,苏鲤刚好醒着,她听着好奇,就瞪着俩乌溜溜的眼睛看她这一世的爹娘。

苏崇文察觉到苏鲤的目光,笑着用手指刮了一下苏鲤的脸,同叶桂枝道:“万般都是命,半点不由人。如果命里注定我就是落榜的料,那我何必拉着你们娘俩跟我一起吃苦?我现在还年轻,再考几次也不怕人笑话,可等咱丫头长大了些,我要是还一直考一直都不中,那不就影响咱丫头的名声吗?你和咱丫头走出去都得被人戳脊梁骨。”

“我自认书都读熟了,经义策论学的也不差,这次就放手考一场。如果能考上,那我就继续读,能往多高爬就往多高爬,如果考不上,那我就认命了。说不定就是老天爷觉得我不是当官的那块料,这才一而再再而三的拦着我呢?你说我考一次两次考不上,考三次四次还是考不上,老天爷估计都会觉得我这人死心眼,朽木不可雕,不撞南墙不回头。”

叶桂枝红了眼眶,“崇文,你别这么说……”

苏崇文给叶桂枝擦了泪,道:“你怎么还哭上了?我知道自个儿对不起你,当初你嫁给我的时候,我说要带你过上顶好日子的,可现在我心气儿不够了,想踏踏实实过日子。不过你放心,我只要去考,就肯定尽全力考,我也想让你和咱闺女过上泼天富贵的日子呢!”

苏鲤原先被苏崇文用手指刮了一下脸,刚别扭地歪过头去,结果就听到了那熟悉的提示音。

“许愿成功!”

延伸阅读

赛雪干洗加盟  http://www.bp-advertising.com/j1q.shtml
赛雪干洗行业的知名品牌,作为第一家采用特许运营的洗衣企业品牌,历经20年市场磨砺,见

颠覆加盟  http://www.bp-advertising.com/xgtl.shtml
颠覆油画总部是一家从事手绘无框画,装饰画,油画、画框、制作,销售、服务于一体的艺术类

皖美加盟  http://www.bp-advertising.com/a3dw.shtml
皖美三轮车总部在滁州,有大型厂房,有自动生产线,有很强供货系统!企业不仅硬件设备非常

诺力达加盟  http://www.bp-advertising.com/ab0i.shtml
诺力达警示灯位于广东深圳市宝安区。主营功能很高亮手持式红蓝警灯、功能很高亮红光交通指

玩玩连锁加盟  http://www.bp-advertising.com/s0jw.shtml
www.playplay.cn

晶碘水晶画加盟  http://www.bp-advertising.com/6wo6.shtml
就在十字绣产品畅销的同时,市场上兴起了一种水晶3D立体贴画。它的出现打破了十字绣市场

星祝福加盟  http://www.bp-advertising.com/gs7r.shtml
暂无

三味一体火锅加盟  http://www.bp-advertising.com/h2d.shtml
在整个餐饮市场中,火锅美食一直都非常火,其中特色的三味一体火锅便当的出现,吸引众多创

雅迪电动车加盟  http://www.bp-advertising.com/bv51.shtml
雅迪集团是国内大型电动车、特种车、***、摩托车的集研发、生产与销售于一体的专业化、

京美世纪加盟  http://www.bp-advertising.com/p5h9.shtml
北京京美世纪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研发、设计、生产、销售为一体的企业,本公司主打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 妖精 受气包[穿书]第四章在线阅读

    漠上关,是中原通行北疆的关卡,过了关门就是进入北疆之地。几百年来,北疆一直与中原没有发生过大战,小磨小擦却时有发生。殷义跟着这支队伍已经走了半个月,路上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逃出去,眼看着就要过了漠上关,过了此关之后再想进关可就难上加难,所谓出关容易进关难,就是这漠上关了,只有持特殊的通关文牒才能不受限

  • 葬花忆第三章在线阅读

    “合金盾!”林菲儿左手铠甲快速延伸,化作一面半人高的盾牌。下一刻,长枪般的蛛腿,瞬间袭至。砰!林菲儿整个人倒飞出去了,手中的合金盾牌,更是应声凹陷下去。在众目睽睽之下,重砸在七八米外的废石上。暴起的一幕,撼动所有人的神经了。变异魔蛛明显是得理不饶人,张开巨颚,吐出大片墨绿色的液体。“是高强度溶酸!”

  • [网王+黑篮]淡定的赤司君焦头烂额

    这段时间,程楠有些力不从心,学校各种检查集中过来。当天她把所有的材料做好,同时存放在两个U盘里,心里叮嘱自己不能弄丢,但回家时就只剩其中一个了,顿时有些慌乱,是丢到班级了吗?或是插在办公室电脑上了?第二天她去办公室第一件事就是找U盘,但是连影儿都没看到,她又让学生去班级里找,也没找到。后来她有种最坏

  • 我能召唤修罗铠甲心腹之患

    “如今我已经按你说的做了,你也该告诉我你这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了吧?”城楼之上燕许儿面色不愉的对着身旁一言不发的余杭诘问道。“燕将军,你可知官家有哪两个心腹之患?”余杭并不回答,反而问了一个让燕许儿莫名的问题。“这和眼下有什么关系?”“有,当然有。”余杭面无表情的说道:“官家的两个心腹之患,其一便

  • 无限之终极魔鬼在线阅读一百零一

    乱步主动坐上了国木田的轿车,他跳进座位和对方嘀咕了几句后就接过了我手中的那袋零食,我依稀能分辨出几个字,大抵的意思是下次也别让某人来接他。是和武侦社的谁吵架了吗,不知道对方有没有准备哄乱步专用宝库,那可是必不可少的东西。说来不可思议,我在听到江户川乱步的名字后许多有关他的记忆都清晰了不少。比如我记起

  • [死神]夜息止第九章

    两天后,金太郎的网球俱乐部和龙马的网球部的参赛选手就去到了静冈的避暑山庄。静冈是个有名的旅游胜地,依山傍水,四季风光明媚。樱乃身为大坂网球俱乐部的经理,当然也跟随他们一起去。而对方网球部的经理伊集院成美因为父亲突然生病而没有跟随着来。承载的大巴是专用的,虽说是双方参赛选手的旅游度假,可同在车上,樱乃

  • 我在奇案小组当实习生在线阅读第7节

    安柔抬头怔怔看着他:“是你……”还真是他,原来她刚才没看错。而是,他怎么会出现在这种偏僻荒凉的地方?有很多问题想问,但她却无法问出,只能喏喏道:“你伤的怎么样?要不要去医院?”说着,慌乱的挣脱他就想离开。“无碍。”陆君霆毫不在意的吐出两个字,安柔还想找借口离开,陆君霆将身上外套一脱,披在她身上。“…

  • 农女桃花三十里第5章在线阅读

    俗话说的好啊,“过了礼拜三,不愁礼拜天。”星期天很快就要到了,我正盘算着该如何度过我的完美假期时,文艳突然跑过来和我说,“薇,你知道吗?群里发通知了,所有学生会成员要在星期天去山里做志愿活动。”“什么?”我张大嘴巴尖叫着说,好不容易才等到星期天,这回又要泡汤了,虽然满肚子的不情愿,但是作为一名学生会

  • 冷酷法师的俏鬼妻在线阅读第一章

    “慧文殿大学士秦翰,结党营私,屡受贿赂,本应处以极刑,以儆效尤。念其为官多年尚算勤勉,今发配北地,永世不得入京,秦府抄没,充入国库。秦家三代之内不得参加科考,入朝为官,钦此。”秦绵总觉得自己正做着一场噩梦,一道抄家流放的圣旨,让秦家所有人如坠地狱。父亲秦翰获罪被押解入刑部大牢,没过几天就因病死在了流

  • 整天沉迷于张继科在线阅读第9节

    在谷司令兴味盎然的相送中,她们启程。鉴于有专职警卫队护送,左一滕顺理成章的坐到谷白练身边,一路上继续发挥他的话唠本性,不断打听谷白练的兴趣爱好,云云。这大哥真水平,比她粘沈天斐的态度还好,韧性更强。明明她都连送白眼了,一点感觉都没有吗。好不容易距离梧桐苑2个街区,谷白练喊停,她可不想革命尚未成功,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