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天蓝[绿蓝.小绿和小蓝]第七章

作者:冰魄诺伦 来源:晋江文学城

进入后,闻桃一瞬间感觉出了自己的格格不入。

她忽然发现在这些**入骨的女人面前,她像小学生……

原来宴会上的人都是这样穿的吗?不繁琐,极为简单,但又低调奢华,隐隐透着一股**。

女人如此,男人也如此。

十七岁的闻桃深吸一口气:我还是太嫩了啊。

罢了罢了,反正跟着吴哥,不说也不做,就当我是路人甲乙丙好了。

但随后,她就发现自己这个路人甲乙丙当的有些名不符实。

吴哥似乎有心将她推出去,介绍她和诸多赞助大佬认识,但又只说目前还在培养阶段,没透漏丝毫已成为正式队员的信息。

或许正是利用闻桃与众不同的清纯气质,来吸引投资方的注意。

有小哥微笑着走过,迈着长腿优雅的在人群中穿梭,吴哥伸手拿了两杯,递给闻桃。

闻桃皱了皱眉,看着他。

吴哥笑道:“近乎无酒精,不会醉的。”

闻桃看了眼杯中液体,淡淡的黄色流过,还有汩汩冒着的气泡。

她曾明确说过自己不喝酒,就是怕身不由己会出现这种为了战队而应酬的情况。

这些事她虽然没经历过,但并不是傻子,该懂的她都懂。

闻桃接过那杯酒,默不作声的跟着吴哥的脚步。身边是摆放好了的精致小点,酒水一应俱全,看见果汁时,闻桃眼疾手快的将手里的杯子掉了包,换上一杯苹果汁,继续跟上脚步。

“袁总。”吴哥脚尖并拢对齐,微微弯了下腰,嘴角恰到好处的勾起弧度:“许久不见,您还是这么意气风发。”

“哟,小吴啊!”被称作袁总的男人人如其名,圆的连个眼睛都见不着了,就像老鼠一般,生的不太招人待见。

油腻或许是最适合他的词。

此时,他的视线越过了吴总,落在了他身后的闻桃身上,骤然发出一道精光。

闻桃眼皮一跳,心底冷哼一声。

吴启书也察觉到了,不着痕迹的往旁边移了移,遮住闻桃的身形,他也并没有上前,隔着一截距离向袁总介绍道:“袁总,这是我们战队的青训生,也是近几年来,唯一一位女生。”

不需要说太多,两点,一:女生、二:漂亮的女生。就已经足矣。

在电竞圈子里,一个长得漂亮的电竞美女选手有什么意义?有将那些死宅迷得神魂颠倒不停从口袋掏大洋的意义!

光这一个人,就能赚个盆满钵满。

况且,闻桃的气质不用说,这种看似清纯可爱无害的女生最是让那些宅男疯狂。

**的美女他们不一定喜欢,可这样纯真无辜的眼神他们铁定爱!

袁总的小眼睛瞬间闪过无数铜臭的光芒。

他几步朝闻桃走过去:“哎呀呀小美女,久仰久仰。”

闻桃很想强迫自己装装样子笑一笑,但可惜,她身不随心走,就那样面无表情的站那儿,活像对方欠了她几百万似的。

袁总的脚步顿了顿,还是伸着手就去了。

闻桃盯着他那双肥肉堆积的手,终于勉强自己笑了笑,笑的冷风嗖嗖,寒气逼人。

“呵。”

吴哥:“……”

袁总:“……”

袁总的手僵在半空,很显然,闻桃并不想去握。

她朝吴哥看了眼,眼底藏不住不爽。

袁总显然没想到,这么一个看似软糯的小萝莉,还是个冷性子?

他朝闻桃干笑了两声,再转身时,对吴启书已有不悦。吴启书只好打圆场,巧妙的将袁总对闻桃的兴趣移到金钱上面去。

果然,这样的场合自己一点儿也不喜欢。里头闷,身边人都故作高雅的在筹光交错。闻桃将手里的杯子放在一边,从一扇门那溜了出去。

侍从恭敬的站在门两侧,当闻桃走过的时候,不免多看了几眼。

侍从见证过这么多貌合神离的宴会,遇见过形形色色的女人,似乎从没瞧见这般水一般的女子。

如她衣衫一样,轻轻浅浅。

闻桃只想赶紧出去透透气,除此之外,还想赶紧把脚上那双鞋脱了。

她一路走一路掏出手机给那群兄弟们发消息:“一会儿开黑?”

群里七七八八的回复:“我们在自习啊爷,还没下课!”

哦,闻桃忘了。

这不知是哪一侧门,出来了才发现外面有多大。

庄园的奢华程度犹如电影当中的哥特古堡,身在此处,尤在这夜色里,别有一番风味。

可惜闻桃现在不想欣赏那些美景,她绕过三三两两的人,走到一处无人的地方七手八脚的扯开捆在小腿的丝带,嘴里连声怨道:“什么破宴会,简直就是折磨人的地方。下次再也不来了,还不如打**好玩。”

闻桃那一身绿色的蕾丝宫廷小礼服随着她一边脱鞋一边原地蹦跶而上下起伏,掀起小小幅度,宛若手工蕾丝制成的伞面在风中摇晃。

她心急,结果越急越脱不下鞋。

“哎呀!”她气的想跺脚。

就说高跟鞋很烦了吧,穿不好穿脱不好脱的。

脚底是修剪整齐的草坪,稍不注意鞋跟就会陷进去。

而就在这时,忽然有脚步声传来。她这麻烦的鞋子正脱了一半,此刻形象实在难以入目,闻桃有些惊慌的到处找地方躲。

深呼一口气,闻桃对自己说:“你是个女人,你要优雅,要优雅。”

素被称作闻爷的闻桃,也不过就长着女人的身体而已,一些行为动作哪里是个女人。

果不其然,她这句话还没说完,还没来得及逃跑,松开的左脚丝带就缠住了右脚。

想优雅未果的闻桃伴着一声突兀的“我靠!”两字,噗通一声栽了下去。

摔得龇牙咧嘴半天没起来。

痛。

胸痛……

而方才还在远处的脚步声此时此刻在她面前戛然而止,闻桃没敢抬头,只觉得身体一凉。

完了。

她想。

丢人丢大发了。

堂堂崇阳市二中一霸还是要脸的。虽然这里谁也不认识她,可,还是觉得背后一凉。

为何会有被人盯着的熟悉感?闻桃不敢多想。

但,当她微微抬起头时,只觉得一道冰裂的声音从脑袋顶自上而下穿透而出,顺着她的目光,将她轰了个粉碎。

这不知是庄园的哪一角,人很少,光很暗。

但即使在暗,她也看清了正面无表情望着她的人是谁。

来人穿了一身黑衣,袖口随意圈了几道白色的绳,顺着她的目光,自下而上呈现的,是修长笔直的双腿,与微微敞开的黑色薄外衣,而来人的目光一丝波动也没有,就这样冷漠的看着她,从她的脸移向了她的身后,又移回了她的脸。

之后,他的眉梢向上挑了挑,嘴角的弧度渐渐扯开,一脸玩世不恭。

闻桃低下头,对着草坪无声的骂出一个字:“……操。”

点儿是真背。

易度双手随意抱在胸前,鞋尖正对闻桃的脸,强忍着控制自己的表情,见她半天没反应,他便蹲了下去。

闻桃再度抬起头时,忽而撞进易度那清浅的茶色眼眸里。

他朝自己挑了挑眉,掌心朝上,对闻桃伸出手。

闻桃这个时候已经忽略掉他为什么也在这,对她而言更重要的是让上天赐她一条地缝去钻。

那可是易度啊。

这局输的太亏!

好歹易度还有点绅士风度,没当她面嘲笑出来。

闻桃伸手搭上他掌心,挨上的那一刻,她微微缩了缩,一触即想离。

易度眼快的往前一拉,拽住了她的手,将她拉了起来。

闻桃站起来的时候眼睛都不知道往哪儿放了,易度这衣服本来就没穿好,松松垮垮,领口的纽扣别说扣了,大片锁骨都露在外头,在朦胧月色下,投射出大片阴影。

而少年人独有的青春荷尔蒙不停在她鼻尖缭绕。

闻桃的脸不可言说的红了。

她小声说“谢谢”,在站起来的第一时刻就脱离了易度的怀抱。

她的一点点娇羞小动作都落在了易度的眼里,他的眼睛不知不觉沉了几分,嘴角的笑容也浅了浅。

然而,闻桃刚离开她的怀抱,又猛地扑了回来。

闻桃惊呆了,易度也吓到了。

她愣神的睁着眼睛扑在他怀中,听见身前胸膛里传来的小幅度震动和脑袋顶上的笑声。

随后,易度伸出两指,捏住了她的下巴,迫使她抬起头来,凑近她耳边低声说:“怎么,投怀送抱?”

怎,么,可,能!

打掉他的手,闻桃愤怒:“要点脸好吗?”

“脸是什么,能吃吗?”易度看她的神情带笑,眼底捉摸不透的映着天上的星。他小声说:“是你往我怀里扑的。”

闻桃面色羞恼的通红,一双眼睛又大又亮,唇瓣被咬的发红。她打过架,逃过学,翘过课,人人见她绕道走,曾经敢对她动手动脚的男生早被她修理去了西方极乐,谁敢这样调戏过她?

闻桃气不过,抬脚就想踹,结果却使不上力气,低头一看发现膝盖流血了,而脚腕已经肿了起来。

正在她低头时,易度对她说了一句话:“……”

闻桃彻底僵住。

随后,不顾脚腕疼痛,使出九牛二虎之力对易度一脚踹出!没有任何形象的吼出一句:

“你给老娘滚蛋!——”

不好,母老虎发飙了。

延伸阅读

阿里斯顿集成吊顶加盟  http://www.schuhsalon-schuller.com/6x3x.shtml
嘉兴市阿里斯顿电器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生产各种家用小电器的知名企业,E3是其新开发的取

小芳超市加盟  http://www.schuhsalon-schuller.com/6t8g.shtml
小芳超市作为有着国际连锁企业背景,累积了相当丰富的成功开店经验,形成了非常成熟的经营

尚美至尚饰品加盟  http://www.schuhsalon-schuller.com/b1sa.shtml
尚美至尚饰品加盟_公司简介时尚,已是我们新时代男性女性,无论任何年龄段人们的追求。美

皇家珍品十字绣加盟  http://www.schuhsalon-schuller.com/gdt0.shtml
皇家珍品十字绣是临沂市艺彩艺家经贸有限公司旗下新推出的一款新产品,临沂市艺彩艺家有限

新创客机器人俱乐部加盟  http://www.schuhsalon-schuller.com/gxm4.shtml
中国创新推出创客概念机器人教育3-16岁青少年未来创新、创意、创业孵化基地把握商机抢

大匣子加盟  http://www.schuhsalon-schuller.com/a5sh.shtml
大匣子精品模型是本公司的自有品牌在军事模型礼品市场及同行业中有较好度本公司在深圳及其

威特斯干洗加盟  http://www.schuhsalon-schuller.com/sj6g.shtml
干洗行业市场广阔,但是竞争也很激烈,这就需要投资商选择好品牌,才能快速赢得利润。威特

良友便利加盟  http://www.schuhsalon-schuller.com/s1u5.shtml
上海良友金伴便利连锁有限公司是由上海良友(集团)有限公司与上海信盟投资有限公司共同投

自然堂美妆品加盟  http://www.schuhsalon-schuller.com/xal0.shtml
汕头市金平区旺鹏服饰商行经销批发的护肤品、化妆用品、防晒用品、个人护理用具大卖消费者

慧谷加盟  http://www.schuhsalon-schuller.com/pmnu.shtml
慧谷保健品在东莞成立桑园健康品经营部,九九年于广州中科院成立广州桑园保健品有限公司,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庄周梦蝶在线阅读第9章

    兵荒马乱的嘈杂声音越来越激烈,一层层迷雾散去,绫歌才渐渐看清面前的场景。被人群围着的中央设置着大约两个人那么高得透明水箱,水箱周围散发着幽幽的蓝色荧光,像是被人用法术封禁过得,君渡被困在了里面,惊恐无措地拍打着水箱壁,却是白费力气。上一层梦境中君渡的父亲时初带领着一众子弟,与面前千军万马相比显得微不

  • (速激)养了一只黑兔子赏几亩地当个小**

    “娘,冬季的风毒辣得很,你怎么又走出来了呢?”远远的看着门口里站着母亲,刘锐眼睛一阵发热,连忙跑过来把刘氏扶进屋里,才放下手中的药,道:“周郎中给孩儿说了,娘只要再喝完最后一剂药便好了,以后孩儿陪你天天出来吹风晒太阳。”刘氏曾经乌黑但现在已经变得斑白的头发在头顶上打了一个髻,曾经丰润的脸颊深深陷了进

  • 英雄联盟之王者再临赵叔(下)

    “扯远矣,”主持会议的驼背长老用力拍地,赶紧把议题拉回来,“凶案一事,村防队长有何高见?”“昨日被杀的是村北小四,今日早间又有村南三婶家的两个娃娃遇害,”赵叔收敛笑容,黯然屈指算着,“今日总共往暗哨派了六人,折了俩,村西、村北回来了仨,村东……”数到这里,赵叔神色大变,忙道:“麻子!麻子回来没?”四

  • 猫语童话在线阅读第一章

    刚刚下完雨,路边有点湿润。空气清凉,为了酷热的夏天稍微降温了一点点。可惜,一只飞燕人,在高空展翅飞过,不知羞耻的脱下裤子,露出光屁/股,呼啦挤出臭臭,掉压在地面的蚂蚁人身上。原本路人的蚂蚁人,来来往往,十分忙碌地搬东西。一下子被臭臭压得半死不活。飞鹰警察立刻吹哨子,翅膀用力撑暴衣服,急速追赶上前。路

  • 我在玄幻当文豪之李元落魄(7)

    第七章李元落魄李元和福伯滚下石梯,伤势更加严重,福伯已只剩一口气了。李元艰难的从衣服里拿出手机,拨打了120急救电话。然后艰难的拖着福伯爬到公路旁,勉强的坚持着,不一会,救护车便来把二人带到医院了。“啊!”李元从疼痛中醒来,护士正给他包扎伤口,见李元清醒,立刻去叫来医生。“08号病人,你醒了?怎么会

  • 都市天降首富系统肉味儿

    心中抱着怀疑的态度,然而思前想后,赵垣也没想明白李天夏到底是什么意思,想着不管怎么样,看看表现吧。说实话,从看到李天夏不如往常那样,丈母娘一来就有求必应开始,赵垣心中就有了期待,不得不说什么年代。这自己的东西老是给别人,自己辛辛苦苦最后便宜别人的事儿,什么时候都让人生气,即使刚开始觉得没什么。但是,

  • 都市逆天零工又见沈涵

    齐鹰刚想说:“那件衣服,我要了!”的时候,一只手轻轻拍在了他的肩上。他狠狠地转头一看,眼神里的怒火瞬间熄灭了。“你...你怎么在这?”齐鹰看见沈涵戴着个墨镜站在她的身后,笑着看着他。“来买衣服啊,怎么,是不是买衣服忘带钱了?”“啊?”周围众人都哗然开来,没想到一个超级美女会突然出现在他的身后,而且看

  • 在大唐就变强在线阅读第九章

    “喂,来人了,你利索点儿!”丁卯正在一堆瓶瓶罐罐的化学药剂前争分夺秒地配置着爆炸所需。守在门口的郭得友听见值班人的脚步声,赶紧回身催促。“知道了!”丁卯皱紧眉头,不耐烦应一声。另一边,陈放着百具尸体的房间,肖兰兰摘下防毒面具,放下举着的相机,神色静默地低头看着一屋子尸体中,她唯一熟悉的一个--钱子贤

  • 重生都市之从乞丐开始第九章在线阅读

    事实上,在这些服务生的眼中,林浪就相当于财神爷,财神爷不是香饽饽,那什么是?若是把这位财神爷给哄高兴了,搞不好打赏个万八千的小费,那岂不是爽翻天了?或许换做别人干不出这种事了,可若是林浪,就很难说了。心知就算给这些家伙一个小时,也争不出个所以然来,林浪索性随便指了一名服务生,负责将自己带上去,至于其

  • 火影:光头就变强在线阅读第八节

    此时的白浅正在折颜的十里桃林里,与她的四哥白真谈风弄月。俩人一人抚琴,一个吹箫,偶尔停下来喝喝小酒,当真好不快活,完全没有“闷得慌”。“已经第三天了,凤九应该见到帝君了吧?”白浅心中,还是有些许愧疚的,毕竟是在坑自家傻侄女。“应该已经见到了,”白真闭目养神,似是听出了小五话里的隐忧,口中幽幽地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