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名相在线阅读金缕绝命曲(1)

作者:半根阿尔卑斯 来源:纵横中文网

小谢被夜隐提着脚跟一把抓了回去,立即照着对方胸口飞去一掌,趁着夜隐松手的功夫一蹬房梁腿了开去,借着另一个房梁荡了一下,终于稳稳落了地。

抬头一看,夜隐似乎并不打算再为难他了——只要他尚未威胁到晏衡。

小谢赶紧表立场:“自己人!自己人嘛。”

夜隐一如既往的没什么表情,但小谢莫名觉得,他盯着自己的眼神流露出一种更为深沉的情绪,就好像……他们曾经认识一样。小谢确定他们俩从前不可能有交集。

确认夜隐不会再动手后,小谢慢慢走近了晏衡,稍一靠近,就发现晏衡身上有股股散乱的真气从体内流泄出来,而他在昏迷中眉头紧锁,似是非常痛苦。小谢仔细闻了闻,就猜出这药汤中草药的成分,他思忖了一会儿,觉得这样的配方还不至于使人内力消解。那种毒方虽然在《奇毒鉴》中有过记载,且不说药材十分稀有,光就铜雀那副样子,绝不会给人机会毒害晏衡的。

难道是晏衡自身的问题?

小谢十分费解地拧起眉毛,忽而注意到周遭还有一丝淡淡地血腥气味,再认真一看,深棕色的浴池确实浮有浊色,而晏衡身上泛起的薄汗,竟也有些许浅红。

小谢着实奇到了,伸手在晏衡脖颈上抹了把,凑到眼前去分辨,又探手进了木桶想摸他的脉象。

但他刚触到水下湿滑的肌肤便楞了一下,只觉入手滑腻温软,比之女子还娇嫩,再联想到方才唇上意外的触感,当真觉得眼前这是个玉人了。

他想,晏衡一定是疾病缠身很多年,常年养在深闺不见光的,不然人怎么可以白嫩成这个样子?他都怕自己的指甲稍微划一下就把对方皮肤割破了。

小谢沿着晏衡的右臂顺利摸到了他的手腕,一探脉脸色就变了。那些缓缓流逝出体外的真气非但称不上害他,简直可以说在救他的命了!晏衡体内血气不足,而真气不受控地胡乱游走在他的任督二脉,晏衡何止是一具病残之躯,拖着这幅身体能活到现在,堪称奇迹了。

难道这就是他练金缕曲的原因……

小谢不由分说把人从水中捞了起来,但不及他做些什么,房梁上的夜隐再次如影随形闪到了他的身后,无声无息劈下一掌。

小谢没有松手,而是搂住晏衡绕木桶转了一圈躲过。

两人打斗的声音很快惊动了铜雀和流觞,他们两冲进来一看小谢半抱着昏睡的晏衡,流觞立时喝道:“撒手!”

铜雀则二话不说拔剑就出杀招。

小小一方木桶不容小谢周旋三大高手了,但他仍然不肯松手,一把抱起晏衡往屋里躲,一边躲一边喊:“别别别别动手!我是在帮他啊!”

流觞稍微停了一下,但铜雀哪会听他说什么,依旧招招狠辣,剑剑无情,若不是怕误伤到晏衡,她这气势怕是要把小谢大卸八块了。

“别打啦!我是真要帮他!一直沉在水下不利于他体内逆转的真气排出,这药泡久了也会变成毒的!”小谢怕铜雀还不信,一口气报出几个草药的名称,正是用在这药浴中的。

三死士俱是一惊。

铜雀总算停下了攻击,皱眉道:“你如何知晓?你学过医?”

小谢道:“那倒没有,不过久病成医嘛,人在江湖走,伤受得多了经验也就多了。我要又恶意早就动手了,用得着选现在吗?你们都冷静一点吧!”

他说的的确在理,铜雀慢慢镇定了下来,流觞急切追问:“那么少主这情况,你可有更好的办法?”

铜雀插嘴道:“你先给少主把衣裳穿上!别冻着他了!”

小谢也早就想这么做了,怀里一直抱着个温香软玉,即使知道这是个男人,也快受不住了。他扯下自己的外衫,裹粽子一样胡乱裹住了晏衡。

折腾了这么久,晏衡似乎也有转醒的迹象,嘴上喃喃着:“冷……”并下意识往身边这具热源怀里钻,从衣服里伸出手臂用力圈住了小谢的腰。

小谢见他动来动去怕他掉下去,赶紧把人搂紧了些。铜雀过来本想接手,却发现拽都拽不开晏衡了。

铜雀:“……”

小谢:“……”

流觞完全没发现这边气氛微妙,走近继续一脸着急地问:“所以呢?你有好办法吗?治好少主的身体?”

小谢反问:“他一直都是这样吗?为什么会这样?是因为金缕曲么?”

流觞:“这个……”

铜雀咳了一声提醒流觞不要多言,流觞立即闭嘴了。铜雀盯着小谢道:“你只说,有办法,还是没有。”

小谢轻笑了一下:“不用这么防备,哪个大夫看病不需要了解病人的情况的啊?你们不说,我也猜得出来,那种紊乱的脉象跟走火入魔差不过了,晏家的《金缕曲》,是残本吧?”

铜雀一下子又抽出了剑,横在小谢脖子上,死死的盯着他。

小谢嗤道:“都说了不用这么防备,啧,以为我愿意搅和吗?不过是路见不平顺手帮一下罢了,顺手帮啊,懂不懂?狗咬吕洞宾。”

铜雀盯了他许久,终于缓缓撤下了剑,旋即也冷笑了一声:“问雨楼有你这号杂役,真是屈才了。”

小谢:“过奖。”

怀里的人又闷哼了一声,似乎是抱怨姿势不舒服。小谢低头看了他一眼,有些为难,人放又放不下,抱着又抱怨,他左看右看,最后走到床边让晏衡坐在床上,上半身依旧缩在他怀里。

晏衡总算舒展开眉头,挪了挪头,寻了个舒服的地方枕着,老实了。

铜雀板着脸想说些什么,小谢率先阻止她道:“他现在还有真气往外散,躺下并不是个好姿势,站着最好,但他显然站不了,退而求其次,坐着也过得去。”

铜雀一直在注意小谢的一举一动,他离晏衡那么近,功夫也不差,借机给晏衡要害来一掌就能了结了他性命,好在小谢没有这样做的趋势,她稍稍放心,算了算时辰,已经不早,她手上还有其他事要处理,只好嘱咐流觞留下来和夜隐一同看着晏衡,自己先去处理要务了。

铜雀一走,流觞就按捺不住了,走近小谢身边叽叽喳喳说起话来,一会儿问他多大,一会儿问他来十二楼多久了,一会儿又问那天苍崖山找茬的事是怎么回事。

如果铜雀问这些,就是盘问,但他问这些,是真的好奇八卦。

流觞得知小谢比自己大一岁以后,乐得开了花,冲着已经不知道藏到哪里去的夜隐喊道:“喂喂,听见了没?我还是最小的,以后少主还是会最疼我的!”

他围着小谢说的口干舌燥,小谢只把那当成街上的无干噪音,也就不觉得聒噪了,倒是怀里的人突然揪了揪他的衣领,示意他低下头来,他赶紧低下来,就听见一个虚弱的声音慢慢道:“……让流觞出去。”

晏衡有动作时,流觞立即就停下说话凑过来关心他了,所以流觞亦是第一时间听到了晏衡的话。

流觞:“……”

小谢:“……嗯,你听到了。”

流觞汪地一声冲出了屋子。

晏衡闭着眼睛,偏了一下头,把耳朵贴在小谢胸膛隔绝外界的声音:“真是吵死了。”

小谢感觉那一下晏衡可能会听见自己心跳突然加速。

好在晏衡没什么其他反应,呼吸平稳地像是又睡了过去。但小谢知道他没睡,一个人维持着样的身体状况,怕是只有昏迷能睡一睡,一旦醒来,痛会令他一直维持着清醒。

晏衡忽然出声问他:“你也知道《金缕曲》么。”

小谢低头瞪他一眼:“原来你早醒了?那你还装睡不说话。”

晏衡哼道:“累。”

小谢撇了撇嘴,回答他上一个问题:“江湖上谁不知道。”

晏衡似乎并不避讳说这个别人讳莫如深的话题:“那你知道,完整的《金缕曲》其实有上下两本么?”

这几乎在变相暗示,他猜得没错,晏家的《金缕曲》的的确确是残本。

小谢不知道晏衡为什么和他说这个,看出了什么?不可能。试探得可能性比较高,毕竟他接近他,不为他的命,那就只能为了金缕曲了。

小谢干脆直接挑明:“知道也好,不知道也好,反正我不是为那个来的。”

晏衡这时睁开了眼,微微抬起头看他:“那么,你为什么?若说帮我,苍崖山那次你已经帮完了,可以走了。为什么还留下了?”

“不是也说过吗,我穷啊。来了你十二楼,觉得各方面条件都不错,就不想再出去过饥一顿饱一顿的日子了呗。”小谢道,“你也看到了,我身手还不错,可以保护你,如果你肯再帮我一个忙,我就继续留下来帮你。”

“我用不着保护。”晏衡冷嗤一声,随即若有所思,“说起来,你身手这么好,那腿当初是怎么受伤的?”

“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谁还没个仇家呢。”提起这事,小谢明显心有不悦。

“仇家?”晏衡笑出声来,“谁敢招惹你们这群乞丐?谁不知道你们是朝廷扶贫接纳来的流民,仗着某些特赦和时局混乱四处糟踏我们的雒城,我十二楼可都不敢惹你们哟。”

他语气讥讽,看来也是对那群流民积怨已久,小谢意外地没有生气,淡淡道:“说了我和他们不一样。”

晏衡挑起眉毛悄悄瞥了他一眼,心知他说的挺对,否则也不至容忍他在十二楼眼皮下待到现在,想了想,试探问道:“所以被他们看不顺眼了?那伤,不会就是他们做的吧?”

小谢不吭声,想来是默认了。

晏衡心里也有了数。那些人抱团现象十分明显,出了小谢这样一个异类,定是要针对的,身手再好也防不住那群小人,再者想脱离他们安然活下去,总要吃点苦,就算没伤也要故意受点伤才好。

只是如此一来,若他收留小谢,岂不等于和那群乞丐们作对了?

小谢似乎猜到他想什么,扬声道:“你放心,我和他们该了的都了了,井水不犯河水,你用不着操心这个。”

晏衡思忖片晌,道:“先前你说要我帮忙,不妨先说说,是什么忙。”

小谢道:“户籍。”

他这么一点,晏衡就明白了。

虽说雒城如今的乞丐八//九成都是潼关战乱后过来的流民,雒城开城门接纳了他们,对他们有着很多特殊照应,但为了不造成原雒城百姓的恐慌,打破原本的平衡,朝廷自然对他们也有相应的政策。

他们大多数人的身份都是被扣上了战乱遗民的章子,有着许许多多的人身限制,包括谋生的路子,因此许多人只能乞讨,甚至他们的活动范围也不能超过划分区域,那区域小的仅够一个人活下去罢了。而一旦接纳了特殊身份,终生都无法更换户籍,这就是入城的代价。

想要像个正常人一样生活,或是不违法的离开雒城,就必须有点特殊渠道,特殊关系,来改变户籍。

办这种事说难也并非特别难,但也不简单。

以小谢的身手,其实出入雒城也不是难如登天的事,只是永远偷鸡摸狗地活在阴影里,当然不是人愿意过的。

他这要求的尺度把握的倒是非常好,未言明的理由也充分之极,晏衡霎时便对他放下了大部分警惕,沉吟道:“原来如此,也不是办不到。不过你明知道,十二楼和朝廷关系并不好的?”

小谢道:“晏楼主就不用谦虚了,上次妙吾的事情里,平君侯的态度显然不一般啊。”他凑近晏衡耳边神秘一笑,“我看到了,他给你塞纸条。”

晏衡眼底骤然闪过一道杀机。

小谢微微一笑,态度依旧无所畏惧。

过了片晌,晏衡才松开暗自攥紧的武器。小谢抛出这个杀手锏,又用这种隐隐威胁的态度,他第一反应确实是忌惮的,但思考过后反而放心了不少。因为这个秘密,还算不上正正踩中他的七寸,而小谢肯威胁他,就说明他还是有看重的东西的。这比无欲无求的人好掌控多了。于是晏衡笑了起来:“您老人家才是很谦虚啊,知道的事还真是不少。”

晏衡竖了竖领口,把自己裹得更紧一些,重新闭上眼睛安之若素躺回小谢的怀里,并不管他有没有手麻,找到先前舒服的那个位置,惬意地哼了一声。

“成交了。”

延伸阅读

俊雅高质洗衣加盟  http://www.strapon-anal.com/xd6q.shtml
据估计,中国目前有80%以上的洗衣店面临着彻底的洗“心”革“面”,从发展的眼光看,中

香缘果品超市加盟  http://www.strapon-anal.com/uokp.shtml
成都果香缘食品有限公司地系一家集生产、加工、为一体的民营企业,公司立足于制作干果类食

润荷坊洗衣加盟  http://www.strapon-anal.com/b1if.shtml
山西润荷坊洗染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注册商标“润荷坊”。主要从事干洗、水洗、染色

伊利奶粉加盟  http://www.strapon-anal.com/dfb1.shtml
伊利奶粉超市成立于2000年12月8日,成立之初,只有36平米的一个小店,经历11年

明镜右脑教育加盟  http://www.strapon-anal.com/s1pu.shtml
国内右脑照相记忆研究权威----明镜右脑教育明镜右脑教育---国内右脑照相记忆研究权

和宇加盟  http://www.strapon-anal.com/x3ac.shtml
和宇防爆电话机加盟总店是一家专门经营和生产矿用防爆电气设备、仪器的有限责任公司,公司

水之道环保加盟  http://www.strapon-anal.com/pf72.shtml
水之道环保总部是一家规模较大的净水设备及耗材制造批发中心。水之道环保拥有核心技术优势

盛世嘉明加盟  http://www.strapon-anal.com/aufy.shtml
盛世嘉明科技,旨在于在国内外酶制剂生产企业与使用酶制剂的企业之间架起一座桥梁。公司研

知味来加盟  http://www.strapon-anal.com/ai3w.shtml

科逸经济型连锁酒店加盟  http://www.strapon-anal.com/sw5q.shtml
科逸经济型连锁酒店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苏州科逸酒店投资有限公司成立于2006年8月15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锦绣弃妻第4章在线阅读

    04“你们这是干什么?”花了大半天,辛辛苦苦把小镇恢复了一半的埃尔茜在半夜回到了简的家里,就看到天文三人组还在努力研究什么。“索尔他答应过来找你的,但是他没来。”达西从资料中抬起头。“那就是事情没解决呗。”埃尔茜一脸理所当然。“你都不着急吗?”“等他解决了就来了啊,反正有海姆达尔,他随时都可以找到我

  • 大宋之少年大元帅之开局(8)

    卢修斯的计划并不复杂。他们合作垄断控制狼人的药水,一方负责生产,一方负责销售,四六分成——索拉斯可以拿六成收入,只要配方保密,一切就不是问题。接着用种种手段在对角巷弄一个药剂商店,有迹象表明战争就要爆发了,而在战争时期,这种东西一定会大受欢迎。索拉斯可以理解他的动机。对于那些出生在贵族家庭里的孩子们

  • X王驾到在线阅读第四节

    季玹是个俊美的男人,五官刀刻一般,皮肤是健康的褐色。大概和曾经当过兵有关系,自从晒黑后,季玹便没有再白回来过。但,季玹本就长得好看,五官虽然俊美却不女性。头发不长,原本阿兵哥的发型也在从商后进行了改变,整个人显得更加的器宇轩昂。季玹如王者般在办公室站了好一会儿,才用电话把班贞晔叫进来。班贞晔作为季玹

  • 花颜惑众在线阅读墓室邪阵之骨坑

    叶逍抓紧火绳,轻轻地一步一步靠着土壁向前行走,脚下已经开始能感觉到土地的虚软,叶逍双臂用力,身体的重量大部分都在火绳上!王权看了一眼卡着的弹弓架子,对叶逍道:‘放心,没事的,很安全!’等叶逍艰难的来到了狮子前,双脚已经完全湿透了!脚也深深陷进泥中!走一步都很费力!短短的七八米远,叶逍竟然走了好几分钟

  • 最强家族之老祖保佑在线阅读第7章

    “这便是古幽壑大陆?”夏莲华看着远处如贫瘠的山中大峡谷一样的大陆,就跟水土流失一样。“龙族的发源地!”春眠子目光停在那一条深不见底的幽壑上。“也是华夏的文明遗迹!”夏莲华插嘴道。“为什么这块大陆没被吞噬。”“因为混沌地脉,我们面前的这块大陆整体是由混沌石构成的。”春眠子解释。混沌是宇宙的最初形态,是

  • 我在异世当神棍之不靠谱的云管家

    得,说曹操曹操就到,周家族老,印象中是个吹毛求疵的老匹夫,原主记忆里周一郎十分不喜欢这老头儿“回族老的话,就是那个炼丹炉”“呦,族老您来了,快快里边请”看着族老吹胡子瞪眼,一脸马上要驾鹤西去架势,周府管家连忙上前劝解到“族老,我家少爷又惹您生气了吧,您老先消消气”碍于是在周府外,来往的人又多,族老也

  • 毒妇和她的死对头重生了在线阅读第1章

    “这是什么?”夜神月指的是L手上捧得十分严实的一本书。“书。”L连头都没抬便回答了,这明显是一句不甚正确却又极显可爱的回答,夜神月现在也只好抚额头了。“你应该吃饭了!”夜神月将系在颈上的领带松了松,走到L的座位前将那本被埋得十分严实的书抢出来,“无限恐怖?”“我吃过了……把书还我!”有点生气的L抬起

  • 偏嗜在线阅读第五节

    第五章不是所有的久别重逢,都让人怀念。边境行星兴欣蓝河感觉很郁闷。手下刚报告说竞技场出现了一个名为君莫笑的新ID横扫奖金区,请求精英队高手协助。他怀疑这个突然从石头里蹦出来的高手和那个在矿洞一人无机甲屠戮暗夜猫区域的高手是同一个人,正准备前往会一会的时候,却得知对方已下线。一拳挥出却打到了棉花上,实

  • 异界之剑魔神话在线阅读第五章

    一连好几天,沈卿之一想起许来丢下她一个人逃跑的行为,就满肚子火气。倒不是她有多在意许来对她好不好,而是许来这样的行径在她看来就是个自私自利又没有道义的人,这样的品行她实在难以接受。原本一开始决定答应许老太爷提议之前,她让春拂打探过这人行径,当时听完那些荒唐事,她还判断最起码他不是十恶不赦的坏蛋,虽然

  • 百岁老人碾压一切在线阅读意外收获

    身体奇迹般的快速治愈,让吴凡又惊又喜,惊讶的是身体为何发生如此变化,喜得是这下子可以继续行动了。“奇怪,以前下雨的时候身体并没有发生过这样的情况?难道是因为受到了重伤的缘故?”吴凡有些不理解,眼前的事情的确匪夷所思。身上泛着淡蓝色的光,快速治愈吴凡身上的伤口,吴凡感到全身暖暖的,很舒服的感觉,体内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