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灵与恶在线阅读擂台

作者:懒的思考 来源:纵横中文网

惜月稍微将脸蛋转了转,偷偷瞄了一下台上的铁笼,雄狮正在撕咬着那人的脸,喉咙发着呼噜呼噜的兴奋低吼,那人剩下的半边脸早已血肉模糊,一旁的华媖也已花容失色,用手捂着脸。惜月又转过脸,用帕子挡住双眼。

看台上许多女眷都尖声惊叫,燕旻看了一眼惜月和华媖,不由嗤笑道:“女人除了会害怕还会些什么?早知如此,你就该躲在宫里逗弄兔子,来这儿做什么?”

惜月正要反驳,却又忍住,咬了咬牙低声道:“确实,这种擂台本就不是给女人看的,我还真是自作自受。”

见惜月不反驳他,燕旻倒有点不习惯,哼了一声不再理她。燕诩则若有所思地看了惜月一眼。

八名身材魁梧的侍卫抬起铁笼,将雄狮和尸体一起抬走,重新抬上来一只装着两只豺狼的铁笼。第二名明焰使大喝一声替自己壮胆后,握着匕首从笼顶的小门跃入笼中。一番缠斗,那两只豺狼虽凶猛,却只是抓伤了他的手脚,最终被他的短刀捅破了肚子,引得台上的人发出阵阵喝彩声。

接下来的比试大同小异,笼中猛兽有时是金钱豹,有时是饿疯了的狗熊,有时是满口利齿的獒犬。明焰使有的死,有的伤,一具具尸体被无情的抬下,能从铁笼中安然无恙走出来的不足三分之一。为了增添趣味,每次擂台开始前,勋贵们还开了*局,*那一场比试的人输或赢,有的甚至*那些明焰使最先被咬掉的是哪条腿或胳膊。

燕诩拥着轻裘冷眼看去,看台上欢声笑语,输的人咒天骂地,更骂被猛兽吞入腹中的失败者无能不堪一击,唯独不骂自己有眼无珠。赢的人抚掌大笑,受落地听着那些赞颂自己眼光独到的恭维话,至于铁笼中人的生死,与他毫无关系,也许在他们眼中,人与兽,毫无差别。

燕诩垂眸,嘴角泛起冷笑。忽尔想起身边的人似是沉默了许久,他侧脸看去,却见惜月绷直了身子,双唇紧抿脸色苍白,放在膝上的两手紧紧攥起,骨节发青,明明心中怕极,却又倔强地强忍着,两眼睁得大大的,直视着高台上的一切。

这大概是因为自己方才说的话吧。他不由觉得好笑,她从不愿在自己面前流露出软弱的一面,这一点,和那人何其相似。只是,惜月在自己面前逞强是为了取悦自己,而那个人却相反,她从来只是为了反抗他,激怒他,即使是在她死之前,她依然用那种无怨无悔的眼神看着他……

他痛苦地闭了闭眼,再睁眼时,眸中已无波澜。他将惜月揽入怀中,抚着她的肩膀,“你这又是何必,若真的害怕,就别撑着。你看华媖,已下去歇息了。”

她靠到他肩上,明显身子一松,似是终于找到了依靠,“无事,我哪有那么娇弱,况且,我们押的那人还未上场,我自是要看的。”

燕诩笑笑,也不再勉强。

此时场上再次热血沸腾,欢呼喝彩声不断,两人朝高台望去,又一只铁笼被抬了上台,笼子里关着的是一只罕见的吊睛白额大虫。

说它罕见,是因为它浑身皮毛雪白亮泽,身躯上间夹着斑斓的褐色斑纹。这是一只刚生产不久的母白虎,此刻,那只才出生几天的小虎崽,正被锁住脖子拴在不远处的铁杵上,朝着笼中母虎嗷嗷直叫。

母虎焦躁不安地在笼中来回走动,发出一声声低吼,那吼声震耳欲聋,带着强烈的愤怒和尊严被践踏后的仇恨,在空荡荡的演武台上回荡,一声又一声,沉沉撞击到看客们的心里。

场上一下安静下来,众人不由可怜起那个抽中这一签的倒霉鬼来,尤其是那些闺阁小姐们,在看到那名年轻俊俏的明焰使缓缓步上高台时,都发出惋惜的叹息,议论纷纷。

竟然是他……惜月看清台上之人时,亦不由发出一声惊呼。之前的悸动仿佛仍有余韵滞留心头,她下意识地希望他能活着走出铁笼。

燕诩微微蹙眉,“怎么了?”

惜月回过神来,忙道:“没……只是见那白虎皮漂亮,若是破了倒是可惜。”

燕诩抬眸,朝台上望去。

那男子在今日三十名明焰使中,应是最年轻的一个,却又是最镇定自如的一个,他没有像别人那样,吆喝一声为自己壮胆,也没有摆出一副凝重的神色,他反手握着那柄短匕首,从容地站在台上,看也不看铁笼一眼,仿佛接下来的那场生死之战与他无关。看客们在打量他,他也在打量着看客。

燕诩微微蹙眉,他从他脸上看到了别的明焰使没有的东西——傲气。是的,那年轻男子的身上,有一股与生俱来的,难以掩饰的傲气。这样的傲气,只有同类才能感受到。这样的傲气,他曾经也有过,在他少不更事,意气风发的时候。

直到某一日,他的父亲对他说,伴君如伴虎,若想活得平安,谋得大事,必须藏拙。要他藏拙?他冷笑,他五岁便被接到宫中,离了双亲独自在太后宫中生活,若没有聪明的才智,怎么取得太后和陛下的喜爱?怎么施展他的抱负?

他的才华像一颗璀璨明珠,早就在世人眼前显露无疑,他若刻意藏拙,岂非此地无银?才华藏不得,于是,他隐藏了他的傲气。此刻看着台上那男子,他忽然有点嫉妒他,嫉妒他可以这般张扬地,无所顾忌地把自己袒露于人前。

似是感受到燕诩的注视,那男子抬起头来朝燕诩的方向望去,不过一瞬间,又将视线移开,漫不经心地四周打量。

铜锣锵的一声敲响,比试开始。

在男子打算进入铁笼之际,燕诩忽然开口道:“匕首可以带进去,但虎皮不可有丝毫破损,若是破了,就当你输。”

他的声音不大,却足以让场中所有人听清,一时若大的演武台鸦雀无声。

在狭窄逼仄的牢笼里与猛兽搏斗,本就九生一死,之前那些能成功杀死猛兽全身而退的明焰使,都是靠锋利的匕首割破猛兽的咽喉,饶是如此,他们身上或多或少也挂了彩。

可如今,燕诩的言下之意,即使他成功杀死大虫,可若是虎皮破了,依旧当他输,这无异于告诉那人,他只能徒手空拳对付大虫。

**是残酷的,它的残酷体现在订立**规则的人,可以随时改变这个规则,而参与的人,却不能有任何异议。

沉默过后,场上再次响起震耳欲聋的欢呼声,贵人们无疑觉得这个提议大大增加了比试的刺激性,均兴奋地叫嚣着,场上的气氛一时热血沸腾。

尤其是燕旻,一边鼓掌叫好一边朝那男子道:“有趣,当真有趣!你听好了,若你果真能杀虎且保得虎皮不破,本宫重重有赏!”

惜月诧异地看了燕诩一眼,他虽深得帝宠,却一向低调不爱出风头,为何忽然会对那男子发难?她虽然想不明白,但他这么做,必定有他的原因,只要他高兴就好。何况,她想到那男子刚才那无礼的直视,心里又有点幸灾乐祸,她虽不希望他丢掉性命,却又不愿见他赢得太顺利。

然而当她朝那男子望去时,却见他勾了勾嘴角,将匕首扔到一旁。不知是不是错觉,她总觉得他刚才那无声的笑,是冲着她来的。

笼顶的活门已打开,男子身如燕雀,轻盈地跃上笼顶。

早已不耐烦的大虫吼了一声,向笼顶凌空跃起,两只前爪欲抓向伏于笼上的男子,只是这笼子太高,它的爪子根本够不着。男子双目盯着大虫,在大虫落下的一瞬间,身子猛地一沉,和大虫同时落下,在大虫还没落地之际,猛然一拳击中它的腹部。

那只大虫吃了一拳,兽性大发,在地上打了个滚便迅速爬起,饥渴的虎目盯着那男子,沿着笼子不停绕圈,低声咆哮。所有人都静静地屏着气,暗自为那男子捏把汗。

惜月靠在燕诩身上,两手下意识地握紧,睁大双眼紧紧盯着那一人一虎。牢笼中的男子,双臂微微张开,孤狼般的眸子直视着被激怒的大虫,随着它的脚步移动自己的身体,虽凶险万分,却依然从容不迫。一人一兽就这么对峙着,较量着各自的耐性。

一片沉静中,一声低沉宏亮的虎啸蓦然从笼中传出,震撼着台上众人的心,大虫终于按捺不住,猱身朝男子扑去,男子一矮身,从虎躯之下倏地窜了过去,一转身又是一拳,击在大虫背上,随即一跃跳开。动作行云流水,果断利落。

大虫吃痛,又恼又怒,却一时不敢再贸然进攻,虎目怒视着男子,又绕着他不停转圈,蓄势待发。而那男子也不急进,目光如炬,紧紧注视着大虫的一举一动,静待反击的机会。

延伸阅读

穿到六十年代在线阅读第1节  http://www.h7506.cn/b8dq.shtml
歇阳省,霞兴市。这是一座非常繁华的现代都市,一眼望去,无数高楼大厦,耸立在城市各处。

霸天魂帝第9章在线阅读  http://www.h7506.cn/n903.shtml
鱼香肉丝、宫保鸡丁、红烧肉、排骨山药,再来个凉拌菜和蘸酱菜。满满一桌子菜,色香味俱全

快穿:万界掠夺系统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h7506.cn/n1fp.shtml
通道黑漆漆的,没有一丝光亮,向后望去,只能看到入口处的些许光亮。随着通道拐弯,眼前彻

许谁晨光无限在线阅读第9节  http://www.h7506.cn/xcbi.shtml
黑风寨二当家怒不可遏,嘶吼着要冲上去找白岩寨主拼命。“二弟,你且退下。”黑风大王命令

她一笑就心动之前世今生大比拼(4)  http://www.h7506.cn/ao45.shtml
阳春三月,风和日丽,晴空万里无云,微风习习吹得在柳树底下晒太阳的姚凤彤昏昏欲睡,正处

一觉醒来媳妇带娃跑了之与称号不符的实力(4)  http://www.h7506.cn/y2eb.shtml
不过十天的修行,快速的修炼速度就连林凌也都吓了一跳,一下跨越了炼气期直接达到了筑基期

逍遥异界游龙传之上善天尊  http://www.h7506.cn/ualv.shtml
天舟界下属十二州苍天带着左思来到了天舟界下属十二州之一的天方洲界但是,就在左思到达天

中餐厅之我要做咸鱼在线阅读第7章  http://www.h7506.cn/dt7j.shtml
“你在干什么?”游仙儿蹙着眉尖,不知从哪里出现,轻轻地踩在宋道之的肩头,却一下子将宋

尸闻在线阅读第4章  http://www.h7506.cn/nrl.shtml
陈昕涵抬起头来在床头柜的后面发现有一角红色的东西,过去搬开床头柜“原来掉到这里了,还

神武九州志在线阅读第2节  http://www.h7506.cn/nxty.shtml
三人在李渔歌面前站定,穿长袍的人上上下下打量着李渔歌。“年轻人面生得很,姓甚名谁?不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成白莲花女配了怎么破之回学校

    为了看看到底怎么回事,我调动了一点点体内的尸鬼之气,运行在眼睛上,为了爷爷的叮嘱,我也一直在用道炁压制着这股力量,免得没发现,惹上麻烦。但调动一点在眼睛上,还是没有问题的,一股暗红色的光芒在瞳孔里闪烁着,果不其然,周围在源源不断的向祖坟这边聚集着阴气,却没有在祖坟这里逗留,而是直接统统被吸到地下了,

  • 不死之心之寂境风云之第三章

    多年后/一天夜里/慕朗居所一道瘦小的黑影将没有上锁的窗,从外面慢慢打开,她是个女孩儿。她一边穿过空荡荡的客厅,走向楼梯,一边小声嘀咕“很抱歉呐,这屋子的主人,我也是实在没有办法呢,贫民窟那里突然发生瘟疫,人家的钱也不多,只好用这样的方法借一些了。嗯!对!借一些,不还的内种。”黑影上到二楼,从极度安静

  • 我在宫里当太监在线阅读第8节

    “好好好,我不跟你一般见识,你愿意说我是什么就是什么吧,就当我是个小姐,小姐你吃什么醋是不是,顶多就那么一下,然后一拍两散,是不是,这一切都是个误会,误会!”纯真摊了摊手,强压下怒火耐心解释。王雪儿的脸色却早就气的由红变绿,由绿变紫,没想到陆璟寒居然真找了个小姐,还带着小姐到自己家门口来调情,“好了

  • 前夫总想让我怀孕苏墨强行拉杨宓一起登场?

    苏墨发现不知道为什么,他熟悉的很多歌并不存在于这个时空。这到底是如何造成的,苏墨也搞不清楚。一开始,苏墨还以为他的记忆因为穿越出现了问题?只不过,他上网搜索一番之后,确认他要写的这首歌,这个世界并不存在!这样,苏墨这才敢写出来!否则,口口声声的一首“原创”歌曲变成“抄袭”那就完蛋了!如果“救场”变成

  • 祖道传说之渡我不渡她在线阅读第7章

    扬州城的天气向来明媚,花红柳绿枝条招展;空气也极是怡人,马踏飞燕蹄儿急,花香醉人沁心脾。再次踏入此地,与初来时不同的是他已跟邵风见过面,是以多了一份坦然安定和对他搭档能力的完全信任。既已身陷**,现实的事情自是再难插手。能做的也就只有思索——说到底,那只魔为何会想到把他引入**?一般魔物会想出这样奇

  • 我与诸葛大力的二三事在线阅读第8章

    半小时后,罗休踩在了地面上,他这才算明白之前自己的猜测都错了。论起有能力和没有能力的差别,若是换作他有能力他一样不会选择麻烦的事情,就像上面的路道拐弯和这里的悬崖。人家轻轻一跃就省去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而他辛辛苦苦的攀爬了大半个小时双腿因为几次差点掉下来被吓的发抖才终于爬了下来。不过现在没时间让他感

  • 梦幻西游:超级提取在线阅读第3节

    对于梨伩今晚要侍寝的事情,秋琪和五锦都表现的很高兴,毕竟想要在宫中生存,皇上的宠爱十分重要。秋琪觉得凭自家小主的才貌,只要皇上接触过了,就一定会喜欢自家小主的!对于秋琪的这种想法,梨伩很是无奈,她虽然长得还不错,才华也有点儿,但是这在这个后宫里,能算得上什么?所以,对于侍寝一事,虽然梨伩表现得很平常

  • 穿越成为哈迪斯在线阅读第四节

    打开大门,迎面就看到一个穿着像极了阿诺州长的超级硬汉,一身的肌肉面无表情的站着。系统这个逗比能正经点儿不!“已经确定宿主,可以交接奖励!请查收!”一把造型并没有多夸张的钥匙放在赵宁的手中,阿诺州长的身影渐渐变淡,几秒钟之后人间蒸发了。特么的,这要是让别人碰到了,估计要吓出来心脏病。灵异事件啊!“我这

  • 我的爸爸是影帝在线阅读太子妃

    郭愧因心中有愧故而不得不遵从丈夫的指令进宫向皇后谏言。显阳殿内,郭愧正向皇后行礼:“妾身参见皇后娘娘。”皇后见是贾充妻,忙彬彬有礼地道:“是贾夫人哪,快快请起。”“谢娘娘。”郭愧应声起身。二人寒暄一番后,郭愧有些为难地道:“皇后娘娘,妾身今日冒昧前来,是有一事要劳烦于娘娘。”“是何事如此?快说来听听

  • 快穿之男配大佬上线中之再次突破

    林家的藏武阁共有四层,一楼存放的是凡级中低级武学秘籍,二楼存放着稀有的凡级中级武学,三层则是凡级高级秘籍以及林家独门绝学天龙拳的秘籍。至于藏第四层,只有云游在外的太上长老,族长、大长老方才能够,其他长老都没有进入资格。以林天炼膜境界的实力,只能待在第一层,选择凡级低级武技修炼。穿行在一排排木架前,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