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画江湖我是常昊灵第4章在线阅读

作者:秋天的秋天 来源:飞卢小说网

古树参天、落叶如毯,此处是一深山古林。

午后,阳光斜照,透过古树的叶子洒在地上,斑斑点点。

林中,一身穿粗布衣裳的青年男子手中紧握铁剑,催动法决跃入空中,铁剑寒光如电,在空中催化出道道剑影如雨般坠入地面,地面突然爆发出惊人的力量,树木和岩石被剑催生的力量斩得狼狈不堪!

青年从空中落入地面,眉头紧皱,显然对自己的剑法不满,思考了一下,重重的拍了一下额头,突然很是恼怒的将剑狠狠的摔在地上,用粗大的拳头狠狠的砸在树干上发泄不满,古树震颤,叶落如雨。

对于练武修道的人来说,武器是他们的第三条臂膀,理应将它视作自己身体的一部分,男子将佩剑摔在地上,恼怒程度可见非一般。

青年男子不远处,立着一位四十上下的独臂男子,独臂男子脸上皱纹纵横,从练剑到摔剑,他只静静的看着青年男子,一言不发的走过去,将青年男子扔在地上的剑捡起来,面色慈祥的道:“能催发此等劲道,在法界同辈之中已是罕见,你做得已经很好了!”

青年男子粗气的道:“但是‘剑破万剑’的威力远不止于此!”他又用脚狠狠地踢了树根几下。

老年男子道:“慢慢来,你会再有突破的!”

男子*气的道:“这招式要用道法来支撑,我已经没有法门提升自己的道法,这招式再也突破不了了——我等不下去了,恨不得现在就去杀了他们!”他突然蹲在树根前大声痛哭,一边哭一边说道:“我要复仇、我要复仇——”

独臂男子蹲下来,在他身旁轻抚他的背,就像一个老父亲抚慰他受伤的儿子。

只当青年男子哭声渐渐止住,独臂男子才叹了一口气,无奈而自责的道:“只怪师兄没用,不能为你分担一点重任!”

青年男子拿过他手中的剑,突然显得冷静了,对独臂男子道:“我已将我所知道的剑招领悟,但我的剑法需要法力支撑,而我却没有高深修道法门,我的道法突破不了,我的剑道也无法再高一层!”

两人沉默一阵,独臂男子道:“明日和魔王一战,若能侥幸脱身,此后便到北派去修练法力,也只有这样才能突破了。”

——

夜幕已来临,夜色慢慢吞噬古林,一轮明月缓缓浮向空中。

瀑布从山岩直冲而下,瀑布下的泉边,波浪涤荡,一沉一浮的律动着岸边的黄花菜。

岸上,丛丛的黄花菜长在青石缝中的泥土里,花儿开得正艳,迎着月光散发幽香。岸边上,青年男子躺在青石板上,手中捏这一朵黄花菜,静静的望着头顶上渐升渐高的月亮。

泉边不甚远处的大树下,独臂男子倚树默立,许久,终还是带着迟疑的脚步向青年男子走了过来。

独臂男子坐在他的旁边,对着月亮沉默一下才道:“明日便是八月十五了。”

青年男子依旧望着头顶上明亮月儿,淡淡的道:“是啊,齐山魔王就要来了,可是我剑道未成,只怕还不是他的对手。”

独臂男子道:“你当真为了七年前和那个小妖女的约定,要冒险被那恶魔王杀死吗?”八年前,覃文在山间遇见一个名叫小黄花的女孩,相约每个季度的十五日到那泉边相约,只是那小黄花来了六次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覃文曾对她说“自己将十六岁时离开此林,到北派修法以报家族之仇”,眼下过了今日,也就过了和那女孩约定的时间了。这青年男子和独臂男子,岂不正是覃文和他的师兄朱童。

覃文摇头笑了笑道:“不,不是为她。剑道不成又如何,我既然和齐山魔王约定一月后在此等他,就必然不会失信于他。”

朱童道:“齐山魔王是三界第一魔王万恶王的独子,是当今魔界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太子爷,莫说你不是他的对手,纵然有一丝赢他的机会,可他身边高手如云,你我万般进步了他身,他是魔,你何必和他讲信!”

覃文道:“这是一场约定,亦是一场*局,倘若我道法比他强才在此等他,必然对他不公,倘若我对魔都不信,那我和魔又有什么区别?”

“哈哈哈哈!覃文,你若是逃走,飞不出我的手掌心不说,反而让我小觑你了!”声音从参天古树上传来,忽然魔气漫散,树上鸟雀飞窜逃离,林中一黑影从天而降,来人满脸胡腮,面色苍白无血,眼角布满淡红血丝,双瞳漆黑如墨,身上带着一股邪气,一看便是魔体了,他邪恶的看了覃文一眼。

朱童见是魔王,忙拔剑怒视,防他突下黑手。

覃文未看那魔头一眼,只随意的道:“明日谁胜谁败尚不可知——还未到八月十五,你何必来扰我之兴。”

齐山魔王道:“我敬你血性刚正,你若放弃和我一战,答应随我回宫,我便封你做我副将,你我一同征战,统一天下!”

覃文怒叱齐山魔王道:“道不同、不相为谋,何况,我与妖魔有不共戴天之仇,此生注定要与妖魔之徒为敌。”

齐山魔王咧zui呵呵笑一下,道:“一年前,你可是杀了我的部下,这个仇我还没和你计呢。”齐山魔王向覃文望去,双目之yin森,让人不寒而栗。

覃文道:“我与魔徒之仇,不断如江水,绝不会有除了仇恨之外的情谊,你要杀便杀,别在这里废话。”

齐山魔王哈哈笑道:“我虽是魔,毫无耐性,但既然与你约过明天决斗,便不会现在杀了你。剑法可曾练好?明日一战可不要败在我的手下了!”魔王低吼一笑,转身化成一道旋风离去。

——

次日,正午时,太阳从古林上方直透而入。

齐山魔王如一道疾风闪至林中,身后跟着几个黑衣随从,随从尽是面色苍白,满身邪恶,站立在魔王身后,一阵风的时间,上百魔兽跟随他们身后如潮而至。

魔兽闻到**传出的热血气息顿时兽性大发,对着覃文和朱童嗷嗷欲扑。齐山魔王回视qun兽,一声低吼,qun兽瞬时鸦雀无声。

齐山魔王身后,一身穿黑衣的随从禀报道:“殿下,让属下为你擒来此人供你吸血!”此乃魔界著名护卫,魔界七大魔君之一,名叫赤蟒魔君,乃是当今魔界的十大高手之一。

齐山魔王道:“魔君退下,我要收服此人,日后为我所用!”

赤蟒魔君道:“他是法界之人,道不同,不可同谋!”

齐山魔王道:“我自然有办法将他驯服!”他手腕一抖,手中突然多了一支一尺来长的黑笛,转而对覃文道:“你先出招罢!”

覃文提剑而出,抖臂间化出几道剑芒刺向齐山魔王!齐山魔王挥袖化解,这简单的几个招式算是动手施礼。

覃文脚下一瞪,口念法决,手中铁剑的锋芒大盛,抖臂之间就已向齐山魔王使出两招。

齐山魔王黑笛挥出法气抵挡,却不知覃文的招式虚幻演变,一生二、二生四,齐山魔王转眼间已是化解了七八招。

覃文上来就用了“快”字玄机,齐山魔王拆招之余面上显得有些惊讶,乘隙

将笛子靠近唇边,笛子传出杂乱无章的笛声,笛声波散,化解剑芒,传入耳中,好似一根细细的铁丝穿过耳膜。

两人在林中你来我往,一攻一挡,转眼间已出手三四十招。覃文所练创世千剑的剑式千变万化,只见林中千百道剑芒闪刺而来,齐山魔王奋力抵挡仍不能尽数化解,晃眼间两道剑芒印入肋下,但见他面色不惊,反而有些喜色,突然挥了一下手中的黑笛,笛子突然黑气ChanRao,挥动几下,黑气向覃文袭去,正要由守转攻,顺着从腰间拉出一条黑身长鞭,鞭子如灵蛇向覃文身上缠来。

齐山魔王越斗越勇,手中的黑鞭击打出BoBo暗流,暗流潜藏力量惊人,印在古树之中如雷劈火烧。

覃文剑法虽强,但法力却比齐山魔王逊色许多,越斗越处于下风。

齐山魔王斗了几十回合,招式接连不断,身上魔气大涨,整个古林似乎都被他的鞭影覆盖。

覃文突然闪身不及,被黑鞭缠在脚上,顿时被重重拉扯打落在地。

齐山魔王一击得手,扑身前来,鞭影重重,突然将覃文重重缠住,鞭子黑气弥漫,毒气侵入体中。

覃文周身一su,忽然失去了力量。

齐山魔王闻到覃文身上的精血气息,魔性失控,朝覃文身上扑来,一口咬在覃文的脖子上吸食他体内的鲜血,冰冷的魔牙深入体内,覃文只感全身瘫软。

朱童见覃文遇险,抽剑而出,化作一道风影向齐山魔王背心刺去,去势如洪,只当剑芒刺到离魔王背心几寸时骤然停下,但见朱童周身颤抖,只见一柄魔刀从他背后透xiong而过,魔刀韧上鲜血如流。

但闻魔刀之后冰冷的声音道:“找死!”

原来覃文遇险,朱童救他心切,便出剑为他解围,岂料赤蟒魔君道法超然,朱童抽剑虽快,但只一瞬之间,魔君人刀化做一体,将朱童透xiong刺于刀下!

魔君将刀抽出,鲜血如柱从朱童xiong口涌出,朱童当即倒地。

齐山魔王在覃文脖子上吸了几口血,斜眼看见朱童死于赤蟒魔君刀下,立即收法而回,向后飞退几丈远,对赤蟒魔君瞪眼爆视,似乎要将他吞噬。

覃文抱起躺在地上的朱童,随手点了几处他的止血穴位,但已是无劳之举,朱童鲜血流尽,眼见就要死去,zui角ChouDong,似乎要说什么,覃文忍泪将耳贴到他唇边,朱童含糊不清的说了几字就此断气。

覃文抱着朱童渐渐冷却的尸首,回想师兄八年来对他无微不至的照顾,心中伤心过甚,眼前一黑,险些晕了过去。只见周边qun魔围绕,这才强自振作,脱下衣裳盖住朱童的头,回头冷视齐山魔王道:“你我之战,还当如何?”言语冰冷,似万念俱灰,又如无所畏惧,令人不寒而栗。

齐山魔王道:“听闻创世千剑乃天下绝学,今日我空手躲你三剑,如何?”他顺手一挥,黑笛一闪而收了起来。

众魔闻之大惊,赤蟒魔君唤道:“殿下不可——”

齐山魔王怒视赤蟒魔君叱道:“闭zui!”转对覃文道:“我想知道创世千剑是否如传说中的一样厉害。”

覃文不多言,扬剑而起,齐山魔王凝神观之,覃文人剑合一,化做剑龙腾飞而去,剑芒闪烁,两三剑影分头刺来,一剑刺入xiong口,一剑刺入腹下,此乃创世千剑中的“真假之术”,看似两剑刺来,实则只有一剑是真的,另一剑只是幻影,

齐山魔王欲断真假,一个迟疑,那剑影已刺到xiong口,“嘶”的一声,只觉xiong口一凉,xiong前的铁剑已穿心而过。

“叮”的一声振响,覃文手掌一麻,随即一股暗力如墙倒推而来,覃文无备,被这股暗力突然推出两丈外远,原来齐山魔王遇险,赤蟒魔君担忧覃文二次进攻,于是抢先出手将齐山魔王拉了回来。

赤蟒魔君未出宝刀,仅用指头便将覃文的剑捏泥一样折断,此等法力,众皆骇然!

覃文手中握着一把断剑,另一头已Cha入齐山魔王的xiong口里,暗红色的鲜血滴滴而落。

齐山魔王强自站出,视覃文道:“魔亦有道,你出剑罢,还有两剑!”

覃文道:“一剑便够,你走罢!”

赤蟒魔君狠声道:“你一剑便够,我还不够!”转头对齐山魔王道:“殿下,属下为你杀了他!”他举起剑,刃上闪出一道寒光,杀气透露,剑锋直指覃文后心。

却闻齐山魔王语气含威,十分愤怒的道:“你敢不听我的话么!你敢动他一根汗毛,我便将你贱骨敲碎!”

赤蟒魔君道:“属下不敢!可是殿下,此人不可留——”

齐山魔王道:“此一剑刺心之仇,岂能让他轻易死了,择日我自当亲手报之,不将他千刀万剐,难消我心头只恨——扶我回魔宫!”他留了最后一口气,说完吐了一口黑血,便倒了下去。

赤蟒星君将齐山魔王接过背上,用粗暴的眼神扫视了一下旁边穿黑衣的下属,用低沉而威严的低吼声道:“看住他们的行踪!”

齐山魔王被赤蟒魔君的不尊举止激怒,爆眼瞪着赤蟒魔君侧脸,破口怒道:“回魔宫!”一语说完,一口黑血喷在赤蟒魔君脸上!赤蟒魔君不敢再迟疑,脚下一瞪,化做一道旋风窜离古林。

延伸阅读

国友加盟  http://www.hastingssoccer.com/nulk.shtml
国友渔具秉承“诚信、敬业、团结、进取的八字指导方针,不断追求技术创新、管理创新、人才

煜煊加盟  http://www.hastingssoccer.com/nukw.shtml
我公司现经营的项目为煜煊品牌下的围巾,帽子,手套,雨伞,套袖,雨伞,雨披等等。这些商

洁易得加盟  http://www.hastingssoccer.com/dalh.shtml
洁易得手镯坐落于交通便利的青岛市四方区,设有临沂办事处,浙江义乌办事处。洁易得手镯致

广州国珍松花粉加盟店加盟  http://www.hastingssoccer.com/gs4j.shtml
暂无

纳美斯地板加盟  http://www.hastingssoccer.com/sngu.shtml
纳美斯建材有限公司是一家集开发、生产、销售及服务为一体的综合型实体企业。根据国家“1

瑞迪加盟  http://www.hastingssoccer.com/apj8.shtml
瑞迪女鞋总部生产销售是帆布鞋、板鞋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庆宏加盟  http://www.hastingssoccer.com/dwex.shtml
庆宏毛绒公仔总部是毛绒玩具、鞋帽箱包、婚庆用品等、产品生产的公司,天长市庆宏玩具厂拥

康立达加盟  http://www.hastingssoccer.com/dgca.shtml
康立达足浴盆是潍坊市振兴医疗器械有限公司旗下产品,成立于2006年,位于寿光市城西1

52果房加盟  http://www.hastingssoccer.com/uy8r.shtml
52果房潮汕甘草水果是潮汕地区的传统做法,创新出三汁六粉八系列,口味更特色,口感更佳

v-showKTV加盟  http://www.hastingssoccer.com/u4vc.shtml
V-SHOW品牌故事我们热爱历史的沉淀,热衷于文化积攒索取上海石库门之经典,从新创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兴唐风云之桑洲小惩

    他忍不住多瞟了两眼,先前如愿把女娃送回去,说是被邻居收养了,原来就是这个小渔娘。渔娘还没来得及兴奋完,就听见面前的少年继续道:“你耳朵上这对珠子我也要了。”“啊?”渔娘很明显没有反应过来,愣了一瞬才有点结巴地回道:“啊,珠子不……不卖。”濂承定睛看去,小渔娘耳垂上坠着一对黄豆似的珠子,大小如黄豆,颜

  • 洪荒:带着手机穿越了在线阅读第一节

    秦味幽幽地醒来,脑子还有些懵,而当他发现自己身在工作室时,脑子就更懵了。“哦,我**的璐璐女神啊,我难道是在做梦吗?”秦味迷迷糊糊的嘀咕着。“滴!”奇异的机械声把秦味的思绪稍微拉了一些回来,秦味反射性地开了门。门才刚打开就跳进来了一个风风火火的少年,可秦味的脑子还处于浆糊阶段,暂时还没能理清现在的情

  • 帝姬多娇之琴师折腰在线阅读第四章

    当天下午,南馨儿带着唐禹一同来到城中一家名作‘家园’的儿童fu利院。院长‘许翰林’和唐禹亲生父亲唐耀算是忘年之交。秉着未雨绸缪为原则,唐耀生前立下遗嘱道:“如果他意外发生不幸,由许翰林担任南馨儿和唐禹的法定监护人。”这些年来,多亏许翰林全力帮助,要不然鲁班家私店恐怕早就破产倒闭了。“馨儿,你真和阿呆

  • 网游之最强NPC在线阅读第5节

    龙马与桃城隔着球网分站在球场两边。按规则决定好发球权时,本应该是桃城先发球,但是为了早点见识到龙马的外旋发球,他把发球权让给了龙马。站在旁边的堀尾星星眼:“桃城前辈好酷!”“你可以叫我阿桃啦。”桃城非常平易近人。“不,我不可以叫你阿桃!我能当裁判吗?”拒绝了桃城的称呼提议后,堀尾自告奋勇要当裁判。对

  • 绝对主角[快穿] [参赛作品]第十章

    长得好的人天生就较旁人有优势,这种优势多数是从基因里带出来的。大量的数据表示,一份好的基因不仅可以让你较别人聪明,它还可以让你长得好。虽然,反过来说,长得好的人未必就真的基因很好,但越完美的基因带来的优势越是全面,至少体现在外表上,大概就是长相上确实要优胜于普通人。说这么多,只是因为慕椞那支侍卫官小

  • 在沙雕世界以下犯上[快穿]在线阅读第4节

    墨西哥。在众多国家中并不能算是大国,甚至可以算是很小的国家,一般情况下,这种国家谁想欺负就欺负一下,完全没有道理可讲。事实也是如此,先后经历了西班牙,老美以及法国佬的统治,让墨西哥这个国家难受不已。当然现在重要的并不是这个所谓的墨西哥到底是怎么样的存在,而是宋武眼中的谋划。在原著中有着一个很重要的信

  • 我是快穿界最靓的崽第1章在线阅读

    天历123年夏,清晨,日不落帝国帝都皇宫。作为大陆唯一帝国日不落帝国的行政中心,大陆所有人类向往的皇权重地,日不落帝国皇宫之中本该是一片欣欣向荣,威严肃穆的气象,但是这些天,却是莫名的笼罩上了一层阴霾。在皇宫中值勤的守卫和过往的行人,无不阴沉着脸,面无神色,整个皇宫中流动着一股焦乱的气氛,充满压抑。

  • 寻情决在线阅读第六节

    清晨,林家长青树四季长青,翠的发蓝,早更还未打响五更天,东方依依露出一丝诱人的霞红,像刚出生的婴儿沉睡的笑容一样美丽。林夜暗道“下午就要去内阁报到了,我得小心林海那个老混蛋,此人心机极深,弄不好我就着了他的道”林家内阁坐落于林家正东方,内阁分两处,一处是长老闭关之处,另一处是内阁武修堂。内阁自林家成

  • 从今天开始无限升级在线阅读第2章

    第二天,汪大东早早就被汪妈妈叫起来,因为今天是星期一汪大东要去学校上学了。虽然心里一万个不愿意,自己原本一个成年人还要和一群小朋友一起上学,但是为了不让刀疯刀鬼看出自己的异样,汪大东还是选择去上学。吃完早餐,坐上接汪大东上学的校车,在车上汪大东没有看见雷克斯和黄安琪。但这也很正常,雷克斯家里很有钱,

  • 首辅养成手册在线阅读天祖分身

    “怎么样,是不是很吃惊呀!天武师~兄~”林翔怪腔怪调的对着天武圣人说道,他还故意地加重加长师兄两个字读音。“这一切,你早就知道了对吗?”天武吃惊的向林翔问道。“对呀,不知师兄是否还要《噬灵神决》、吞灵神剑?”林翔再次向天武圣人遥调侃道。“好了,天儿,莫要贫嘴了。天武你可还有话说,为师当年收你为徒的时