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离婚后我成了狗男人的心尖宠之兔子安妮(四)(5)

作者:彧南茜 来源:晋江文学城

孟佳轻“咦”一声,林知知条件反射的握紧双手,却见她嗤笑一声用力踩着徐鹤的背和手来到她的面前。

她弯下腰上上下下打量着林知知,那种眼神就像在欣赏一件艺术品的价值。

“我现在不想这么做了,我感觉啾啾活着比你活着更有价值。”

“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徐鹤心头一慌,他用尽力气爬起来,刚想踹过来,突然动也不敢动了。

孟佳掏出一把□□抵在他的额头,逼着他后退了几步,声音轻轻的,像是在哄无理取闹的孩子,“乖,要知道最好别惹新枪手,可是会一不小心就走火的哦。”

徐鹤举起手,额头上的汗一滴一滴坠落,他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孟佳,有话好好说,你先把枪放下。”

孟佳偏过头看了一眼面面相觑的陆宁二人,“本来我还在想第四个**了,多少能碰见个有意思的,没想到还是一窝的孬种。”

陆宁涨红了脸狡辩,“我刚刚是因为伤还没好......”

“林啾啾伤还没好的时候,可是直接帮你拦兔子了,不然现在你连站在这的资格都没有了。”

陆宁自知理亏,他心虚的低下头,不再开口。

孟佳歪着头看向林知知,挑挑眉“把你包里的东西扔出来。”

现在这局面有枪的是大爷,林知知也不和她杠,将背包拉开把里面的东西露出来一点。

几乎是一瞬间,她背后的水流动了。

林知知亲眼目睹背包里的东西突然少了一半,她的帽子沉沉的,似乎还有易拉罐在里面碰撞,要不是帽子就快放不下了,她都怀疑背包里的东西要空了。

眼前还有人拿着匕首拿着刀虎视眈眈的盯着她的吃的。

暗地里却来了这么一招偷龙夺凤。

林知知,“......”好刺激。

几人果然没有注意到异常,作为一个合格的独居人士,必备就是周五下班的时候去超市囤一大堆零食,周末宅在家看剧,所以哪怕是经历了两天背包里还剩不少存量。

一共六块巧克力,两包火腿肠,四个卤蛋,还有两包方便面,藤椒牛肉的,她的最爱。

她略有不舍的把东西全拿了出来。

“好了,都在这里了。”

孟佳用脚把背包挑起来,翻了翻扔在一旁,刚好砸在一旁的方便面上。

林知知感觉背后的帽子一重,孟佳再扔开背包时,藤椒牛肉面只有一包了。

她心情莫名的好,弯了弯嘴,掐了一把大腿才控制住眼里难得的笑意。

“大家看到了,东西都在这了,这局**毫无疑问一损俱损,又不是第一次玩**了,心里都有数,这样,所有东西我们每人分一样,多出来的谁想要的话谁就需要做今天晚上的鼹鼠。”

苏广博弱弱的抗议,“这个方法太不公平了,那我们被排除的拿了这些东西的话,岂不是毫无意义的去送死,浪费一个机会,还是说你一开始把这个多余的物资选择权留在了你和徐鹤的手上,你这是......”

“砰——”他的话还没说完,就察觉到一阵疾风往这边袭来,苏广博快速的移开身子,离他脸不到一寸的墙上落下一个深深的弹印,还冒着丝丝烟气。

如果不是躲得快,估计他已经没命了。

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还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哎呀,走火了。”

孟佳收起枪,颇为不好意思的眨眨眼,眼底却没有半点歉意,“都怪这枪走火走的太快了,我可要好好拿着,对了,你刚刚说什么?”

苏广博暗恨恨的撇过脑袋,不敢再开口,孟佳冷笑一声把东西随意的分了分,“没有实力最好闭嘴,多的东西谁要?”

孟佳分的草率,多出来的东西里还有两块巧克力,一包藤椒牛肉面。

对于普通人说可能是平平无奇的东西,但在这种情况下,一包调料都显得无比珍贵,毕竟最多还要在这房子里待两天。

但被当作鼹鼠代价也是不容小觑,毕竟有陆宁这个前车之鉴,谁也不会轻易拿自己的命去做*注。

孟佳晃着她细长的腿似乎一点都不在意谁会去当这个鼹鼠。

林知知看着方便面有点心动,她感受着自己帽子的重量,让自己努力意识到自己是个菜鸡的事实。

“我来!”

随着徐鹤话落,林知知注意到他头上的小白条又跳动起来。

徐鹤在说谎。

“东西我要了。”

他举着刀跑到多余的零食面前,将他们一股脑的抱进怀里,然后默默无声的蹲在角落里,防备的看着众人。

孟佳跳下桌子,小皮靴当当作响,“好,别忘了刚刚的约定。”

她像是一点都不怕徐鹤反悔,悠闲自在的走到林知知的对面,直接和衣睡下。

苏广博和陆宁关系似乎好上了不少,两人还背靠着背保存体力,注意到林知知投来的目光,苏广博捏着手里的巧克力窘迫万分。

“啾啾,我也不知道刚刚徐鹤怎么那么大的力气,你没事就好。”

林知知点点头,余光瞥到他手背上的伤口,那是他刚刚阻拦徐鹤时被划伤的,深可见骨。

苏广博把手缩了缩,讨好一笑的闭上眼。

徐鹤身上都是血,比起这些他的神经似乎更为虚弱,有一点风吹草动都想跳起来,他不再看林知知,一双眼睛死死盯住孟佳,仇恨又忌惮。

林知知看着他的模样,若有所思,如果她们开始的推论都是正确的话,其实鼹鼠无非就是孟佳与徐鹤之一,哪怕今天她们又投错,明天也一定能找到卧底,那孟佳又是为什么给出这个选择呢,是为了多拖延一天吗?

不管徐鹤今夜熬不熬的过去,明天她仍旧是最大的嫌疑身份,孟佳又何必弄出这样一场大戏。

房间里又慢慢恢复寂静,林知知把小背包捡回来,抱在怀里假意取暖,其实想偷偷的将帽子里的东西放回去。

她不敢有太大动作,蹭了老半天,终于有东西掉了下来,她开心的伸出小手往后一探。

方便面...空袋子,嗯?空袋子?

林知知再三摸索这才确认掉下来的确实是一个空的方便面袋子,里面连调料包都没给她剩一口。

她压抑着内心的悲恸继续去蹭帽子,掉下来的是好几根火腿肠...空袋子...

卤蛋...空袋子...

跳跳糖...空袋子...

辣条...空袋子...

甚至连易拉罐都是空的。

到了后面她已经麻木了,果然像她这种万年低欧人士,就不应该幻想自己欧气爆棚,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还有大佬扶持。

除了几个巧克力,其余的都被那股“强盗”水流吞噬的一干二净。

“......”

在她万念俱灰的把最后一个巧克力偷偷装进背包里的时候,巧克力面上突然出现了一颗鲜红的果子,小小的,像是刚长大没多久的圣女果。

她悄悄地抬眼,周围没有人注意到她的动静。

自从进这个**大家就没有喝过水了,嘴唇早就干裂开来,她望着鲜艳的红果子猛地吞咽了几口口水,最终还是惜命怕死的念头占了上风,她合起背包链子,干脆眼不见心为净。

*

滴答滴答——

白炽灯嘶啦嘶啦的响了几下,外面的敲门声突然响起,这次没等人开门,它直接踹门进来。

安妮比昨天晚上更凶狠几分,还是小兔子形态的它,獠齿已经开始止不住外露,大量的唾液从它舌尖流出,它歪着脑袋乐呵呵的笑着,“可爱的安妮已经回家啦。”

孟佳抬脚将缩在后面的徐鹤踹出来,红唇轻启,再一次询问关于**的线索,“安妮,你的哥哥姐姐长什么样?”

安妮望着地上的徐鹤,痴痴的笑开,低落的口水砸在徐鹤的脸上,徐鹤仿若一只惊弓之鸟,大声嚎叫起来。

“我可怜的哥哥昨夜以为渡过生死劫,

我善良的姐姐剩余的食物已不够,

若是抓不到那可怜的鼹鼠

明夜晚饭就拿她们来凑。”

这次的童谣声比往日的声音更大,林知知揉揉耳朵,听见房间上空冰冷的机器声响起。

“叮咚,今日NPC问话已结束,请在十分钟后找出鼹鼠。”

这次的线索似乎也只是排除了林知知而已,另外一个关于哥哥的身份并不明确,徐鹤却像发现了大秘密一样冲其他人大叫出声。

“安妮透露了这么多线索,林啾啾都被指了两次了,今天晚上那一条指向我们三个任何一个都有可能,但绝对不会是孟佳,我投孟佳是那只鼹鼠!”

林知知一早便知道徐鹤会说谎,她也猜到以徐鹤胆小自私的性子不可能安心做鼹鼠,却没想到开局就直接把污水引到了孟佳的身上。

孟佳冷笑一声,像是早就猜到这个结局,她动了动手腕,,毫不犹豫的开枪,只听徐鹤惨叫一声,直接跪倒在地,他紧紧捂住的小腿,大量血迹渗出。

自相残杀的一幕让整个屋子里的人都开始措手不及,陆宁掏出匕首防备的,站在徐鹤的面前,声音因为恐惧开始上下打颤,“孟佳,你真的是鼹鼠?”

孟佳吹了口□□,一把拉住旁边试图远离的林知知,冰凉的手指往他帽子里探,“咦,帽子里的就吃完了?”

林知知毛骨悚然,对方眯起眼,喜滋滋的一笑,像拍小狗一样轻轻的摸了摸林知知的脑袋。

她压下来的声音不像平常的御姐音,反而带着几分低沉,“乖啾啾,我还挺喜欢你的,不想死的话就和我一起把苏广博投出去。”

林知知被她摸得起了全身鸡皮疙瘩,对方却像找到什么好玩的东西一样,用力撸了撸,突然皱紧眉头在她脖颈处嗅了嗅。

林知知警惕的握紧匕首,生怕这个喜怒无常的女人一口咬断她的脖子。

孟佳闻了好一会儿,确认了什么一样抬起头,一脸嫌弃,“啾啾,你都臭了。”

林知知:“......”你才臭!你全家都臭!

菜鸡林知知不敢反抗,只能小幅度的晃了晃脖子以表达她的不满。

孟佳似乎被她的反应乐住了,她眯眯眼笑开,“看来得加快解决速度了。”

刚刚被点名的苏广博睁大眼,脸上的肌肉紧绷,周身杀气暴露出来,“啾啾,别听她的,她打伤了徐鹤,又想投出我,就是想触碰**规则,让我们直接死掉两个平民,自我淘汰。”

孟佳一点都没有被拆穿计谋的恐慌感,她举起枪朝顶上,用力开了一枪,在众人条件反射的躲避中慢悠悠的开口。

“玩家找到鼹鼠苏广博,申请**直接开始。”

延伸阅读

九利正韩国商品加盟  http://www.widdersteinlauf.com/gxa3.shtml
威海九利正韩国商品工厂店运营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6月,由威海九日进出口有限公

朝歌加盟  http://www.widdersteinlauf.com/nea7.shtml
朝歌家具项目介绍:现代化家居生活重要的支持家居生活的品质,所以好的家具是很重要的。朝

新龙信汽车销售加盟  http://www.widdersteinlauf.com/grvy.shtml
中国重汽济南新龙信汽车销售有限公司是多年从事中国重汽重型卡车及配件供应的一级品牌专卖

顺美男装加盟  http://www.widdersteinlauf.com/s1ra.shtml
北京顺美服装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顺美公司”)成立于1985年,是北京顺义区农工商

正驰加盟  http://www.widdersteinlauf.com/p29j.shtml
正驰汽车用品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经营企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水果会加盟  http://www.widdersteinlauf.com/uomo.shtml
郑州市避风塘饮品有限公司,为十年餐饮老品牌,拥有港资背景。公司自2005年开业以来,

瑜满楼流河火锅加盟  http://www.widdersteinlauf.com/uxky.shtml
瑜满楼流河火锅主要是以鱼为主的火锅,它拥有正宗的麻辣味道,它主要食材鱼有两种可以选择

耀启加盟  http://www.widdersteinlauf.com/pjst.shtml
耀启床上用品总部是枕芯、保健枕、记忆枕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

宝铭装饰装潢加盟  http://www.widdersteinlauf.com/x0u7.shtml
广州宝铭(B&M)室内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是专职办公环境设计、装饰施工及办公家具系统、高

驷海加盟  http://www.widdersteinlauf.com/p8z2.shtml
驷海化妆品创立于一九四六年,一开始只是化妆品的经销公司,以美发用品起家,现为日本第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之顶级超模算账

    “不早了,我先走了”既然陈慕白来了,温锦笙也不好打扰他与苏浅的恩爱,便随意找了个理由以免自己没有眼力见,成为一个亮闪闪的小灯泡。“甜甜,这才九点呢...没关系的,我们不要管他”。苏浅撅着嘴巴,埋怨地瞥了身旁的陈慕白一眼。“你先回去吧,我今晚去甜甜那睡”。“不行”回应她的,是异口同声的拒绝。“为什么?

  • [综]十代兔的冒险在线阅读第1节

    故事的开头必须要介绍下这个韩国CK集团的背景,他的前身就是韩国最大的财阀李世金融家族,整个家族涉及的产业覆盖面很广,大到医疗机构,小到厕所厕纸,都与韩国人的生活息息相关,占到韩国年度GDP的20%,纳税大户的企业宣传招牌,挂在了韩国的大街小巷。CK虽然是家族企业,但是它的成功在于它的第二代领导人,也

  • 何志军是我老爸在线阅读第六章

    胡秀敏觉得自己最近真是太不顺利了!自从她得到系统之后,一直都是顺风顺水的完成着系统交给她的任务。从之前靠着系统提示得到兄嫂的喜欢,到救起季锡,成功打败北戎。每一件事情她都完成得很好。但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却失败了。明明庆功宴那天季锡都已经被自己拉进房间也没有意识了,怎么会突然醒来呢?而且后来闹事那件事

  • 潜伏在明家的日日夜夜(伪装者明楼BG)在线阅读第7节

    林瑞对顾奕新的内心活动一无所知。林瑞搓着手,三两步走过去,一只手按在顾奕新肩膀上,轻轻一推。没推动。他定了定神,又加了把力。终归是个小美人,刚开始,要怜惜。不敢太用力,怕弄痛了,不美气。但顾奕新纹丝不动。……这就有点尴尬了。林瑞愣了愣,终于眼底浮现一丝狠色,使出他吃奶的劲,狠狠一推。顾奕新终于动了。

  • 无双赵子龙在线阅读第九章

    楚武王熊通死后,他的儿子熊赀继任王位,史称楚文王。楚文王也是一位雄才大略之君王,他继承父亲的事业,并开始将楚国的势力向中原地区渗透,从此楚国成为中原诸侯的心腹之患。在楚武王时代,楚国的势力一直仅限于淮河以南,这只南方巨鳄现在开始露出锋利的牙齿,随时准备游向淮河的北岸,将这里的诸侯国一口吞食进巨大的腹

  • HP细水长流之一杆帝皇枪

    这一日,青锋剑出了锦州,东至杨州。“这南方三州啊,最下面的冥州不说,酆都那个鬼女人不许我驻兵,我也没咋管。”老人给旁边坐着的夜宁说着。“上面挨着的锦州和杨州那都是出了名的美女多,这一点你师父那个老家伙倒是没骗人。”这几日的相处,夜宁渐渐和这位麻衣老人熟络了起来。他知道这是皇帝。不过于南子每每醉酒以后

  • 火影之御天传在线阅读第九章

    苗安一直以为,自己是和悠悠相依为命地活着。且不说他来自现代,习惯了遍地是独生子女的生活,就是在这个世界醒来后这么久,也没见阿么或阿爹的任何兄弟姐妹出现,他自然认为是没有的,可其实细想想就知道,在这么个需要劳动力的世界,秋文这种独生子女才是少数。所以,当一个身体发福,浓妆艳抹的……呃,阿么,出现在家里

  • 勿点2在线阅读第九章

    秋月城号称春秋国七大主城中景色最为优美的一个。秋月城临近卧龙湖,湖中有个桃花坞,每年三月,上面桃花盛开,香飘十里。每到这个季节,四处的游人都会来到这里赏桃花。然而此时正值盛夏,桃花已过了季节,又正值晌午,整个湖上都看不到什么人。桃花坞上有个酒楼,名叫天心楼,据说秋月城建城的时候,这个酒楼就已经存在,

  • 杀戮之伤在线阅读第五节

    黛玉在船上的日子过得很是平静。隔日,她去探望琏二哥。贾琏对这个小表妹并不十分熟悉,不过因为妻子王熙凤常爱在他面前提起黛玉,所以对黛玉的情况还算是了解。贾琏听闻黛玉来访,连忙叫人穿戴梳洗,开门迎接。黛玉对着贾琏行了一礼:“琏二哥可还安好?”贾琏吩咐人上茶,笑道:“我不过是受了点轻伤,并无大碍。”他四面

  • 锋锐在线阅读第四章

    “好手段!”就连我也不得不赞叹一声,这显然是幕后黑手为了防止尸煞逃脱而使的手段。倒插棺让尸煞被动的吸取地气,尸体悬空就接触不到地下的煞气,这样就能借助地气中和本身的煞气,当煞气熬尽,地气满盈,尸煞就能成为僵鬼,并且没有了暴戾的煞气也就便于控制。而倒吊人则又是一重,不仅防止尸煞暴乱逃脱,更是借用西方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