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劫后一千年之被遗留下的那一天

作者:辰南一月 来源:纵横中文网

那一日,命运塔震,时隔百年终于又有人踏上了那仅存于传说中能实现一切愿望的塔顶,并久久没有传来塔主更替的消息。更不知道那闯出塔的究竟是何方神圣,愿望又是什么。

那一日,九龙现世,天地仿佛混沌初开,被那一字排开的光柱 劈成黑白二色,光柱所在范围内的方圆千里,生灵寂灭,万兽臣服,但也迟迟不见名不见经传的强者横空出世,无敌于天下。

在那一日后,无数的强者再度蜂拥而来,一闯命运塔,其中有在这世上闯荡许久,打出自己名号的一方传奇人物,更不乏那些潜修数十年,如今却破关而出的老妖怪。他们或独行或结伴,或带着自己的一众人马,浩浩荡荡的前来命运塔下。每当一方强者出现,总是能够将原本沉寂如平静湖面的命运帝国激起阵阵波澜。

“我没看错吧?那人是成名多年的剑圣卓傲嘛,听说这家伙最近得到了剑神的传承,实力比当年恐怖了不知道多少倍。把曾经追杀他的仇人杀了个干干净净。我看这家伙应该能登上塔顶吧。”

“哼,这有什么,看那边那位,传说中数十年前一柄竹棍横行大陆的赤竹老人。据说原本闭死关他听到命运塔的消息,二话不说便直接出关了。要我看,这位的可能性大一些。”

“争什么争,没看见月夜帝国护国神宗的贪狼吞星大阵嘛,这个人数的大阵施展起来,前面的那两位都未必讨得了好。更何况带队的还是两位副宗主中的一位。要以实力而论,在座的谁是对手?”

“真是井底之蛙,没看见那副宗主盯着谁嘛?连星界域赫赫有名的蝴蝶夫妇都不认识,你们还真有脸在这说道?”

“蝴蝶夫妇确实厉害,但是。。。。”

天空中,地面下,无数的意念碰撞交流,无一不对这些慕名前来的强者们充满着兴趣。

而这些前来命运塔的人,尽管都有所掩饰,可眼中燃烧着的渴望却依旧压制不住。虽然所求不尽然相同,但目的是一样的——他们要征服这座塔。

每一批人马都自信满满,他们之间的敌意在望向那高不见顶的命运塔时,早已消失的一干二净。因为他们锻炼多年的经验和本能告诉着他们。这座塔,就是决定他们接下来命运的地方。是生,是死,是成功,还是失败?没有人知道,即便如此,他们还是对着自己心中的欲望,向着命运塔进发了。

每当一方强者闯塔,总是能够将原本沉寂如平静湖面的命运帝国激起阵阵波澜。————但也仅仅是,激起波澜而已。

一颗石子落入湖水中,也只能做到这样。

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一个月过去了,半年过去了,一年过去了。

没有人。是的,没有人。

没有人能从里面活着出来,而命运塔也再也没能传来那令世间颤动的音色。原本兴奋激动的人们,又开始冷却下来。他们又一次重新认识到了,这镇国之塔塔顶的金苹果,不是那么好得的。

能实现一切愿望的代价,是很残酷的。

没有人愿意为了虚无缥缈的机会白白送死。在整整3年的前仆后继之后。终于,没有人再来做闯命运塔的“傻事”了。这座吃人不吐骨头的黑塔,它的赫赫凶威重新把世人愚蠢的梦给粉碎。

于是人们这才开始反应过来,动用着自己能用的资源,展开天罗地网,搜索着当年闯入塔顶的那“小女孩。”但是所有的线索,都在齐齐指向星界域这片地方之后,便如同被快刀砍过一样整齐的断开了。再也无法深究下去。

至于那九龙现世的神迹,也同样有着不少人想去一探究竟,但是相比还有些蛛丝马迹可循的登顶命运塔之人。这边则是完完全全扑了个空。

没有神格显世,没有神兵出世。没有传承者的出现。一切的一切就好像是海市蜃楼,梦幻泡影。让人不禁怀疑,自己见到的是否仅仅是一个幻觉。

对于始终被未知迷雾笼罩的那一天所发生的事情,后来的人们,用“神遗之日”来称呼它,即“神遗留下的最后一日。”

那天所发生的事情,是神在世上最后的旨意,区区凡人,是无法探知究竟的。

于是乎,时间的车轮继续滚滚向前,“神遗之日”的故事,也跟命运塔一样,变为了世人闲暇时间的话头。也许,真正知道发生了什么的,也只有。。。当事者,才清楚吧。

。。。。。。

清晨的阳光一如既往的开始照耀着大地。也照耀着这片大陆中心令人心驰神往的地域——星界域。

这是传说中,众神最后决战之地。那一战中近乎所有的神明悉数陨落。他们的兵器,神格甚至传承,一切的一切都尽数遗留在这片大地上。将这片大地化作了一个难以估量的聚宝盆,静静的等待着人们去发现,去寻找。这里,便是接受神的恩惠者们的天堂。在星界域你可以找到一切让自己变得更强大的方法与手段;这里,便是无数传说的起源地。星界域所拥有的庞大资源是雄踞大陆三角的三大帝国之和都不能比拟的。

没有听错,是之和!

但凡从这里走出去的,无一不是天才中的天才,妖孽中的妖孽。“游历大陆三年半,不如星界域一游。”是的,这就是星界域。它硬生生的隔开了三足鼎立之势的命运帝国、月夜帝国和圣耀帝国的同时。广开门户任由三大帝国派送人手前来分一杯羹。将三大帝国的势力相互平衡在了一个微妙的点。

而最终能使三大帝国打消觊觎这聚宝盆念头的,仅仅是一个人。

星界域之主,是世上毫无争议的最强者之一。

没有人知道他活了多久,但是他一出现就给世间带来了翻天覆地的震动。

两百年前,他只身前往三大帝国,以一己之力,硬生生轰碎了月夜帝国举国之力布下的弑神杀阵。将圣耀帝国的光明神殿掀了个底朝天,随后又冲入命运塔,三天之后毫发无损的从塔中出来。仅仅是一脸遗憾的说了句:“惭愧,没能登顶。”

而命运塔主也立即发声“于此人为敌者,即是于命运帝国为敌。”

就这样,在做出这番惊世举动之后,他方才来到了这片地域。举手投足间,在原本毫无人迹三大帝国边际线上圈出这片聚宝盆。

“从此,这里便名为,星界域。”

“凡欲通神者,皆可来此地。”

“通神之路,只进不退。”

“星界域,只进不出。任欲出域者,再无进域之路。”

从此,星界域的盛名变流传至今,每一个得到神的恩惠,想要更进一步的人,星界域无疑是他们最好的选择。又或者是,唯一选择。

随着太阳逐渐升至头顶,在星界域某处山峰的峭壁上,一位少女晃荡着双腿,慵懒的靠坐在**峭壁之中的血色重剑上。任凭清风吹拂着她动人的鲜红色长发,哼着不知名的歌谣。

少女约莫16,7岁的年纪,修长的身材勾勒出近乎完美的曲线。雪白的脖颈上,拥有着令神明都嫉妒的动人五官,那世上任何宝石都会黯然失色的血色眼眸中,在阳光的照耀下流动着华美的色彩。而眉心处的淡红色曼珠沙华纹路,使得少女再原本青涩中带着成熟的同时,又充斥了一股无法令人拒绝的妖媚。

就算是再厉害的诗人,在这少女的面前,恐怕也想不出什么优美的辞藻去赞美她。因为任何词语在她面前都是那么苍白无力。

如果一定要形容她美貌杀伤力的话,那,只能用祸害和灾难来形容了。

是的,这位少女的美,足够给这世界带着无穷无尽的祸害和灾难。

少女沐浴在暖洋洋的日光下,悠闲的哼着歌谣,如同画中仙子,却又是胜过三分。

一曲哼完,少女拍了拍手,站起身伸了个懒腰,窈窕的身材毫无保留的散发着她的魅力,如果有人在场,恐怕会发狂也丝毫不奇怪。

而就在少女伸懒腰的时候,少女周身的空间不经意波动了一下。登时露出上钩了的表情的少女右脚猛地一跺剑背,“噔噔噔噔”地径直在峭壁上跑了起来。几个呼吸间便爬上了山顶,右手再一招,犹如活物的巨剑泛起红光,直接从峭壁上拔出,回旋着追着少女飞去,最后重重的插在了少女的面前。少女轻若无物的单手拔剑,遥指右侧的一处虚空“出不出来?”

“行行行,真有你的,小小年纪就这种杀伤力,再长大可少有人把持得住咯。”仿佛应了她的话,剑锋所指不远处的一处空间如同水波般荡漾开来,一名全身青袍,面容清瘦的中年男子从中走出。一脸无奈的看着眼前的少女。

“看了,有一会了吧?”少女收回剑,重新**地面。伸出右手,“我要的东西。”

男子点头,也没见其有什么动作,一道白光便从袖中飞去,稳稳落在少女手里。

少女像是早就知道一般,顺手就将这东西往脸上按去。稍作调整,就把这面具贴在了脸上,掩去了杀伤力惊人的俏脸。左右晃了晃头,道:“还凑合。”

男子听罢一头黑线,“这冰蝉雪羽面具可是你冰姨花了半年亲手做出来的,刀剑不入,探知无效,还能随时振奋精神,保持高度集中,全星界域就这么一副,你可宝贝着点。”

“那不要了,你帮我还给她。”少女不买账,反手就要揭去面具。急的男子连连摆手,“别别别,我的小姑奶奶,这东西要真还回去了,那我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少女动作一停,打趣道,“哦?莫说这极冰殿殿主,这大陆上能奈何的了你的人,一只手都数的清吧。”

“我说的不对嘛?域主大人?”

星界域域主脸色此时黑如锅底,“不,不是,你别这样。我哪敢跟你这打穿命运塔的小祖宗比较呢,你说是不。”

少女不屑的哼了一声,“花心大萝卜”

“是!”星界域域主马上低头。

“花花公子。”

“对!”

“臭不要脸的”

“没错!”

“玩弄别人感情!”

“对,是。。。。个啥啊”男人快低到地面上的头终于愤怒的抬起来,“我怎么了我就玩弄感情?”

“那你说说,我冰姨为啥追着你不放?我好像记得花姨也是?”少女面具下狡黠的目光投了过来,让域主登时一噎。思考了半晌后,捂头痛苦道:“男人,总有一生,都还不了的债。”

一时间,少女银铃般清脆的笑声回荡在山顶。

良久之后,少女平复心情,盯着域主,喃喃道,“这些年来,很感谢你。”

望着向自己鞠了一躬的少女,域主愣了一会,良久后才道,“我以为,你会怨我。这几年来,我做的,确实有点过了。”

“只是失去自由而已,被亲近的人监视着,也总比被恶心的人追杀要来的好。”少女淡淡道,“所以,你来找我做什么?”

“今天是什么日子,你知道嘛?”域主随口问道。

“是’神遗之日’,怎么了?”少女道。

“五年了,该说不愧是第九代嘛,你是我这么多年以来,见过的最强继承者了。说句实在话,也许用不了数十年,你就可以超越我,去探知更前方的东西了。”

“这话你这么多年间已经说过很多次了,如今又要再说一次?”少女疑惑道,“你是在掩饰什么?”

“这话,要问你。”男人先前的嬉笑荡然无存,澄澈的目光直直的看向眼前的少女,“你,是在掩饰什么?”

“你,瞒得过我,瞒得过你自己嘛?”

少女闻言如遭雷击,怔怔地定了好久,方才回过神来,迎着域主那能够直射灵魂的目光,发问道:“你,确定他会来?”

“如果,他来了,你要怎么办?”域主接着问。

“找到他!杀了他!然后。。。。。。。。”少女的语速突然加快,但又好似失神一般迟疑了下来。

“然后自杀,对不对。”域主没有客气,直接点出了少女心中所想。看着眼前慌乱的少女,重重的叹了口气,“你有想过,你的朋友们,会为你伤心难过多久?”

“我。。。对不起他们。”少女低下头,声音也随着低落了几分,“可是,除此之外,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

“不要想太多,一边向前看,一边想答案吧。相信我,你的路还很长。”域主拍了拍少女的肩头,转身离去,几步之内便重新融入了空气中。

“你在这里待的够久了,该回去,做你该做的事情了。”

少女冲着域主消失的地方再一次鞠了一躬,然后看向眼前的爱剑,轻轻吻了一下剑身,低语道,“走吧,再陪我,任性一回好吗?”

像是回应少女一般,重剑发出一声清脆的剑鸣,少女高兴的直起身。右手泛着红光,往重剑剑柄上轻轻一拍,下一刻,巨大的血色重剑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躺在手里的一条银白色项链,挂着缩小了许多的血色重剑垂饰。少女郑重的戴好项链。哼着之前唱过的无名歌谣,走下山去。

这一刻,原本平静的星界域,注定因为这位少女的再临,而变得不平静。

延伸阅读

[棋魂]神之一手的传承之你这个笑话不好笑(10)  http://www.jkbxgt.cn/xxud.shtml
《第五形态》有声小说,已在喜马拉雅APP同步开播,欢迎免费收听!李布能清楚的感觉到她

综漫:次元之旅在线阅读血缘与选择  http://www.jkbxgt.cn/ggar.shtml
不过穆伽蓝很快就给出了原因。“皇帝陛下做了检测,结果显示太子殿下和皇帝陛下不存在生物

OK,我喜欢的可是你(沙穆米妙)在线阅读第4节  http://www.jkbxgt.cn/bltp.shtml
学会了九阳神功、凌波微步、九阴白骨爪之后,秦方的实力暴涨了很多,最少现在已经不是手无

乱世巨星之拍卖会竞拍,精血被抢(1)(6)  http://www.jkbxgt.cn/ahp2.shtml
任白明心中浮现出来了一个计划,任白明比赵玉先走出了拍卖场,去成衣店买了一套和他平时穿

超凡二次元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jkbxgt.cn/uimp.shtml
最后一行南归的大雁飞过之后,片片随风纷飞的落叶旋转着落下,在花园的石径上渐渐枯黄。。

影后在晋江写文第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jkbxgt.cn/s115.shtml
“我……我在地图里的沫白市”刘吾支支吾吾的,是开心的支支吾吾。如果有人看到他的话,能

幸福深渊之第四章  http://www.jkbxgt.cn/dbng.shtml
林蓁险些惊讶的跳了起来——当然,他目前无法完成这样的动作,只能在想象中尝试一下。这绿

山海修罗传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jkbxgt.cn/xhqy.shtml
Kongphop疑惑地眨了眨眼睛,低头去看桌上的名片,待他看清上面的名字,心不由自主

[全职高手]No game no life之第六章  http://www.jkbxgt.cn/gzz2.shtml
古城的这场冰雨已经下了数日,时大时小,可就是没有停歇,整片山脉都被笼罩在云雾中,没有

网游之黑暗神话第二章在线阅读  http://www.jkbxgt.cn/gzc9.shtml
在一个小房间里,苏瑾坐在那里,感觉自己像是待审的犯罪嫌疑人,就差没戴手铐了。等了一会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快穿之摆脱女主命运第一章在线阅读

    夜晚总是一个矛盾的存在,在远离市中心的郊外它安静的可怕;而在弥虹闪烁的市中心它总是声色犬马,人声鼎沸,像是让人疯狂的的妖精。A市郊区,莫家的一栋私人别墅里穿着兔子服的少女此时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着**的归来;可能是等的有些不耐烦了,她拿起手机快速的拨通了那个通讯录排名第一的号码。电话接通的很快,少女

  • 穿到秦国搞基建 [参赛作品]橄榄枝

    第四章橄榄枝“什么!”听到这话,房间里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到了林飞的身上。“你有什么办法?”洪常青也看向林飞,他记得之前就是这位青年说产妇会大出血,建议剖腹产,只是被李建木给不屑的否决了。难不成,当初这青年真的看透了情况?不过,他现在怎么又改口说,不需要剖腹产呢?“我能让她顺产。”林飞捏着下巴,自信的说

  • 斗鱼之天王主播外门考核(上)

    时间如水,转眼间七天就过去了。清晨,云雾缭绕,从远处看缥缈峰如一把利剑直插云霄,随着云雾变动若隐若现,仿若仙境,随着周小真他们的靠近,才发现山脚下宽广的平台上早已布满人群。缥缈仙宗规定山脚下,只能参与选拔者在此,因此送行之人早在中途已折返。近三百人的参选者泾渭分明的分成两个小团体,上百名身穿华服的皇

  • 我是长公主之保护(4)

    “哐当……”高三六班的门被踹得撞在墙上又弹了回去,巨大的响声让整个喧闹的教室霎时静了下来。“谁是赵松?”少女清冷的声音不带一丝温度,她的眼睛扫向门口的一个女生,女生被这一眼吓得抬起手来颤抖地指向后排一个座位。宁晏看向后排,那个座位上正站着一个高大健壮的男生,他看着自己,脸上带着些不解,却还有一丝喜意

  • 穿越成小官之女在线阅读丽华夜总会

    海棠出院之后,发现她被停职一年,而姜司司也因为这件事受到了处分并且停职一年,刘烁更是因为他们两个受到了牵连。因为没有刑警的身份,她不能再继续查下去了,好不容易查了大半年的案子戛然而止,她又得被迫停职一年。她不敢去见姜司司和刘烁,因为一句对不起,不能挽回什么。而张词也因为她的冲动死了,那陌阳的事情又得

  • 西游之乾坤逸游清

    小白猜想自己的脚踝应该是扭到了,最好是尽快处理,不然一会要是肿起来怕是会影响走路。可Shy哥就在跟前蹲着,小白怎么也不好意思撩裤脚,脱鞋脱袜子啊。“内个……”“嗯?”“我……”Shy哥一抬头,那双眼睛即使隔着大黑框眼镜也能看出明亮和纯净,毕竟在他的眼睛里,没什么比英雄联盟更重要了。两个人对视半天,S

  • 肖奇传之变故(8)

    阿布和阿邦做出一个决定私奔,阿邦也受够了村里人的欺辱。唯一担心的就是奶奶,虽然奶奶脑子被打坏了时常记性不好但庆幸的是奶奶腿脚还算方便。要是慢点,赶点路还算没有问题。两人相约时日,想要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悄悄的走,找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三个人相依为命。转眼时间就到约定好的日子。约好晚上跟阿布带上点简单的

  • 这贪欢惹的祸第五章在线阅读

    “出来吧杨老师,放心,那几头丧尸已经被我杀了。”李大宝开口说道。杨洋开门走出来,只是身体明显有些发抖“你怎么在这?芸芸呢?她怎么没和你在一起?”李大宝愣了一下,真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杨洋还能这么关心杨晓芸“晓芸在楼下,放心,她很安全我这就叫她上来。”李大宝有些费力拎着棍子走到消防通道,“大壮,去把其他

  • 重生之良缘错在线阅读第三节

    小镇逢“七”赶集,也就是一个月有3次这样的集市。军阀混战,民不聊生,可以用来买卖的物品真心不多。来赶集的人也就想换点自己生活必要的物品。大街中央站着一伙人与一个人。一伙人带头的是个小胖子,芦苇荡附近的陆家**的小儿子。一个人就是一身粗布的鹿小宝。两伙人占据了一条街,有怕事的都躲开了,怕误伤到自己。“

  • 超物种崛起第8章在线阅读

    舞会上因为悠水的关系,不,因为凡烨,确切的说是因为欧阳凡烨的关系,不少知名的导演和编剧来找墨灼聊天,墨灼受宠若惊,但是心里明白他们是给欧阳凡烨的面子,还是有点怪怪的感觉。舞会结束,悠水谢绝了凡烨送自己回家的请求,直接来找墨灼,在大家的注视下回到了公寓。“你为什么拒绝欧阳凡烨送你回家?是怕他知道你和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