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远忧近愉得神秘空间

作者:止少 来源:晋江文学城

怎么办?这些黑衣人好像就是冲着她来的,而且这个领头的黑衣人好像很强大,翻手间就可以让人消失。她要是被发现,肯定命都没了。

她虽然震惊于眼前这超出她认知的一切,不代表她想要就此丢了性命啊!

怎么办?

凤卿见黑衣人的手已经触碰到了藤曼,吓得都已经忘了呼吸。

要是可以在他们面前消失就好了!

想到这,凤卿的身影突然,凭空就消失在了山洞中......

而头戴帷帽的黑衣人,撩开了藤曼,感知到了让她熟悉的冰系灵力,分明就是霖奴所留。偏偏小山洞中空无一人,又似乎有人在此躲藏过。黑衣人帷帽中的脸上露出了几分深思,终于冷哼一声放下了藤曼。

“她就在这附近,找到她!”

“是!”

周围的黑衣人附和道,当即更认真地搜索了起来。

.......

凤卿感觉她又在做梦了。

此时她正站着漂浮在一片似湖似海的水面上,而她不远处,像电影播放一般,各种各样的片段循环播放着。

她有些茫然又惊异地看去,这些片段中,皆是一个叫凤卿的小女娃与一个叫阿霖的人的生活片段。

凤卿看那叫阿霖之人,分明就是之前拿了木盒给她,又被黑衣人化成冰雕的那个妇人。

而画面中的小凤卿,长相与原本的她竟然有六七分相似。只是她因先天不足,脸色长期呈现苍白青黄之色,根本不似这片段中的小凤卿明媚好看,五官精致得好似洋娃娃一般。

画面中的小凤卿不止是和她长得像,连生日都一样是在7月11日。

凤卿满脑子疑问地看着眼前的画面。

片段一中的小凤卿还是一个小小的婴孩,在很是年轻的阿霖的怀抱中甜甜地笑着喊“娘亲,娘.....娘亲......”。

阿霖穿着粗布衣裳,长相极为清秀,也满目慈爱地看着凤卿,将凤卿放在嘴里的小肉爪拿了下来。

“阿卿,我不是你娘亲,我是阿霖,你叫我阿霖,来,阿.....霖.....阿....霖。”

“阿.....娘.....阿...娘....”

“不是阿娘,是阿霖,阿....霖......”

然后另一个片段中,凤卿三四岁左右,阿霖带着凤卿在搬了多次家后,搬到了一家豪富家旁边。阿霖白天去豪富家做工,便将凤卿托给隔壁的大娘帮忙看着。

小凤卿摇晃着小身子要跟邻居家的小朋友们一起玩,却被小朋友一把推到了地上。

“我们才不要跟没爹的孩子一起玩!”

“就是!娘说没爹的孩子就是野种,我们不跟野种玩!”

“你走开!”

“走开!”

.......

几个小朋友呵斥着小凤卿,其中有两个胆子大些的孩童,还捡了地上的小石头丢到凤卿身上、脸上,砸得小凤卿一脸脏污红肿。

小凤卿只瞪着眼睛,眼中噙着泪泡,却瘪着嘴不肯掉下来。

正巧阿霖下工回来,连忙赶走了一帮小朋友,很是心疼地把凤卿从地上抱了起来,扑拉完凤卿身上的尘土,两只眼睛通红地拿着手绢给凤卿擦脸。

“阿卿,你别听他们胡说,阿卿是世上最珍贵的宝贝!”

小凤卿终于没忍住,呜哇一声扑在阿霖怀中大哭了起来。

片段转换中,小凤卿又渐渐长大了,似乎已经是七八岁的模样,小脸白皙光滑,五官精致好看。而画面中的阿霖与小凤卿又搬了好多次家。

阿霖白日需要帮隔壁的大娘浆洗衣物,晚上点了灯,就会一个字一个字地教凤卿识字、写字。虽然阿霖做工辛苦,自己穿着粗布衣裳还打着小布丁,给小凤卿穿的却是难得的绸丝衣裳,完全不像一个寻常百姓的打扮。

而白日,阿霖也再也不让凤卿出门了。

“阿卿,今日你可有行筑灵之法?”

小凤卿放下手里的笔,乖乖点了点头。

“阿霖,为何我每日都要行筑灵之术,明明我根本无法筑灵阿。”

阿霖听到这句话,放下手中的针线,跪坐在凤卿旁边,一脸庄重严肃地看着小凤卿。

“阿卿,你要记住。你一定要筑灵,你必须筑灵,只要不放弃你就一定可以筑灵的。只要你一天不筑灵,就一日不能停止行筑灵之术,记住了吗?”

“好,我知道了。”凤卿虽然不解,却也乖乖应下。

阿霖见此,脸上带着一抹安慰的笑容,让凤卿乖乖盘膝做好,手中凝出白色带着雪花纹样的光芒,沿着凤卿的全身游走着。

良久之后,阿霖脸色发白,额头微微渗出汗水,收回了白色光芒,眼中满是绝望,只是抬头看着小凤卿看向她的关心的目光,才又露出一抹安慰的笑容。

“我没事,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

凤卿看完了所有的片段,然后就看到眼前的片段纷纷变形,汇聚出一个带着五色光晕透明的小凤卿,就那么站在了凤卿面前。

这.....又是什么意思?

凤卿只见透明的小凤卿似乎对着她笑了一下,伸出了自己的小手。

凤卿有些恍惚,也本能地伸出了自己的手。这一看,她的手竟然也是透明的,并且也是散发着五色的光晕。

然后一阵白光闪过,凤卿只觉得眼前一花。

再睁开眼,凤卿感觉浑身都很舒服,甚至似乎灵魂深处仿佛突然圆满了起来。

没有了让她几乎要晕厥过去的疼痛感,也没有了轻飘飘好似不是实物一般的不确定感。只觉得全身泛轻,舒坦得她都想**一声。

睁开眼,已经不是在憋闷的山洞里,而是在一片雾蒙蒙的空间里。入眼可看的大小大概一亩地左右,空荡荡的,地上只长满了青草,而青草地中间有一个小小的水洼。

凤卿走到水洼边一看,水洼自己慢慢流动着,像活了一般,还有一丝丝雾状的气体从水洼中飘散而出,向着空间四处而去,循环不绝。这些雾状的气体也慢慢渗入凤卿体内,凤卿只觉得浑身暖洋洋的,舒坦得四肢都麻麻的。

凤卿蹲坐在水洼边,觉得这水洼很是神奇,刚想伸手去探探水洼,却看见水洼映出一张陌生却又有点熟悉的小脸,瞬间愣住了。

这是水中照映的分明是小凤卿的脸,8岁的小凤卿,刚刚她看到的那么多的片段中的主角,小凤卿。虽然小凤卿只有八岁,却眉眼精致,一双眼睛似会说话一般灵动。和总是脸色苍白,毫无人色的她完全不一样。

凤卿愣愣地坐在了地上,回想着一切。

若是她没记错,她应该是在去出国旅游的飞机上,时间是2014年7月14日。当时,飞机似乎是遇到了强烈气流,然后她就.....

凤卿想起当时她漂浮起来,然后看着原本的自己还在座位上的画面,瞪大了眼睛。

所以她,死了?然后灵魂出窍了?当时在飞机上那个奇怪的画面就是她灵魂飞起来了看到了她自己的身体?

是啊,以她那么虚弱的身体情况,在那么剧烈的飞机动荡下,应该是活不下来的。后来她似乎好像是被吸入了什么空间缝隙中,就再也不记得事情了。

然后再醒来她就变成了八岁的小凤卿。

那她漂浮在湖泊一样的水面上的画面又是什么?

对,那是小凤卿的记忆。

生活在这里的小凤卿的记忆!难怪最后那些记忆化为了小凤卿的模样,应该就是小凤卿的灵魂了。

然后小凤卿的灵魂和她的灵魂合为一体了?!

那为什么醒来的是她的灵魂,而不是小凤卿?小凤卿的灵魂哪里去了?!

凤卿突然想起,在那个小小的山洞中,自己曾血流满面,后脑勺一直剧痛的情况。伸手又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凤卿不禁又一阵惊疑。此时的她,后脑勺已经没有了那个巨大的鼓包,她身上除了血,竟然一点伤口也没有了。

凤卿努力回想了一下,在属于小凤卿的记忆中,成功找到了关于这一段受伤的片段。

片段中,是小凤卿与阿霖两人被一个黑衣人发现踪迹,黑衣人在掐裂一块玉诀后和阿霖打斗了起来,两人也正是在打斗中伤了小凤卿的后脑勺。

而后小凤卿就昏迷不醒了。

凤卿猜想之后应该是阿霖背着小凤卿一路逃跑,最终逃到了她醒来之后的那片山林中。

当时的小凤卿应该是受重伤的,也就是她接手的这具身体原本应该是受了很重的伤。

凤卿想起之前她摸到的那满手血,以她药剂师所掌握的常识来看,恐怕原本的小凤卿早已经流血过多而亡了。

如果小凤卿已经死了.....

那就是21世纪的她因为飞机事故死亡了,灵魂进入了因重击后脑勺,流血过多而亡的小凤卿身上,并且她还得到了小凤卿的所有记忆,成为了现在的小凤卿?!

可是为什么是她?为什么飞机上那么多人,就只有她的灵魂飞了起来?而且就这么巧,这个身体也叫凤卿,且与她长的如此相像,连生日都是一样是在7月11日!

难道只是因为他们长得像,且生日名字都一样她的灵魂才会被吸引到小凤卿的身上?

凤卿只觉得她真的无法想明白这一切。她总觉得她会在小凤卿身上重新醒来,绝对不是意外,绝对是有什么她现在无法得知的联系。

反正她现在已经是8岁的小凤卿,凤卿心里也有些庆幸自己还能继续活着。在她看来,能活着就已经是最大的幸运了。

又想起她身上的伤似乎一瞬间不翼而飞,只剩下一身血迹的事情。还有她刚刚不是在山洞中吗?不是快被那个戴帷帽的黑衣人发现了吗?怎么突然又变成在这个地方了?

凤卿看着四周雾蒙蒙的一片,还有脚下这一个小小的水洼,和一片青翠的草地,不过一亩大小,却充斥着让她浑身舒服的空气。凤卿站起来走到边缘,在最靠近浓厚雾气的部分,伸出手想要触摸浓雾,却见她的手伸到浓雾之前,仿佛就被一层透明罩子隔离一般,再也伸不出去。

换了各个位置都尝试了一遍,确定这浓雾真的是看得到碰不到之后,凤卿虽然还是觉得浓雾之后肯定还有东西,却也因为没有办法只能放弃回到了水洼边。

凤卿见周围实在是没有什么异常,叹了口气坐回了草地上,努力回想进入这个神秘空间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

阿霖给了她一个木盒,然后她打翻了木盒,看到了一颗五彩的石头。

凤卿转头看到了在水洼旁静静呆着的木盒,见到木盒没有丢,随着她一起来到了这个空间,就继续回想着。

后来她捡起石头的时候,石头就化成一道光钻进了她的眉心不见了。然后阿霖被.....

想到这,凤卿觉得胸口又是涌起一阵细密的痛感,直深呼吸了好几次才缓了过来。

看来,小凤卿与阿霖的感情真的很好,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凤卿自己是在孤儿院摸爬滚打,好不容易长大的,虽然没经历过父母之爱,却也曾经渴望过,自然也能理解小凤卿与阿霖之间的感情确实已经是比亲人还亲了。

凤卿缓了过来,尽量控制着情绪继续回想当时的事情。

阿霖之后,就是那带着斗笠的黑衣人靠近她,她实在害怕就.....

对,她想着自己能消失就好了!

所以是她的脑中出现想要消失这个想法,她就从山洞中消失,来到了这个神秘空间吗?!

那她要出去呢?

一想到这,凤卿只觉得眼前一晃,又出现在了那被藤蔓围绕的山洞中。

延伸阅读

千优虹加盟  http://www.andyintokyo.com/dodl.shtml
千优虹化妆品是一家美容护肤日用品化妆品等产品的经销批发的有限责任公司有限公司的产品在

硕硕烧烤火锅食材加盟  http://www.andyintokyo.com/dj0.shtml
在家做火锅、烧烤,原来买食材很麻烦,要一家一家跑、一家店一家店选购,这样才能买到齐全

叙福便利店加盟  http://www.andyintokyo.com/bb8g.shtml
广东叙福便利店有限公司隶属于好莱屋集团旗下,成立于2016年,业务遍布广州、深圳、东

星航干洗加盟  http://www.andyintokyo.com/zu3.shtml
星航干洗作为干洗行业中的人气品牌,在发展中一直秉承公司诚信经营、用心发展的理念,通过

腾峰金属制品加盟  http://www.andyintokyo.com/n8a5.shtml
腾峰金属制品主营井盖、篦子等。在冶金矿产-铸造及热处理设备行业获得广大客户的认可。公

赫米/HONMIR加盟  http://www.andyintokyo.com/pa2u.shtml
赫米主营欧式、美式、日韩风格的树脂工艺品,倡导品位家居用品“品质、品位、品人生”消费

天恩小球藻加盟  http://www.andyintokyo.com/gvzt.shtml
天恩小球藻能以均衡营养,合理膳食为核心理念,为男女老少提供健康养生服务,个性的养生手

婴倍爱加盟  http://www.andyintokyo.com/jps.shtml
“ENBYO婴倍爱”,是法国依曼国际集团有限公司旗下主打品牌,以绿色、天然、更安全、

纯歌派对量贩式KTV加盟  http://www.andyintokyo.com/su8h.shtml
无锡纯歌派对餐饮娱乐管理有限公司协韩国顶级精英合力打造新型KTV,该品牌整合国内外K

伊莎莱布艺加盟  http://www.andyintokyo.com/xopv.shtml
由于窗帘行业的入行门槛低,所以各省市各地夫妻店式小规模厂家也如同雨后春笋般的出现,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越带着废物空间奔幸福【夏爷爷的遗愿】

    用成绩证明了自己的能力,夏季高高兴兴的抱着平板电脑一溜烟儿回房间睡觉去了,至于是不是真的睡觉,大家心里都有数,现在是放假,夏季还没上小学,能多玩一会儿就多玩一会儿,上了学之后,可就不会像现在这么轻松自在了。对于夏季可以拥有自己独立的房间,幼儿园里那些家在镇子里或者市里面的小朋友——这些小朋友因为这样

  • 万界之我给皇帝做家教第1章在线阅读

    秋风箫瑟,枫叶飘落。少女伸出纤纤玉手弹拨着琴弦。美妙的音符一波又一波地涌出,仿佛与新生的生命一样迫不急待地钻出小脑袋来,看着这个新世界。音色时而柔和,时而强烈。令人震惊,令人感动,更令人沉迷到忘我的境界。呐!宠物小吟正在无声地流泪着,地上湿了一片。若是平时,小吟必哗啦啦地哭出来了,只因不忍心打扰这份

  • 极品小王爷第九章在线阅读

    “还要多久才能离开这里啊?”“差不多三天吧。”冯羽骑着马,阿诺在后面抱着他。“还要这么久啊!”“你这是急着要去哪里啊?”“没有,我只是不想呆在这里而已。”“我也巴不得你赶紧出黑森林,这样我就清静了。”“只怕你到时候会舍不得我~哼!”阿诺把脸贴在冯羽的背上,她闻着衣裳淡淡的清香,陷入陶醉。“吁!”马突

  • 五行缺草逃亡

    穆贵龙看到这一幕,长出了一口气,原来这一切都是个梦。可能因为梦里的事情没有真实发生,穆贵龙的心情好了很多,不由把音乐放得更大声了,还哼了起来。小娅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把自己手机的音乐也放大,头埋得更深。“小娅,今天过得怎么样?”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穆贵龙自己都有些诧异,因为他平常都不会这么说话,而小娅也

  • (综漫主fgo)成为勇者的必要条件在线阅读说一不二

    二十三年前第八重天劫降临丹仙大陆,仙门**共同抵御劫难,为首的天下第一宗门天元宗因此销声匿迹,甚至其宗门仙山都被生生斩去一半,仅剩一个光秃秃的山基。经此劫难仙门**也都封山避世,从此丹仙大陆的修行界进入了漫长的蛰伏期,常在世间行走的丹修也就寥寥无几。修行界的兴衰也直接影响到了凡俗世界,修行者大行于世

  • 重生之农行天下在线阅读第1节

    红烛高照,房间里面都是贴着大红喜字。怎么回事?什么情况?李神秀睁开眼睛,发现一切都变了。这不是他的房间,更不是他所熟悉任何酒店或者医院的房间。房间没有灯,以蜡烛照明,还有各种红色大喜字剪纸,贴在墙壁之上。床边有一张梳妆台,放了一件红色嫁衣。看到这一幕,李神秀顿时头大起来了。自己昨天到底喝多少了,做出

  • 大话穿越西游在线阅读第7节

    秋风带着寒意袭来,落叶仿佛也被捎带上了寒霜,重重的垂落向地。冉君轩一时的心情的难以平复,双瞳的血色,昭示着自己的恨欲狂,段角崖转眼望着被火势覆盖的山村,那里满是房屋的崩塌声,村民们都没了最后的气息,那些杀手们也被段角崖尽数抹杀,也算是为小山村报了仇。“嘭~嘭~~~”段角崖被身边的声响所惊动,回眼而来

  • 网王之算命的莫大师之宁熙儿选婿 求收藏

    听到杨二浪的话语后,站于郡守一旁的宁熙儿直接跪于chuang边。“爹,女儿不愿嫁给这乱臣贼子苟活,我们宁家兵马乃是整个震炎省最强兵马,就算死也要拉几个垫背的,爹爹快将弟弟送于外省之中,若弟弟有一日能够成才,必将为我们报仇雪恨。”宁元诚看着女儿的模样,心中早已心疼不已,再提起自己不成器的儿子心中也是一

  • 反派大佬要听话[穿书]在线阅读第9节

    第九章《越界》的大部分剧情,都是在深城拍摄的。这是一座非常矛盾的城市,他的市区极为繁华,多少著名企业的总部都是建于此地;然而作为边缘的老城区却格外的陈旧、荒凉。因为历史遗留问题,老城区尚还保留着许多战争过后的断墙残垣,走过这里,似乎连天都变成了灰蒙蒙的一面,令人的心情无端压抑起来。洛识微站在片场的顶

  • 快穿满天星语在线阅读第六章

    “是这样的,我前几天看到一篇报道,是关于纳米机器人的,说目前已能制造出一种纳米机器人,可以实现简单的医疗目的。你是学生物医药的,我想问问你的看法,这个纳米机器人真的制造出来了吗?或者说能真正实用性推广吗?”王衡冷静下来,提出自己的问题。之所以问纪嫣然,更主要的因素是她家就是做生物医药的,对这个行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