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劈柴夫李大山传奇在线阅读第七节

作者:亦心yx 来源:17K小说网

第七章失忆(短篇)

我坐在行驶车里,边操作着车,边想逃出组织的办法。最后,只能一步步的看情况走了。。

到了目标家门,我脑袋一热就冲了进去,对着目标开了一枪,谁知道他却满足的笑了,嘀嘀咕咕的说了什么。不过我没时间去听,因为他的保镖已经冲上来了,把我围了好几圈,我攥紧手中的沙鹰,准备在保镖们开枪的一瞬躲过。

“嗒嗒嗒”枪声响起,我立马跳起来,再看准一个看起来好欺负的人开枪,因为站的很密集,所以那个保镖后面的人都像骨牌一样倒下。我在下落的瞬间,抓起一个体型,身高都和我差不多的保镖尸体(他们互相开枪打死的),躲到墙后,开始换衣服。换到一半时,我听到有脚步声向这里走来,我拿起S,扔到第一个保镖的头上。他们就不敢上前了。我快速的换着衣服,等我给尸体穿完衣服,我把APTX4869从衣服中拿出来,篡在手里。对着尸体说了声抱歉,就将他扔了出去。我趁着这个空挡跑出门外。

“该死,他们怎么来了!”我看着缓缓驶来的保时捷,进车拿走几张钱就抄小道跑了。

到了市区,走向我在R本买的房子。巧的是,这栋房子就在阿笠博士家旁,这可省了不少事。

我坐在沙发上,看着手中的APTX4869,我一口将它吞了下去。忽然,我的身体就像要被撕裂一样,我蜷在沙发上,紧咬着牙不让自己发出声来。。过了一会,疼痛慢慢消失了,我悠悠的站了起来,我怎么没有变成小孩子。我穿上衣服,衣服还是一样的贴身,不禁暗暗说道“我似乎忘了些什么事情。。小哀。贝尔摩德。。不对我似乎忘了很重要的事情”不过我很快就接受了现实,APTX4869也不是一定可以变小的还有一定几率可能导致失忆。

回来的时候,我忽然很想调戏调戏博士。就按了他家门铃“叮咚。。”,我便退后,等待着他开门。果然,博士马上就出来开门,“新一?你不是变小了吗?”我没说话,径自走到屋里,坐在沙发上,对着博士露出了一丝笑容:“博士,我,可不是工藤新一哦”博士盯着我看了许久,忽然不确定的问道“你是夜霖?”我没否认,只是静静地看着他。博士抓着我的肩膀,来回晃,说道“你真的是夜霖?!”我点点头,说道“博士,把新一叫来吧,不过可别告诉他我是谁。”“为什么?”“这样**才有趣。”我缓缓的说道,“博士快打电话吧,我先转转”接着我起身走向屋里。

——————————————————————————————————————几分钟后

“博士,这么急着叫我来什么事?”新一,应该是柯南,踩着滑板急匆匆的来了。我在里面听到声音,抓起一副面具戴在脸上,若无其事的走了出来。柯南立刻警惕的看着我,问道“博士,他是谁?”博士回答道“哦,他啊,他是。。”“嘘”我出声打断“博士,说了的话,你的小命可不保啊”我用极其冷漠的声音说道。“这个声音。。”柯南惊奇的看着我,“怎么和我长大后的声音一模一样!!”博士像是终于忍不住了,笑出了声来“哈哈。。新一,他是夜霖吖。”我脸上瞬间出现几条黑线,冷冷的问道“博士,再憋一会会死吗?”博士天然呆的说到“呃。。那重来。。”我和柯南同时说道“博士,重来什么啊!”

柯南看着我,问道“你。。真的是。。夜霖?”我歪着头,伸手拿下面具,露出夜霖的脸,笑道“别给我抖出去了”说完就幽怨的看了博士一眼。。。

延伸阅读

麦洋加盟  http://www.rapalafishingnews.com/avh5.shtml
麦洋家具总部是一家设计生产,定制及销售酒店,会所,KTV,餐厅,客厅,咖啡厅等工程家

冠丰饰品加盟  http://www.rapalafishingnews.com/bfny.shtml
冠丰饰品加盟详情冠丰首饰有限公司是生产批发925纯银首饰的厂家。产品有:中高档925

jmh加盟  http://www.rapalafishingnews.com/pbcj.shtml
jmh餐具总部是不锈钢厨具餐具、陶瓷餐具、塑料餐具、玻璃杯、玻璃壶、陶瓷碗、陶瓷杯、

贺喜电器加盟  http://www.rapalafishingnews.com/193.shtml
贺喜电器于1973年创始於台湾,其品牌名称源於空气良伴,长期专注于空气品质改善类家用

美国篮球学院USBA加盟  http://www.rapalafishingnews.com/gbi3.shtml
美国篮球学院(简称USBA)成立于1994年,原名“篮球学院”,1997改名为“美国

格莱贝珠宝加盟  http://www.rapalafishingnews.com/sk87.shtml
风尚、前沿、隽永、源自法国经典珠宝colorbay二十世纪上半叶的欧洲,色彩缤纷的彩

博格曼密封件加盟  http://www.rapalafishingnews.com/nkxq.shtml
博格曼密封件是集研发、制造、销售、售后服务于一体的生产机械密封材料及机械密封组件的密

肯奈德加盟  http://www.rapalafishingnews.com/uui7.shtml
肯奈德隶属广州肯奈德餐饮有限公司,已开设多家加盟连锁店。肯奈德以经营汉堡炸鸡产品为主

阿尔贝乐加盟  http://www.rapalafishingnews.com/nngy.shtml
阿尔贝乐卫浴项目介绍:阿尔贝乐卫浴总部总部对原材料供应加以甄选,不忽视任何一个细节,

先优加盟  http://www.rapalafishingnews.com/dfyl.shtml
先优手表成立于2008年8月8日,是一家集手表设计生产和销售服务为一体的公司,拥有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DC)好感度在线阅读第9章

    赵小桥很是挫败。因为她的报答似乎并没有达到预期效果。她本来是想着,经过此次答谢以后,两人又能恢复从前不说热烈,至少也是不冷不淡的室友关系。结果现实是出了澡堂以后简汐就没正眼看过她,跟她搭话也是连个应也没有。赵小桥讨好似的悄咪咪拉一下她的小手,也被残忍甩开。赵小桥觉得这一定不是自己的问题。要么是唐圆儿

  • 她好怂啊[番外]之事起,私生子

    不二周助张了张嘴,发现又改趴到他肩膀上的小包子懵懵的眼神,咽下心里的猜测。爸爸快点和妈妈一起将小哉生出来吧!这句话十分有歧义,也让他隐约明白了什么。不二周助叹了口气,摸摸那只小包子的脑袋,希望一切不要和他想的那般,不然就太……那啥了啊!过了会儿,不二周助囧然地发现路上一些行人看向自己奇怪的目光,方知

  • 重生之我是大魔神之命悬一线

    不知过了多久,那孤寞的气氛才些许下降,房间弥漫的紧张气息才慢慢消散。苏光景眼睛微微红肿,眼珠布满着血丝,像极了得到一丝丝希望但又让他极度失望的人儿。用力抹去面庞上仅存的无色透明液体,也许,大概是没有眼泪可以再流了吧!现在的苏光景有多么希望现在的苏然还活着,哪怕是偷偷看上一眼也好,这样自己也就满足了。

  • 海贼王之天龙人之薇拉姐姐

    虽然一路上都在想着肠胃不好,以后只能方法吃软饭的问题,但是当真正临近小厅的时候,叶子云忽然感觉有些慌了。自己这个神之子完全是老师发布的虚假神谕,这也是老师自己承认的,救世主根本就是随便编的。本质上自己就是一个有些理想主义的普通人,还是最惨的空想类理想者,与教会所说的真正救世主相差的距离是绝望级别的。

  • 天生名帅[足球]在线阅读第十节

    第十章登基这一天终究还是来到了。一大早,宰执大臣先派礼部的官员祭告天地、宗庙。王曾详细地嘱咐了一遍他的皇帝。于是小皇帝穿着孝服,在先帝和神灵的牌位前祷告。吉时一到,钟鼓齐鸣,王曾为皇帝换上黄色的衮服,戴上冕,然后小皇帝登上大庆门开始祷告。小皇帝冕上有十二旅玉藻,长度及肩;衮服上绣着十二种图案,有日、

  • 仙魔古帝第4章在线阅读

    阳建国敲了几下门,就听见屋里有个男人的声音答道;“谁呀!”阳建国;“我门是公安局的,请问是张家福家里吗?”里边沉默了,好一会儿,门打开了,一个小伙子站在门口,看上去身高有一米七,不胖不瘦,短发,面皮白净,方脸,大鼻梁,小伙子很精神。阳建国出示了证件,然后说道;“我们是公安局的,你是张家福吗?”之所以

  • 神奇宝贝:最强训练师在线阅读第三节

    每天杵在那挨雷劈,一个月后,石昊已经是玄仙修为。已经习惯,这要是一天不被劈几下,他就浑身痒痒。“万幸。”与此同时,让石昊庆幸的是,他之前昏迷的时间并不长。已经清楚,龙凤麒麟也只是刚开始繁衍,龙汉初劫尚且没有开始,更别说是巫妖大劫。共工和其他祖巫,怕是也就刚刚化形,正窝在哪里修炼呢。距离共工怒触不周山

  • 家里捡回一个仙春心萌动

    虽说蓝蝶对于宁南风感冒一事解释不清楚,但是她心底却是很开心的。也许这是宁南风要变成的人的征兆。如果是真的,宁南风就可以自由自在的和心爱的女人在一起了,并且可以生老病死。想到这儿,蓝蝶忍不住叹了口气,生老病死,多么简单的四个字啊!可对自己来说竟然是那么的渴望不可及,她爱恋的看着身边正在为自己剥桔子的沈

  • 新起源之第一卷·黄河巨鼋篇·序章(1)

    秦灭六国后,秦王明白自己也是凡人,也有寿终正寝的那一天,自己好不容易打下来的江山还没有来得及享受。于是,到处招贤纳士,希望可以寻求长生不老之道。。。冰冷庄严的秦宫大殿上,一个黑衣男子那冰冷的声音传了过来:“徐福,你说你可以去替寡人求取长生不死仙药?”殿前站着的那老者急忙跪下说道:“回皇帝陛下,小人近

  • 超神空间配角一生世欺苦,甘作飞鸟倚风浮

    老树枯藤昏鸦栖,残阳断石北风吹。几载岁月曾痴狂,如今只得病微霜。低沉沙哑的歌声在这寂寥的山坡上不断回荡,与北风应和,同残阳共鸣。只见断石上坐着一个衣衫褴褛的老人,满脸的皱纹是岁月无声的雕刻,双眼浑浊仿若天边的残阳,这是一名生命即将走到尽头的老人。“唉,此生,我可曾痴狂?”这与其说是自问,不若说是自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